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调查
    求收藏、求推荐,谢谢!

    两人走进厨房,宋依依随手把门带上了。

    蒋新勇有些发愣地坐在那里,事情怎么变得和自己想的不大一样……

    随着王政委媳妇的一声喊:“开饭了,大家都请到餐厅来!”宋子安推着宋泽民,蒋新勇推着蒋师长,走在最前面的王政委拉开关得严严的餐厅门,一股诱人的香气顿时飘了出来。

    众人在餐桌前落座,摆了一桌子的八菜一汤就呈现在大家的眼前。

    蒋新勇第一时间就找到了那盘油焖大虾,红艳、油亮的大对虾整齐的码在盘子里,这外形与他在京城国宾馆里吃到的并无差异!

    蒋新勇看他爸夹了一只大虾,他也随之夹了一只,迫不及待地剥掉虾皮。他认为即使外形像,味道也不会多好!如果仅仅是外表看着好,实际上并不好,甚至非常糟糕,才更会验证自己的想法,这个小丫头就是装得清纯,实则心机太重!

    可是,当他把洁白细嫩的虾肉,放入嘴里时,鲜美的味道让他胃口大开!他不得不承认这盘油焖大虾做得的确不错。

    蒋师长数了数,盘子里一共十只虾,桌上一人一只,还剩下一只。他当仁不让地夹起第二只虾:“每人一只,还多一只虾,我就不客气了,吃两只虾!依依,你这油焖大虾做得地道好吃!”

    宋依依看得出来,蒋师长真的喜欢吃油焖大虾:“蒋伯伯,我这只也归您吃,今天中午我刚刚吃了一盘,现在还吃不下。”

    蒋师长也不客气:“好,你那只虾也归我,你尝尝沟帮子熏鸡,它可是经过十六道工序,三十种配料熏制而成的,位列华夏国四大名鸡之首!”

    宋依依夹了个鸡翅,毫不忸怩地吃起来,把鸡骨头放在自己偏右的桌面上,回味着:“这才是正宗鸡熏刘制作的沟帮子熏鸡!”

    宋泽民和石凤竹微微笑着,他们明白女儿的潜台词,最正宗的沟帮子熏鸡,在几年之后就再也没有真正的传人了!他们又夹了盘中撕好的鸡肉,此时还是多吃几口吧。

    宋子安看蒋师长第二只油焖大虾已经下肚,正在用手剥第三只虾皮,他觉得以前高高在上的部队首长,亲切了许多,不由自主地开口说:“蒋伯伯,我的那只虾也归您了,我中午也吃过了。”

    蒋师长吃得兴起,很痛快地应着:“那好,你多吃别的菜呀!”

    王政委则一筷子一筷子不停地夹着宫保鸡丁,嘴里叨咕着:“老伴,你什么时候学会这道菜了?做的真好吃!鸡肉鲜嫩、花生香脆,可是解了我的馋虫!”

    王政委媳妇看着他吃得欢,心里高兴:“不是我做的,是依依做的!她特意问我,你爱吃什么菜,才做了这盘宫保鸡丁!”

    王政委显然没有料到,他看着宋依依问:“小丫头,你不生我的气了?”

    宋依依故意叹了口气,小大人似的说:“您也是在其位,谋其政!我要生气,也生不到您的头上啊!”

    王政委哈哈笑着,心中从今天中午接到关于蔡春华调查结果生出的郁气,消散殆尽:“那就好,不然伯伯心里会不好受的!”

    宋依依却从这句话中敏锐地察觉出什么:“王伯伯,难道是军事法院调查出什么来了?”

    王政委有些惆怅地说:“你这丫头,总是这么聪明干什么!我还想着等吃完了饭,再告诉你们呢。”

    宋泽民、石凤竹和宋子安齐齐放下筷子,看向王政委,宋泽民说了句:“王政委,您还是先告诉我们吧,免得我们惦记着,吃不好饭。”

    王政委苦笑着:“我是怕我告诉你们,更吃不好饭了。”

    “行了,你们都别这么盯着我,我现在就说。今天中午,军区军事法院的牛院长特意打来电话,告诉了我们一些情况。”

    “他们查到蔡春华是沈市话剧团的一名话剧演员,个人档案非常干净。所以,法院决定派人去她的老家——吉省延边的安图县去调查。”

    “调查的结果出乎意料,她只是一个只上过小学的人,在档案上却记载着高中学历;她在老家那里,由她娘家妈养着一个十四岁的女儿,那是她与当地的一个二流子的孩子,后来那个二流子在孩子刚出生时,喝醉酒倒在河里淹死了。但是,她的档案上却写着未婚!”

    “她在十八岁当兵,当了三年的话务员是真实的;退伍之后,分配到沈市话剧团也是真实的。”

    “也就是说,有人帮她更改了个人档案,还帮她蒙混过关,参军入伍!”

    “然后,法院的人又兵分两路,一路去她曾经当过兵的部队调查,一路去沈市话剧团调查,官方调查都没有任何收获。”

    “然后,调查人员转为私下调查,才有所发现。哎!她在当兵时,与当时部队的副营长有染,现在那名副营长已经升为团长。虽然她当年与那名副营长的关系是秘密的,但是也被不少有心人察觉知晓。所以,有人写了匿名信给法院的调查人员,揭发此事。后来经深入调查,验证了此事。”

    “而她在话剧团,则与话剧团党委书记保持着不正当的关系,他们之间的关系,整个话剧团的人都知道。有人塞了纸条给调查人员说了这事,这次没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不少的证人。”

    宋依依听到这些并不意外,那个女人每个眼神都带着媚意,举止轻浮,她靠着出卖身体来换取利益,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宋依依了然地点点头,顺势问道:“法院对蔡春华的审问情况如何?”

    王政委又深深叹了口气:“当天就提审她了。她供述,是肖长庆的媳妇肇月娥,让她接近、照顾宋泽民,等宋泽民离婚后,就撮合他们结婚。”

    “她本人非常渴望过上官太太的生活,所以才动心,按着肇月娥的安排去破坏别人家庭的。至于在春城汽车制作厂和陆军总医院发生的事情,纯属意外,她真的不是有意的!”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