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来访
    一更走起,求订阅、求月票、求收藏,还有4票就可以加更了~

    ~~~~~~~~

    石凤竹看不得自己的丈夫代人受过,开口为他开脱着:“你只是一时想偏了而已,趁着这个机会看清楚身边的人,我倒觉得是好事!”

    宋爷爷和宋奶奶虽然对之前发生的事情比较恼火,但是见到儿媳妇这样维护自己的丈夫,他们还是非常欣慰的,自然也不会再揪着过去的事儿不放。

    他们与蒋国柱和蒋新勇一起分析着这件事情的后续,包括肖长庆的举动和蔡春华案子的种种可能,宋子安就坐在旁边,认真地听着。

    几人聊得兴起,直到宋依依喊:“开饭了,把大炕桌放好。”才停了下来,当然该分析的也都分析得差不多了。

    蒋新勇和宋子安把一盆的春饼和四道卷饼的配菜,都端了上来。宋依依还给每人盛了一碗瓜片紫菜鸡蛋汤:“我把二哥和白峰哥的晚饭已经留好了,大家可以尽情地吃。”

    大家纷纷拿起一张薄薄的春饼,夹一些京酱肉丝、酸辣土豆丝、炒豆芽、酸菜炒粉,有层次地码在饼上,再把饼一卷,正好裹住这些配菜。

    大口咬春饼,细细地嚼,会吃出里面各种配菜的滋味,再不时地喝一口清新的瓜片紫菜鸡蛋汤,让每个人都觉得舒服。

    因为明天是正月十五,蒋国柱一早就要往家里赶,有些不舍干女儿:“依依,我明天早饭后,就回锦市,你跟我一起走呗,正好认认你干妈。在我们那儿跟家里一样,多住几天,等天暖了,海鲜会越来越多的,干爸领你吃好吃的。”

    宋依依有些歉意地婉拒道:“干爸,我明天恐怕不能跟你去锦市。蔡春华的案子一天没有破案,我一天不能离开沈市……”

    蒋国柱不用宋依依再说下去:“是我的想法不切合实际,依依担心家里嘛!等这案子尘埃落定了,我找个时间再接你去锦市。”

    直到大家吃完晚饭,外面夜色降临,蒋新军和白峰还没有回来。

    宋爷爷、宋奶奶没有像往常一样,吃过晚饭就回自己的屋子,而是留下来,与大家一起等着。

    好在十多分钟后,院门终于被敲响了。

    宋子安迅速站起身,却被宋依依一把拽住:“哥,等一下。爷爷、奶奶,还有干爸、三哥,你们都回自己的屋子吧。”

    “爸、妈,你们自己应付吧,我去爷爷、奶奶那屋了。哥,等开了门,你要是不耐烦,也去爷奶那屋避开。”

    蒋新勇对宋依依有一定的了解,知道她如此明确的安排,肯定是有道理的,但是他实在有些迷糊:“依依,怎么回事?”

    宋依依简要地答道:“二哥的敲门声一贯是咚咚、咚咚、咚咚咚,而门外之人的敲门声是咚咚咚、咚咚咚,显然不是二哥。”

    “另外,你们想想,我家在这里根本没什么熟人,会在夜晚登门之人的范围。最大的可能是邻居,可是我们刚刚撵走了那家邻居,估计短期之内是不敢上门的。”

    “那么还有谁呢?当然是肖长庆了!做为要极力挽回影响,尽快探明情况的人,在回到沈市的当天,就抽空来看宋泽珉同志,是不是在情理之中!”

    外面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促,可以听出敲门人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宋子安一想到外面站的有可能是肖长庆,就撇着嘴说:“想想他的为人,倒真是会干出这样的事儿来。一下火车,就去团部开会,然后马不停蹄地来看爸。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他对部队工作多负责任呢!对爸有多好呢!”

    宋爷爷和宋奶奶已经站起身:“子安,如果不是肖长庆,就去告诉我们一声哈,我们还想知道蔡春华案子的进展呢!”

    等到宋子安稳定了下情绪,收敛好表情时,屋内只剩下爸妈和他了。

    宋子安原本是个耿直的男孩,最近听多了父母和妹妹的言语,已经开始向黑芝麻馅的汤圆转变。

    他打开院门,看着外面站着的肖长庆夫妻二人,礼貌地问候:“肖叔、肖婶,请进!”

    肖长庆和肇月娥,没想到大门就这么毫无声响地打开了。肖长庆迅速松开皱着的眉头:“子安哈,你爸的身体现在怎么样了?”

    肇月娥刚才站在宋家门外,没有顾忌地撇着嘴,刚才一下子让宋子安抓了包,有些尴尬,嘴角僵着,呈现出一道不算太明显的下弧线。

    宋子安半侧过身子,往后一指:“我爸妈住在亮灯的那件屋子,肖叔和肖婶先进去吧,我要关大门。”

    肖长庆总觉得宋子安说的话有些怪,但是宋子安背对着后面屋子透出的灯光,他也没看清宋子安脸上究竟是什么样的表情。

    宋子安慢慢地关门,插好门栓,脑海中不断回放着肖长庆和肇月娥刚才的表情,他满脸地嘲讽。既是对他们二人仍在认为自己是聪明人,别人都是傻子想法的嘲讽,又是对自己以前识人不清,对这样的人掏心掏肺的嘲讽!

    肖长庆和肇月娥走进唯一亮着灯光的屋子,就看到宋泽珉正躺在炕上睡觉呢,身上还盖着一床旧军被!石凤竹则坐在炕沿处,安静地看着书。

    宋泽珉和石凤竹,一个装睡,一个装着看书入迷,把肖长庆和肇月娥晾在一边。

    肖长庆有些不自在,以前两家邻居住着,关系挺融洽的,宋泽珉见面都会主动打声招呼。他轻咳了一声:“弟妹,我过来看看泽珉,他现在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

    石凤竹仿佛才听到动静,从书上移开目光,看到是肖长庆和肇月娥,她合上书,站起身:“是肖团长哈,快请坐。”

    肖长庆把手里拎的水果和糕点,放在炕尾,然后才拉着肇月娥在炕沿上坐下来。

    石凤竹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们夫妻二人一眼:“还能怎样,慢慢治疗呗,大夫让我们有长期卧病在床的思想准备。”

    肖长庆其实在春节前,就已经知道医院给出的伤情状况和治疗方案,但是他为了缓解此刻的尴尬,只能随口问这么一句。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