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搬家
    正如宋依依所料,果然还没到早上八点,来帮忙搬家的人就来了。

    宋子安开门之前,嘀咕着:“多亏昨天连夜把东西都打包好了,不然今天还不一定怎么乱呢!”

    院门一开,伍营长的声音就传了进来:“你们几个跟着子安,先搬大件的,再拿零碎的,装满了先拉走,回来再装第二车!”

    宋依依看着愣头青的小伙子们,干起活实在,不耍滑,力气也大大,就是不懂得轻拿轻放,听着不时的咣当声,她现在无比欣慰家里贵重一些的物件,包括好一些的盘子、碗,都事先让爸爸装进空间里了。

    很快,家里的桌椅、碗柜、文件柜、木架子、炕桌、炕柜都被搬到停在院门外面的大卡车上。接下来,家里的粮食、肉鱼蛋菜、锅碗瓢盆、被褥枕头、扫帚铁锹都陆续被塞到了车上。

    石凤竹和宋子安揣着那边房子的钥匙,跟着车先过去收拾卫生,安置家具。

    宋依依关好院门,回到屋里,正听见伍营长的话。

    “泽民,你怎么就离开这里了呢?你又没犯错,就住在这儿,谁敢说什么!”

    宋泽民拍拍他的肩膀:“我是没犯错,可是,我想着快快乐乐地养伤!小伍子,你想想,让我成天对着那么糟心的人和事,烦不?”

    伍营长还是不放弃地劝着:“那你也用不着把团政委的位子让出来呀!以前115团的团长不也养伤养了将近一年,他也没像你这样,人家在养伤时还是团长啊!”

    宋泽民看着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兄弟,难得地来了句感性的话:“我知道,你舍不得我!”

    伍营长眼睛有点红,他低下头,猛地吸了下鼻子:“你知道我舍不得兄弟,你咋还走?”

    宋泽民叹了口气,不知他是对离开兄弟的不舍,还是对自己现状的无奈:“小伍子,我留下来,我自己心里都有些膈应!再说,如果我和肖长庆面和心不合,时间一长,我们团就散了……”

    伍营长一拳打在炕沿儿上:“他奶奶腿的,气死我了!”

    宋泽民等他情绪平静了一些,开口嘱咐着:“小伍子,以后不要说话太直,什么话经经大脑再说。碰到不公平的事儿能忍就忍,不是有句老话‘吃亏是福’嘛!”

    “我走了,肖长庆知道我们俩的关系铁,有可能拿你撒气,你要有心理准备,有意见可以在团务会上说,但是千万不要骂人、打架,让人抓住把柄!”

    伍营长脖子一梗,不服气地说:“他能把我怎么地,我是靠着自己的实力一步一步走上来的。他那种人也就会下绊子呗!我行得正,不怕他!”

    “他顶多就是打压我,有好事不想着我,有立功的机会不给我呗!要是做得过分了,我就找师长去!”

    大卡车回来时,两人结束了交流。

    第二车主要装的是小仓库里所有的劈材、块煤、蜂窝煤。

    伍营长跟着车过去了,他已经弄清楚铁哥们的想法,也知道自己以后该如何应对肖长庆,就赶快过去帮着把那头的家里给收拾妥当了。

    他临走前,宋泽民笑呵呵地说:“你这趟过去也知道我家在什么地方了,有时间的话,带着家里人去我家串门。”

    伍营长站起身:“那是肯定的了,我有空就去看你。你家那边规整完,我就带着那几个人回去了。王政委说,师里会派吉普车送你,也不知什么时候到,我就不等着你了。”

    宋依依看伍营长大步走出院子,上了大卡车就离开了。她随后关了院门,趁着没人打扰,她和宋泽民抓紧时间修炼。

    中午时分,蒋师长和蒋新勇过来了。

    蒋新勇一进屋,就嚷嚷着:“依依,家里做饭的家伙都搬走了,我猜你没吃饭吧?我去食堂买的包子,你和宋叔赶快趁热吃。”

    宋依依也不忸捏,接了包子:“谢谢哈!我还想着和爸爸等到了新家,再吃饭呢。”

    等吃完包子,宋依依在妈妈特意留的脸盆里洗干净了手,开始为蒋师长针灸治疗。

    蒋新勇在宋依依行针的过程中,丝毫不敢出声,怕让她焚身,出了差错。终于等到用艾条灸穴了,他才开了口:“依依,再有明天一次,爸真的就可以手术了吗?”

    宋依依十分理解病人和家属的迫切心情:“应该可以。其实今天第二次施针之后,弹片就已经被剥离原来的位置了。只不过这个位置,动起手术来难度还是有些大。”

    蒋新勇在心里核计着,如果老爷子真的明天就可以接受手术,那宋依依最迟后天就得去冀省。

    自己这干妹妹这么漂亮,宋子安这不堪大用的哥哥能护得住她!现在的治安可不好,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

    不行,自己必须跟着去,不然真不放心,打定了主意,艾条也燃尽了。

    蒋师长自己把卷起的裤腿放下来,动了动腿,即使有些疼痛也可以忽略不计了:“依依,我可以自己走路了。”

    宋依依一抬手就把他给按住了:“可别,你这两天都尽量不要运动,免得弹片自行移动。不然,这三天的罪就白遭了!”

    蒋师长虽然是硬汉子,但是想想拨动弹片让人窒息的痛感,他当即就不动了。

    四个人上了蒋新勇开的吉普车,先把蒋师长送回王政委家,再去送宋泽民父女俩去新家。蒋新勇认了路,明天好送他爸去找宋依依接着治疗。

    蒋新勇一边开车,一边不时地抬眼从后视镜里,看着头碰头说着话的父女二人。

    宋泽民这段时间,搜出原主的所有记忆,知道原主为了部队,几乎忽略了自己的儿女。要不是儿子在三年前非要跟到部队来,恐怕也会像女儿一样,十多年了双方也没有见过几面。

    他非常瞧不上原主的做法,自己的媳妇、女儿,自己不宠不疼,还处处表现出一副为大家牺牲小家的无私面孔,倒是为自己赢得了赞誉,可也间接害死了自己的至亲,还包括他自己!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