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拜年
    求收藏、推荐,谢谢呦~

    宋依依脑补着这具身体的爷爷奶奶,在这场大运动中,由教书育人的大学教授直接变成人人喊打的臭老九,被下放到冀省的农村接受劳动改造的悲惨情形。

    她想到一个不知着不着调的主意:“爸爸,你接下来要长时间在家里养伤,生活不能自理,需要家人的照顾,能不能以这个为理由把爷爷奶奶调回来。”

    石凤竹也接口说道:“泽民,我过几天就要回去厂里,你对外宣称的身体状况,确实需要家人照顾。不过,你提出要求时,会不会被人撅回来,毕竟子安已经十六了,算是个大人了。”

    宋依依用手掐着腰:“哪个十六岁的男孩子能够洗衣、做饭,给瘫痪的病人擦身子洗澡!”

    “再有,爸爸应该直接跟师里的领导说,你不能再在部队住下去了。紧挨着肖长庆一家子,要是再搞什么幺蛾子,你这种状况怎么应对!”

    “不是说,爷爷奶奶以前就住在沈市嘛,爸爸搬去那里住好了!”

    宋子安皱着眉头,总觉得妹妹的主意不靠谱:“这样的要求恐怕不会被批准。”

    宋依依一撇嘴:“事在人为嘛!爸爸,考验你能力的时候到了喔!”

    宋泽民宠溺地看着女儿:“好,爸爸尽力而为!依依,明天上午,让子安带着你去王政委和贺师长家里拜个年,顺便替爸爸交上一份申请。”

    宋依依眨眨眼,明白过来,这是爸爸准备行动了。

    院子里的一声叫喊,打断了宋依依的思绪:“宋政委,王政委让我接你们一家子过去过年!”

    屋内的四人相互看了一眼,石凤竹应声而答:“来了!”说着,她和宋子安一前一后起身走出屋子,来到院子里。

    院子里的年轻军人一个立正:“嫂子,过年好!”

    石凤竹笑着往屋里让:“过年好!来,快进屋,老宋在屋里呢。”

    宋子安笑呵呵地打招呼:“齐哥,你没回家过年呢?”

    “没有,去年回家了,今年我留下来。呵呵,要不然还没有机会看到蒋师长呢!”小齐应道。

    等到他们三人走进来,宋泽民已经变为平躺的姿势。

    小齐看着躺在炕上的人,想着自己刚刚得到的消息,心中有些难受,这是一名自己比较敬重的军人,如今却因救了一个白眼狼而无法站立行走。他向宋泽民敬了一个军礼:“宋政委,我奉命来接您一家去王政委家过年!王政委说,他家人少,你们一家人刚来部队,恐怕也没有多少准备,让我把你们一家子接过去,正好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还有,蒋师长说,让小丫头一定去,他家里人送来锦州小菜和沟帮子熏鸡,贼好吃!”

    宋泽民本来年年都会去王政委和贺师长家里拜年,今年因为行动不便才歇了这个念头,所以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宋子安背起宋泽民,小齐拎着轮椅先上了车。

    走在后面的石凤竹和宋依依,对视一眼,大过年的总不能空着手去别人家里白吃,谁家的东西也不多!

    石凤竹轻声说着:“把两条鲤鱼、猪肉和鸡带着,还带什么,总得凑四样啊。”

    “大米吧。实在,我们还不缺!”宋依依在她耳边小声说。

    石凤竹摇头:“哪有送粮食的,要不我弄些虾出来?”

    “得带冰才行,说是你去外面买菜时偶然遇上买的。”宋依依提醒道。

    石凤竹点点头,从空间的仓库里拿出十只速冻的大对虾,装在篮子里,又和宋依依一起把小库房里的鱼、鸡、肉装进去,锁好门,才上了车。

    王政委的家也在这片家属区里,要不是宋泽民行动不便,他们走个七八分钟也就到了。很快,他们就到了王政委的家。

    眼前是个带院的二层红砖小楼,宋依依拎着篮子走在最后。她在下车前,看到离着不远的另一座二层小楼,不禁拍了下脑袋。

    走在前面的石凤竹回过头来,对她挑着眉无声询问着何事。宋依依抬起下巴点了点右边的另一处小楼,又提了提手里的篮子。

    石凤竹微微皱起眉,刚才走得急,她也忽略了贺师长家和王政委家离得近的问题。

    宋依依进了小楼一楼的客厅,沙发上坐着王政委夫妻二人、蒋师长和一名年轻男子。

    石凤竹紧走两步,把轮椅推到沙发前,与宋泽民一起向王政委夫妻和蒋师长拜年。

    蒋师长直接把目光投到宋依依身上:“小丫头,总拎着篮子,你也不嫌累!把篮子给小齐,让他送厨房去。来来来,给蒋伯伯拜年。”

    小齐马上上前接过篮子,送去厨房。

    宋依依拉着宋子安,笑眯眯地走到蒋伯伯面前,双手抱拳:“蒋伯伯,依依和哥哥给您拜年了!祝您身体早日康复,万事如意,家庭美满,工作顺利,为部队培养出更多的人才!”

    蒋师长爽朗地大笑:“小丫头就是懂我,知道我心里想什么!来,这是伯伯给你的压岁钱。”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大团结,递过去。

    宋依依吃了一惊,没有想到对方会给自己压岁钱。因为上午的时候,各家的孩子来拜年时,妈妈都是给些糖果或者瓜子、花生。哥哥告诉她,每家都是这样做的。她没有接钱,婉拒道:“蒋伯伯,我已经收到爸爸妈妈给我的压岁钱了。您把这钱收好,等家里的晚辈给您拜年时,就可以出手了!”

    蒋师长硬把钱塞到她手里:“拿着,伯伯给你的压岁钱!咱爷俩投脾气,你就是我的晚辈。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对,长者赐不可辞!”

    宋依依本想把钱还回去,但是看着蒋师长真诚的神情,打消了这个念头。人家是真心给,你要是不接,岂不是伤人家的心:“好,那我收着,谢谢蒋伯伯!”

    她朝蒋师长回以同样真诚的笑容,然后又和哥哥一起给王政委夫妻二人拜年。

    宋依依看着王政委的妻子,心想她年轻时一定是个瓜子脸大眼睛的美女,即使现在年纪大了,但仍算是个****人,只不过眉眼间笼着淡淡的轻愁。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