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抽身
    宋依依三下五除二把薄棉裤和薄棉袄套在身上,去刷牙洗脸。等她回屋时,看到每人一碗热豆浆,小炕桌正中摆着一盆金黄色的大果子。

    宋子安看着妹妹瞬间发亮的眼睛,得意地说:“依依,哥哥好吧!今天食堂因为过年,终于不是窝窝头或者两掺馒头了,增加了这个!不过数量不多,我去得早,买了三斤的大果子和四份豆浆。猴子去晚了点,就没买到,后悔死了,呵呵。”

    宋依依显然脑电波和他不在一个频率上:“哥,猴子是谁?”

    宋子安没有听到妹妹夸自己,有些不甘心:“猴子是无关紧要的人了!”

    宋依依看着宋子安满脸写着求夸奖、求表扬的模样,不厚道地想,自己要是不说几句,他不会连吃大果子都吃不香吧:“哥,好样的!买到了这么好吃的大果子!”

    宋子安嘿嘿笑着,想起妹妹刚才的问话:“猴子就是二妮的哥哥,和我关系一般!知道我为什么叫他猴子吗?他并不瘦,而是长得像,尖嘴猴腮的。”

    宋依依没有用筷子,就直接伸手捏起一根大果子,“咔擦”咬了一口,细细地咀嚼咽下,再喝口妈妈刚加了白糖的豆浆:“好吃!外脆里嫩!”

    宋子安多半根大果子已经下肚了:“油炸的东西就是香!可惜,一年才吃到一、二次!”

    宋依依那第二根大果子时,瞟到宋泽民的坐姿,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爸,你可以正常地坐着啦?”

    宋泽民笑着说:“本想吃完饭,再告诉你们,没想到被依依发现了,呵呵。”

    石凤竹惊喜地看着坐在旁边的丈夫,想起昨天夜里的事情,有些了然:“泽民,身体感觉有什么变化?”

    宋泽民看着媳妇变换的神情,就知她已经猜出缘由,解释道:“腰部和臀部没有问题了,活动自如,左腿也恢复功能了,就是右腿整条腿还动不了。”

    宋依依明白了,压迫经脉的小东西下移到了右腿根部。

    宋子安高兴得一下子蹦了起来:“爸,你恢复得真快!要是照这个速度,也许不出一个月就全好了!”

    宋依依拉拉他的手:“哥,高兴归高兴,赶紧坐下吃饭。”

    宋泽民却有些严肃地说:“子安,关于我好转的情况,你不要往外说!我们家里统一口径,就是我可以靠着墙坐一小会儿,其它的还没有起色。”

    宋子安不解地问:“为什么不能说啊?这又不是坏事!”

    宋泽民扫了眼自己的媳妇和女儿,两人都是一副明白的样子,不免心中有些叹气,这个儿子还需要好好教一教。不过,他转念一想,马上就释怀了。自己一家三口那是多少年的默契了,如此要求儿子,那对他岂不是不公平!

    宋泽民开始为他解惑:“关于蔡春华的事情,子安你也知道了始末。那么,你有没有深入地想想她背后人的目的?还有肖长庆一家人的小心思和算计?”

    看着儿子的脸色开始凝重起来,他接着说:“如果与肖长庆这样的人一起工作下去,我们裂痕已在,却还要装成一副团结的样子,我肯定不开心。更重要的是,谁能保证他以后不会针对我,再出什么幺蛾子?所以,安全起见,我必须要离开347团!”

    宋子安非常气愤地说:“为什么要离开?犯错误的就不是爸爸!要离开,也是他离开!”

    宋依依胳膊拐了拐宋子安:“哥,肖长庆的老爸是副军长,他的岳父也是个老团长,在部队里人脉比起爸爸来要厉害许多!你觉得肖长庆会那么轻易地放弃,他努力经营了十来年的347团?这里可以算是他的根据地了,他离开去哪里不要从头开始!”

    宋子安不平地说:“可是,这里也是爸爸的根据地啊!爸爸离开这里,不是也要从头开始!”

    宋依依挑着眉毛:“我知道哥哥心疼爸爸。可是,爸爸留在这里的弊端太多,还不如趁早抽身,去一个新的地方,从新开始呢!”

    宋泽民赞赏地看了女儿一眼:“是啊!我现在就是在想是调到别的部队,还是干脆转业呢?”

    宋子安无比震惊,筷子从手中掉落到炕上都不知道,睁大了眼睛直直地看着宋泽民。一定是爸爸被那些混蛋伤透了心,才想着转业的!不然,爸爸那么热爱军队,这些年来一直以部队为家,都把妹妹忽略得以为爸爸不要她了,他怎么会想要离开军队!

    爸爸立过那么多军功,还得到上级领导的多次表扬和士兵们的爱戴,他是最适合做军人的呀!

    越想越着急,宋子安脱口而出:“爸,不要转业好不好!以前,你不是一直说要在部队里呆一辈子,为国家和军队贡献自己的全部吗?”

    宋泽民经过这两天的相处,已经了解了宋子安的思维方式,对于他说的话不再头疼:“是啊,所以我还在考虑中!”

    看着眼前这么热血单纯的儿子,宋泽民开始引导:“子安,你以后要记得,做任何事情都要先保护好自己!不管因为任何原因,一个人的身体残缺,甚至失去生命了,他哪里还有以后,就再也实现不了自己的理想啦!当然也有例外,比如一名军人在战场,他就要英勇杀敌,即使牺牲了,也在所不惜!”

    “另外,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人心易变,有的人现在是你的朋友,可能以后他会背叛你、伤害你!所以,自己的信任不要轻易交付给他人!利益是最考验人性的!但是,你千万不要用自己做为砝码,去检验朋友的可靠性!”

    “我说这些,你一定要记得,以后也要如此去做!即使现在你并不理解这些话的深刻含义,甚至还有异议,但它是爸爸这几十年来遭遇挫折和失败,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你必须遵从!”

    宋依依心里微苦,想起前两天爸爸妈妈偶然提到的,他们认为前世害死他们三人的有可能是熟悉他们的人,或许是顾家人!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