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团聚
    爬榜的感觉好酸爽~~

    “另外,关于去春市汽车制造厂说明情况的事情,要么等我好一些,就亲自去做解释辟谣;要么我委托部队的同志,带着介绍信去做解释,同时,我会手写一份书面证明材料交给她单位的工会!”

    王政委和贺师长眉头皱成了大疙瘩,这小子一会儿一出,就作吧!

    王政委猛地推开病房门,一手掐腰,一手用力点着宋泽民的方向,满口怒气地骂道:“你个王八羔子!你这是作呢!好好的媳妇、孩子,你都不要了是吧!一会儿闹离婚,一会儿又死命地求人家不离,你究竟咋回事……”

    在门外听到要离婚的话,石凤竹和宋依依倒是轻松了不少,两人走在最后,进了病房。

    躺在病床上宋泽民睁开眼,冷眼看着正叉腰骂自己的人,右手扣在床上,食指和中指有节律地敲打着。

    宋依依的目光落在那只正在交错动作的手指上,这是他爸顾承信的标志性动作!心脏跟着猛然一缩,她迅速上移目光,直接定格在宋泽民的脸上。

    那张脸今天的确有些不同,没有了昨天异彩纷呈的表情,淡然地微眯着眼睛,看着仍在教训他的王政委,偶尔也瞥贺师长几眼。

    石凤竹有些发抖的手握住了宋依依的手,眼中有期盼还有一些不确定。

    宋依依走上前,打断王政委恨铁不成钢的怒骂:“王政委,您和贺师长去看看蒋伯伯吧,让我妈妈和他谈谈。”

    王政委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嘎巴了两下嘴,就不说了。他知道自己这是在泄愤,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于是,闷着头拉起贺师长,迈开大步就走出了病房。

    躺在床上的宋泽民漫不经心地撩起眼皮,瞅了眼宋依依,瞬间睁大了眼睛,嘴唇动了两下。虽然没有声音,但是宋依依却可以清楚地看出他说的是“佑之”两个字!

    随后,他迅速将目光移到石凤竹的身上,惊喜的笑容还没完全绽放,就顿住了。宋泽民的目光停在石凤竹左眉梢上的那颗红痣上,然后失望地收回目光,望向窗外。

    石凤竹满脸高兴地走到病床前,侧坐在病床边上。

    宋依依好笑地看了石凤竹一眼,冲着宋子安说:“哥,你是不是没吃早饭呢?爸爸刚醒过来,也得吃些东西。你快去医院的食堂吃完后,再给爸爸带回来一份。”

    宋子安想想也是,他看了眼面无表情的宋泽民,只好从床头柜中拿出两个带盖的搪瓷盆,说了声:“爸妈,我去去就回。”才有些担心地离开了病房。

    宋依依一下子蹦到宋泽民面前:“你刚才叫我什么?”

    宋泽民抿着嘴,看着她,没说话。

    宋依依撅起了嘴巴:“快回答,不然一会儿,哥哥回来,就不方便说话了!”她没有得到回答,直接用手捏住宋泽民的鼻子,“真是的,那我换个说法。你告诉我,你说的佑之姓什么?”

    宋泽民拿下宋依依的小手,微眯着眼睛,看着宋依依眨巴着大眼睛,直视着他,眼里全是自己的身影,他下意识地说:“当然姓顾了。”

    宋依依的小嘴像机关枪一样:“那你再说说我妈像谁?那人叫什么名字?”

    石凤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小调皮!”她心中已然确认了对方的身份,习惯性地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才低低地说:“你是承信吗?”

    石凤竹抬起眼睛,关注地看着宋泽民,宛如以前每每相对时的凝视,她静静地等着能够尘埃落定的答案。

    宋泽民迎着熟悉的目光,耳边不断回响着那声令他浑身颤抖的呼唤,深吸了几口气,他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的妻子,呢喃着:“是盼兮吗?”

    听着这几个字,石凤竹的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

    宋泽民艰难地用右手给自己的妻子抚去脸上的泪水,石凤竹狂喜地抱住宋泽民:“我们一家人终于团聚了!哈哈哈!苍天有眼!我、你和女儿终于团聚了!”

    宋泽民用一只手抱住石凤竹:“是啊!我们一家人鲜活地团聚在一起了!”他慈爱地看向宋依依:“佑之,来,让爸妈好好抱抱你!”

    宋依依从狂喜中清醒过来,她扑向床上相拥的两人:“爸爸!妈妈!我们三个人在这里还是一家人,真好!我们一定要好好地活着,平平安安地老去!”

    三人幸福地相拥,轻声诉说着悲伤的离情和重逢的喜悦……

    逐渐平静下来的石凤竹,嘱咐着:“承信,我现在叫石凤竹,女儿叫宋依依,你千万别叫错了!还有你叫宋泽民,一定要记牢!”

    她心疼地看着躺在床上的丈夫:“泽民,你这具身体还能不能恢复,不能总这样躺着吧!”

    宋泽民温和地笑笑,从头开始讲起:“我刚进入到这具身体时,见到原主了。他对自己的康复没有信心,对自己的婚姻没有信心,总而言之,就是受不了身体瘫痪、即将妻离子散的状况,他坚决选择了离开!”

    “他最后请求我能够为他的父母养老送终,善待他的子女,还有答应他媳妇离婚和提出的一切要求。”

    宋依依和石凤竹了然地点点头,虽然只见过原主一个下午,但是他的意志已经被挫折击溃了,逃离这具身体,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另外,做为非常有责任感的军人,原主提出为人子、为人父、为人夫的最基本要求,十分正常。

    宋泽民微微皱了下眉:“我是在昨天后半夜醒的,等到原主走后,我先融合了一下这具身体的原有记忆,就开始运行汉仪宝典,真气在腰椎第二椎就被堵住了。我猜想那里可能有血块或者骨渣,阻在了命门下方二线的地方。多亏没有阻在命门之上,不然问题就不好解决了!”

    “我先后运行真气三次,才将那东西微微向下移了一线。我觉得痊愈不是问题,只是痊愈所需的时间会很长!”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