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作证
    春天的脚步近了,新的一周开始了,盼望着,更多的书友们走进幸福一家人,一起看情起情落~

    ~~~~~~~~

    乡卫生所所长有些傻眼,真是来抓人的!

    那几个病人已经挪到门口了,他们清楚地听到带头的公安说抓人,抓谁呢?

    几人面面相觑,看到王局长带着二名公安已经从面前走过去了,他们不约而同地跟在后面,就是为了一看究竟。

    石桥乡的卫生所在整个清县,条件都算是好的,除了一件所长办公室外,两名大夫,一个男大夫、一个女大夫,一人一间看诊室,如果有看妇科病的,就可以直接找女大夫,免得彼此尴尬。

    两个诊室都是开着门的,从外面一看就知道里面坐的是谁。

    王局长和那二名公安还有蒋新勇和宋子安,直接走进张大夫的诊室。

    张大夫搭在桌子上的手有些发抖,他不知道为什么公安会进来,难道是抓他的?可是,打从窗户那里看到公安进院,他就努力地在想,自己做过什么错事吗?从现在一直倒推到前年,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做过什么犯法的事。

    宋子安直直地看向张大夫,这是一个看着老实巴交的三十多岁男人,真让想不到,他竟然能够下那种狠手,生生弄残了一个人!要是赵老根不是遇到自己的妹妹,估计这辈子都被毁了!

    张大夫尽量装成镇定的样子:“你们找俺什么事儿?”

    王局长亮开嗓门:“南侯村的赵大壮已经交代了,你十年前为他出谋划策,将救人受了重伤的赵老根弄残,帮助他成为村长的罪行!”

    张大夫睁大了双眼,满脸惶恐,下意识地叫道:“俺没为他出谋划策,是他威胁俺的!”

    王局长心里暗自松了口气,有了这话,后面的一切都好办了。

    旁边的一名公安上前一步:“跟我回局里,你再老实交代!”

    张大夫用手死死地握住椅子的扶手,大声央求着:“别带俺去你们那儿哈,俺现在就能说,把赵大壮让俺做的缺德事都说出来。”

    “俺上有老,下有小,一家子都指着俺呐,千万不要抓俺,俺是被威胁的!呜呜呜……”

    这么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双手捂着脸,开始哭泣,他断断续续地说:“俺家是家传医学,俺爹教的俺,俺爹的爹教的他。俺爹手里有祖辈传下来的医书,那时俺爹怕被人搜出来给毁了,就偷偷地埋在后山的祖坟那里。当时,也不知怎么滴,就让赵大壮发现了。”

    “他就来威胁俺,如果俺不按照他说的做,他就去县革委会那里告发俺爹和俺,私藏**,还烧香祭拜,只相信鬼神,不相信党,与人民为敌什么滴。”

    “如果他真去革委会告发俺和俺爹,那俺们父子俩估计就没命了,那俺的孩子怎么办哈!俺才昧着良心按他说的去做的!”

    “其实,俺已经放水了,不然按他说的,要让赵老根截肢的,俺说死没同意。人只要腿瘸了,就不能当村长了。为什么连条生路都不给人留哈!”

    “这事儿做完之后,一年多的时间,俺吃不好睡不好,一直心里不好受!后来,赵老根家里要是谁有病,俺都是跑前跑后,少收钱或者不收钱,这样俺良心能够好受点!”

    已经蹲在地上,蜷缩着身子的人,突然用白大褂的袖头擦了两把脸,站起身,长长出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俺确实是把赵老根的腿弄瘸了,俺跟你们走!反正十年了,俺爹去世了,俺的孩子也大了不少,俺就是蹲监狱,他们也能活着了。以前是我自私,只想着自己的家人了!”

    蒋新勇没想到,这人虽然做了坏事,却还良心尚存,而且并不躲避应该承担的责任,他不再旁观,开口对王局长说:“王局,赵老根只是想要找出真相,惩治元凶,既然他是被胁迫的,那么,就先让他作证吧。”

    “之后,请你们征求一下赵老根的意见,如果他不告张大夫,那就不要逮捕他了。因为以我对赵老根的了解,他恐怕会选择原谅张大夫。他不想一个家庭因他而破裂,让那些无辜的家人,过上曾发生在他家人身上的悲剧。”

    一席话说得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张大夫更是再次留下热泪,他原本已经做好了蹲监狱的准备了,没想到自己还有希望仍然与家人生活在一起!他灰白无望的脸上,增添了几丝渴望:“俺一定作证,好好作证!”

    王局长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他深知过去的岁月里,人性的泯灭与无奈,从刚才张大夫的叙述中不难看出,其实他未尝不是另一种受害人呢!

    王局长侧过脸吩咐着:“你们俩给张大夫做个证人证言笔录,让他签字画押。”

    诊室外面被里面跌宕起伏的剧情吸引的众人,得知了结果,就看病的看病,打针的打针了。

    一名大婶压低嗓门说:“张大夫真是遇到好人了,不然的话,他肯定得蹲大狱!”

    一位老大爷斜了她一眼:“张大夫是个好人,他那样做也是被逼无奈,情有可原!”

    走在他们后面的是乡卫生所所长,他曾请教过张大夫的老爹医学知识,跟着他学了三个月,虽未拜师,但心里也一直感激张老爹,把他当成自己的老师。

    不然,他也不会力荐当时只有二十多岁的张大夫,进乡卫生所工作。况且小张大夫的人品真的还不错,不然自己也不会放一个品行有问题的人在身边。

    乡卫生所所长适时开了口:“小张大夫是做了错事,但是那种事情放到俺们任何人的身上,恐怕都找不到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有可能有的人,真会给人截了肢!那才是真的作孽哩!”

    说完,乡卫生所所长带着淡淡的伤感,头也不回地进了他的办公室。

    过了一刻钟,张大夫在记录自己证言的笔录上,一笔一划地签上姓名并重重地按上手印。恭恭敬敬地送王局长一行人出了乡卫生所,他一直感激地凝望着他们的背影,直到两辆警用三轮摩托车消失在他的视野之中……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