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送信
    求订阅、求月票,幺幺哒~

    ~~~~~~~~

    第二天吃过早饭,蒋国柱就对蒋新军说:“你今天的任务,就是去法院那蹲守,了解情况。”

    白峰对破案子也挺感兴趣的,想起昨天的事儿,调侃着:“我跟军子哥一起去吧,免得他自己进出,再有什么危险。”

    蒋新军斜了他一眼:“没事,遇上了,我就一脚踢飞她!”

    两人说说笑笑地出了门。

    宋爷爷和宋奶奶习惯于每顿饭后都要散散步,他们拉着宋依依,一起在自家院子里转圈。

    宋爷爷笑呵呵地说:“好几年没有吃到春饼了,今年的立春虽然过了,但是现在也算早春不是,我们补吃一回吧?”

    宋依依没有意见,做什么都是做:“行啊,中午吃吗?”

    宋奶奶小声提醒着:“晚上吃吧,人全。人家可是帮着我家出去打听消息的。”

    宋依依点点头:“行,那我们晚饭吃春饼。午饭我们吃炸小黄花鱼、龙井虾仁,红烧狮子头、炒个花生米,再拌个五彩大拉皮。汤嘛,简单些,就西红柿甩袖汤吧。”

    宋爷爷很喜欢这种混搭的吃法:“这样就非常好了。”

    吃过了午饭,宋爷爷、宋奶奶回自己屋子午睡了。

    宋依依要一个多小时后,才准备晚饭的。她回想着近几日,自己在夜间修炼玉女诀时,未有寸进的情况,心情难免带着一丝焦虑。

    宋依依前世就有一个习惯,每次遇到为难之事时,都会把自己放空去写毛笔字,以此来平复情绪,豁达心境。

    屋里的宋泽珉和石凤竹都了解女儿的习惯,两人就架起棋盘,安静地下起了围棋。

    宋子安昨天就从爷爷屋里,把宋泽珉上初高中时的课本,都搬了过来。他挑出初一上学期的数学课本,上了炕,靠着被垛,舒舒服服地自学起来。

    屋子里面,一片祥和,偶尔响起棋子触碰棋盘的清脆声音,还有间或几分钟才一次的翻书声。冬日的暖阳透过玻璃窗,投射到屋子里,只让人觉得岁月静好!

    蒋新勇陪着自己的爸爸院子里,慢走锻炼一下刚刚痊愈的腿脚,走到院门处,他下意思地从门缝向外看了一眼,却见伍大忠正气喘吁吁地从胡同口往里跑。

    蒋新勇以为自己眼花,站定后又仔细看了一眼,伍大忠已经跑过蔺家的大门,越来越近。凭着他1.5的视力,十多米的距离,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伍大忠满脸焦急的神情。

    蒋国柱也发现了快要跑到大门处的伍大忠,他让蒋新勇直接把门打开。

    伍大忠刚要敲门,就见大门忽地打开,蒋家父子站在门内,他喘了口气:“我找宋叔有急事,先进去了!”

    说话的同时,他向宋泽珉的屋子快步走去。蒋国柱和蒋新勇对视一眼,也跟着伍大忠,进了屋子。

    三人进了屋子,看到的就是那样一幅岁月静好图,一家四口人的氛围温馨至极。

    宋依依五感极为灵敏,早在伍大忠进了院子就已经察觉到了。她仍稳稳地写完最后一个字,在三人进到屋子后,才放下手中的毛笔。

    石凤竹去给伍大忠倒了杯水:“大忠,快喝些水,你这满头大汗的,渴了吧?”

    伍大忠连喘了几口气,一扬脖就把这杯温水牛饮了,用手把嘴边的水珠抹掉:“宋叔,我爸午饭后,急匆匆回家,让我马上给您送个信。”

    “我爸说,肖团长回来了,今天上午**点就回来了!连家都没回,直接到了团部,把团里的干部召集在一起开会。开会时,他才得知您已经暂时卸去团政委之职,回家养伤去了,就大发雷霆,挨个问参谋、干事、营长、连长,总之就是会上的所有人,为何没有一人告诉他这个消息!这么重大的消息,为什么没有人通知他!”

    “后来,肖团长又问了宋叔家的地址,我爸猜测,他有可能会来,让您做好准备。”

    宋泽珉一派平和,他早就料到,肖长庆得到蔡春华死亡的消息就会赶回来:“大忠,你回去告诉你爸,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好,不要被人利用了。”

    伍大忠点点头:“嗯,我这就回去!”

    宋依依在他们说话的工夫,去厨房把多做的两个狮子头和一盘子炸小黄花鱼装在饭盒里,递给石凤竹。

    石凤竹明白女儿的意思,人家大老远的来送信,虽说两家的关系好,但是也要送些吃的表示谢意。她把饭盒套上一个布袋,这样大忠拿着布袋回去家属区也不显眼:“大忠,把这个带回去家,你们都尝尝,我觉得挺好吃的。”

    伍大忠非常爱吃昨天燎锅底的那些菜,他也不推辞,直接接过来:“谢谢宋婶,我走了。”

    宋依依一点都不担心,肖长庆回来就回来了,自己的老爸对付他还是绰绰有余的。她看看时间已经下午二点了,起身去厨房,和面烙春饼。

    宋子安没有去厨房给妹妹打下手,他有些担忧肖长庆再来算计爸爸。

    宋爷爷、宋奶奶在伍大忠离开时,才得知肖长庆回来的消息,他们很关切地详细了解了事情的整个经过。虽说以前已经知道了个大概,但是这次却把事情的整个脉络捋得一清二楚。

    宋奶奶还是忍不住埋怨了宋泽珉一句:“儿子哈,你当时智商为零了,还是脑子抽了!”她又转过头,很慈爱地対石凤竹说:“凤竹,当时委屈你了!好在这件蠢事没有影响你们之间的感情!”

    石凤竹但笑不语,岂止是影响感情,连命都让人害了,不然也不会让他们接手了!

    宋爷爷皱着眉头:“泽珉,你以前看的《资治通鉴》、《孙子兵法》、《三十六计》,都白看了不成!”训了这一句,他也就不再说了,儿子都这么大了,总不能不顾及他的面子,尤其还是在他媳妇面前。

    宋泽珉倒不觉得难堪,错误不是他犯的,但这个错误他必须承担,谁让他接手这具身体呢!他笑着自嘲道:“爸妈说的都对,我那时的想法钻进了死胡同,固执得要命,可不是智商为零嘛!”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