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趣事(一)
    各位伙伴们,别忘了投票哦~

    ~~~~~~~~

    宋奶奶不知想起了什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见大家都有些诧异地看着自己,干脆把趣事拿出来跟大家分享。

    “刘大娘的名字叫刘柔,温柔的柔。她的父亲大字不识一个,但也是有决断之人,十六岁就毅然参军,保家卫国,参加过不少战役。”

    “因着军功,从小兵一级一级地升到副团长,但是因为没有文化,这辈子就没把那个副字去掉。”

    “建国之后,他爸驻军在石市,所以刘柔她们一家人,就从晋察冀根据地搬到了石市。哦,对了,刘柔她妈在根据地时,是妇女队长,枪法很好,还跟着民兵打过鬼子呢。”

    “刘柔的名字是她爸起的。她妈生她的时候,她爸的部队正好在根据地休整,她爸前头有了二个秃小子,这次得了个闺女,非常高兴。”

    “那时她爸是连长,就跑到团政委那里,请教如何给女孩子起名。在他眼里,他们团政委是个有文化的人。”

    “当时,团长和团政委都在,就一起帮着他起名。结果,起了好几个,都被她爸给否了,说是没有女孩味。”

    “然后,这三个大老爷们就开始讨论女孩子要什么样子才好。团政委是南方人,他就说女孩子要温柔才好,那样的话,什么刚硬之人,都会化为绕指柔!”

    “她爸想起她妈的火爆脾气,在家里两人遇到意见不合的时候,吵架都是轻的,好多时候甚至会动手。他觉得政委说的有道理,女孩子就要有女孩子的样子,温柔似水才好!”

    “最后,她爸就把女儿的名字定为刘柔。然后,她爸就跟着部队开赴前线了,这一走就是好多年。”

    “她跟着她妈、她两个哥哥长大。她妈一直信奉‘谁说女子不如男’这句话,一直把刘柔当成男孩子来教养。”

    “等到战争结束,她爸回来了,看到小时候柔柔软软的闺女,长成了一个假小子。如果把头发剪短,那他就多了一个活脱脱的儿子!”

    “她爸这个痛心呢,等到全家搬去石市时,就让她去上学。虽然那时她已经成年了,但是她爸还是希望能把闺女改造过来,并在她住校前,找她深谈了一次。”

    “但是,刘柔根本没有往心里去,甚至觉得自己这样爽快、风风火火的性格挺好!”

    “她爸把她送去的是护士学校,里面清一色的都是女孩子。经过与那些女孩子相处,她逐渐意识到了自己与她们言行方面的不同。但是,刘柔仍旧坚持着自己的风格。”

    “直到有一天,她喜欢上了一个很出色的男军人。刘柔鼓起勇气,找那个男军人当面表白,却被拒绝了。原因就是,那个男军人喜欢温柔贤淑的女人。”

    “刘柔痛下决心,开始改变自己。你还别说,一个学期之后,她爸惊喜地发现自己的闺女有了一些转变。”

    “就这么过了一年,刘柔不再是原来假小子的做派,表面看着就是一个爽利大方的女孩子。她爸满意了。”

    “刘柔上班,当了一名护士。她爸妈开始托人给她介绍对象,但不是她看不上对方,就是对方看不上她。就这样,又过了一年,她爸妈有些发愁了。”

    “要不说,缘分这东西是奇妙的!有一次,刘柔下大夜回家,正值早上上班时间,路上的人很多。突然,有人喊抓小偷。刘柔就看到一个男青年追着一个小个子男人,她马上加入追赶的队伍。”

    “刘柔和那个男青年合作,终于把这个惯犯小偷抓住了,并将其扭送到公安局。”

    “两人就这样相识了。男青年挺喜欢刘柔的自然、爽快,刘柔对他也有好感。”

    “可是,这名男青年不是当地人,他当时是过来看小时的一个朋友。这之后,二人就开始鸿雁传书。”

    “刘柔的父母对男青年的印象也不错,为了稳妥,就调查了一下他的家世。男青年家在沈市,父亲是沈市公安局副局长,他本人也在公安系统工作。两家门当户对,后来刘柔就嫁到了沈市。”

    宋依依眨眨眼睛:“奶奶,您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我们家跟刘柔熟吗?”

    宋奶奶摇摇头:“还行,不算熟。我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她的妯娌在东工教书,我们虽然不在一个系,但是关系不错,她闲聊时,讲给我的。”

    宋依依歪着头:“奶奶,一定有更可笑的,就刚才那些事,我才不信您会笑成那样!”说完,嘟着嘴等着回应。

    宋奶奶暗叹孙女的聪慧,只得说:“刘柔身上的趣事好多呢,我从中挑一件讲,然后,我就得安安静静地吃饭了。”

    宋奶奶见孙女喝了口豆浆,笑眯眯地等着她讲故事,笑骂一句:“调皮!”

    “好了,就一件哦,我开始讲了。”

    “刘柔这个人,属于心直口快,没有坏心眼类型的人。但有的时候,好心也会办坏事!”

    宋子安非常认同奶奶的话:“比如今天早上,刘大娘不管不顾,对着我一顿说,这要是碰上个老实人,还不得背了黑锅呀!”

    宋依依又喝下一口豆浆,这豆浆真不错,非转基因的黄豆榨出来的纯豆浆,没有添加任何东西,里面只放了一点白糖,口感醇香。刘大娘确实如奶奶说的,心直口快,没有花花肠子,不然能够听到她内心想法的自己,哪里容得下她恶意攻击自己的家人!

    宋依依微眯着眼睛,接着听奶奶讲趣事。

    “刘柔有一次去邻居家串门,她刚进了屋子,就看到那家儿媳妇坐在椅子上,婆婆却蹲在地上,给儿媳妇系鞋带。她立时怒了,对着那家儿媳妇一顿教训。”

    “那家儿媳妇,被说得有些生气,但还是忍着没有反驳。她婆婆一个劲地劝刘柔,该回家做饭去了。”

    “刘柔虽然直爽,但并不是缺心眼呀。看着那家婆婆拐着弯地维护自己的儿媳妇,刘柔更生气了,自己还不是替她说话,她却不领情,还撵自己。”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