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开窍
    求订阅、求月票、求收藏,加更送上~

    ~~~~~~~~

    宋依依在隔壁的屋子,一直凝神倾听着肖长庆夫妻和自己爸妈的谈话。

    等到宋子安把院门关好,她就开始绘声绘色地学着刚才每个人所说的话,逗得爷爷奶奶哈哈大笑。

    宋子安笑呵呵地看着,觉得妈妈说话比以前赶劲了,但是他喜欢现在这个能够护住自己家人的妈妈。

    祖孙四人进到宋泽珉的屋子时,蒋国柱和蒋新勇早已上了炕,而宋泽珉已然坐了起来,三人谈得正欢。

    蒋国柱满脸嫌弃地说:“泽珉,你可不能心软哈,那个肖长庆就是个自私人儿!他当初和你做搭档,还不是贪图你有头脑,还没有靠山。你曾经立的功劳,他至少都捞过来一半吧?”

    宋泽珉搜索了记忆,确实如此,每次他的军功章都有肖长庆的一半!

    蒋国柱看着满脸无奈的宋泽珉,为了依依,就是有些话得罪人,他也得明说:“泽珉,你呀,以后要长点心眼,看清好赖人,不然老婆孩儿都跟着遭罪!”

    宋泽珉听出了蒋国柱有些指责的话是真心为他考虑的,他也觉得忠诚与不计任何回报的付出,并不是一回事!他可以为国为民尽心尽力地工作、做事情,但前提是自己和家人必须是平安幸福的,这是他的底线!

    总不能家不成家,自己就如同机器一般不停地转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甚至还要被算计、被利用,所有的苦自己承担,所有的甜归了别人!宋泽珉不会有这样高尚得如同圣人般的情操,他有自己的理想,自己想要的生活。

    宋泽珉赞同地说:“蒋大哥提醒得对,之前我对家人忽略得太多了,没有孝敬到父母,没有照顾好妻儿,以后不会了,因为他们才是我最亲的人!”

    已经迈进屋子的宋爷爷、宋奶奶,把这话听得一清二楚。

    宋奶奶不禁掩面而泣,不是她多愁善感,实在是自己唯一的儿子终于开窍了,懂得人情世故,懂得平衡忠孝之间的关系了!

    想当年,他们老夫妻二人被下放到冀省劳动,儿子越来越忙,自己盼星星盼月亮地都见不上一面,她就在背地里埋怨老伴。怪他从小教育儿子,国家人民利益高于一切,害得如今自己就跟没儿子一样!老伴也是叹息着说,他只是为了让儿子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谁承想儿子这么一根筋,专注部队就再无他顾。

    养儿防老!宋爷爷的鼻子有些发酸,他五十多岁了,终于等到了这句能够让他忘却前尘苦难的话了!

    宋子安吸了下鼻子,自己是男子汉,不能随便就被感动得淌眼泪。他的心充满了温暖与悸动,自己以后也要照顾好家人!

    宋依依能够比旁人更多地明白爸爸说这句话的含义,她与石凤竹相视而笑。

    宋奶奶用宋爷爷递过来的手绢,擦掉了眼泪,眼里全是笑:“泽珉,不要自责!以前你也是为了部队工作,现在你的任务就是好好养伤,爸爸妈妈会陪着你的!”

    “等凤竹调回沈城工作,就更好了。我们一家人多少年分居各地,终于盼到可以团聚的时刻了!”

    大家坐在一起,唠着家常,消磨着时间。

    在晚上十点钟时,蒋新军和白峰披星戴月地回来了。

    宋依依问了句:“二哥、白峰哥,你们吃晚饭没?”

    蒋新军在吃的方面非常实在:“当时,大家都忙着,哪有时间吃饭,我干啃了两个馒头,他也一样,现在早就饿了。”

    宋依依一边往炉子处走,一边说:“那你放炕桌吧,我给你们留了晚饭,一直在炉子上温着呢。”

    二人挺高兴,脱了外面的军大衣,就放好了炕桌。

    宋子安和蒋新勇帮着把春饼和四道配菜,都端上来。宋依依则把两大碗瓜片紫菜鸡蛋汤,放在二人各自的面前。

    二人本想先说了情况再吃饭,可是,看着这饭菜,止不住地吞咽口水。白峰暗骂自己:妈的,忒没出息,更饿了!

    石凤竹适时地开口道:“你们先吃饭,不差这一会儿,吃完再说。”

    二人对视一眼,也不客气,洗了手,就回来卷春饼吃。

    一阵狼吞虎咽之后,二人打着饱嗝,开始给大家讲述蔡春华案子的进展。

    他们二人到了军区法院,调查小组已经在蔡春华睡觉的单人床下面,找到了那个痰盂。痰盂里原本装了一寸深的清水,里面还有一些尿液。痰盂底部隐约有一张模糊了字迹,已经被泡软了的纸条。

    朱志坚看到蒋新军来了,迎过来就开始表功:“军子,是我戴着胶皮手套,把已经软了的纸条捞出来的。要是在尿壶里泡一夜,你看到的就只是一团浆糊了。”

    蒋新军笑了一下:“你是调查小组的成员,这是你应该做的呀!别说没用的了,纸条上写的是什么?”

    朱志坚呼了口气,遗憾地说:“还是发现晚了,那是张从信纸上裁下来的纸条,用钢笔写的字,让尿水一泡,那些字都花了,纸也囊了。”

    “只能隐约看出三个字和中间的一个逗号,其它的字已经泡没了。”

    蒋新军和白峰有朱志坚领着,去看了那张纸条,果然只能看出三个不挨着的字,分别是别、好、排。

    白峰倒是机灵,他仔细盯着纸条,从左边看到右边,再从左边看到右边。

    朱志坚虽然跟白峰不熟,但是以前也见过几面,自然知道他的身份,以为他在发愣,就开玩笑道:“小峰,你这相面呢。”

    白峰一反他平时吊儿郎当的举止,认真地说:“二哥、大朱哥,你们听我说的对不对。按照这上面的三个字的大小、宽度,以及纸条上残留的钢笔水痕迹,我猜测这纸条上可能是九个字,别是第三个字,好是第七个字,排是第九个字,也就是最后一个字,而这个逗号是在第四个字后面。”

    正好走进来的马师长也听到了白峰的猜测,凑上来,和蒋新军和朱志坚一起看。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