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独身宿舍
    耿姐看了眼目光平和的好姐妹,“你们还没吃早饭吧?回宿舍去,先把饭吃了,大冷天可不能饿肚子。然后,我找人帮你买火车票,你们还得多带着钱和粮票……”

    母女二人对视一眼,她们完全忽略了这些,对于这个年代的规矩还真不太清楚。

    两人乖乖地跟着耿姐往独身宿舍走,一路上听着耿姐的唠叨,还不时地插着话:“耿姨,我兜里就有五斤粮票,不过是吉省的,是不是到辽省就用不了了?”

    “是啊,我们手里大多是地方粮票,吉省的粮票当然不能在辽省用了。哦!你爸的部队在辽省,直接用他的就是了。”

    母女俩笑笑,谁也没接话。

    很快,三人走进了独身宿舍区,前半部分都是直排的三层楼。

    耿姐看着面露好奇的宋依依,主动介绍起来:“这种楼房里的宿舍,一间屋子住四个人,绝大部分都是未婚青年。”她指了指后面的那片平房:“我和你妈住在后面的平房,那里是二人一间,有厨房,大多是成了家的人。不过,平房里是炕,要烧炉子,这点麻烦一些。”

    说着话,宋依依跟着走进第三趟的平房,看着耿姐把第五间屋子大门上的锁头打开:“我和你妈就住这间房,呵呵。”

    宋依依一进门就闻到肉骨头的香味,她眼睛一扫,看到炉子上正坐着一只冒着热气的大锅,炉子对面的那面墙摆着碗柜、菜板菜刀,这里是厨房。

    “依依,先把罩衣脱了,屋里暖和,出了汗不舒服。”耿姐的声音从里屋传了出来。

    “来啦。”宋依依应着,走进里屋。她边脱着罩衣,边打量着。这里应该是卧室,睡觉的地方。屋子里的一半面积都是火炕,炕头与厨房里的炉子仅一墙之隔,炕尾则并排摆放着两只大木箱子,火炕的内侧分别摞着叠好的两床被褥。火炕的面积目测长有五米,宽有二米五,只住两个人的话,真是横着睡竖着睡都行。

    耿姨搬过来一张炕桌,往火炕上一放:“你俩都上炕,我把馒头热热。”

    石凤竹哪里能让人家侍候着:“耿姐,还有什么活?我们一起干。”

    耿姐硬是把她按着做到炕上:“没活儿,我一个人就行。你现在还是个病号呢,先歇着!”

    宋依依也同意:“妈,你先歇着,要不然整理一下要带的东西。我去帮耿姨。”

    宋依依跟着耿姐走回到厨房,看着她把炉子上的大锅端下来,换上一只蒸锅,用水舀子从墙角的水缸里舀了些水,倒在蒸锅里,放上盖帘,然后在盖帘上摆了几个大个的凉馒头,把锅盖盖好。

    她一边感慨原来七十年代的城市生活是这样的,一边问:“耿姨,我做什么?”

    耿姨看了眼饭盒:“你把饭盒里的饭菜都折出来,再把筷子摆上就行。”

    宋依依蛮有兴致地从碗柜里拿出一只盘子,把饭盒里温热的五花肉炖酸菜倒在里面,端到炕桌上。又把另一饭盒里的米饭折到碗里,拿好三双竹筷子,摆到炕桌上。

    她走到最里面的屋子扫了一眼,大约十平米的面积,一件五斗橱、一张桌子、四把椅子就没有多少空间了。看来这里是会客和学习的地方。

    宋依依觉得这样窜糖葫芦的设计挺有意思,就是在一间长方形的房子里,分成大小不等、功能各异的三个部分。

    石凤竹已经从她自己的大木箱子里,找出两套换洗的内衣裤。此时,正在数着自己压箱底的钱,她看到宋依依进来,努着嘴:“所有的钱都在这里,一共二百五十一元。还有粮票,吉省的三十九斤,辽省的十六斤三两。”

    宋依依点点头:“钱我俩分着装。”

    耿姐装了一碗辣白菜,端进来,又返身盛了二碗骨头汤送进来,听到二人的话,连忙提醒:“过年之前坐火车,小偷贼多,钱一定要放把稳了!你去年不是在衬裤里缝了个内兜嘛,就放那里!”

    宋依依看了眼挂在墙上的日历本:“今天2月8日,农历腊月二十八,还有两天就大年三十了!”

    石凤竹拎起一条衬裤:“是这条衬裤带暗兜的,依依,你要不要在衬裤里面缝一个?”

    宋依依嘻嘻笑着:“我还是缝在棉袄里面,有针线和布片吗?”

    石凤竹从大木箱子里拿出一只针线盒和一片卡其布,宋依依接过来,脱下自己的棉袄,穿针引线,很快在左侧内襟上缝了个暗兜,往里装了一百五十元钱,用手拍了拍:“我记得还需要一个别针封口。”

    耿姐端着热腾腾的一小盆馒头和一盘大葱炒鸡蛋,走进来:“先吃饭,别针啊,我有。”

    说着,她走到里面的屋,拿出来两只别针,递给宋依依。

    “谢谢!”宋依依把别针在暗兜的兜口别好,学着耿姐的样子盘腿坐在炕桌旁,三人开始吃起早饭来。

    宋依依拿起馒头咬了一口,又夹了块炒鸡蛋,再喝了口撒着香菜末的骨头汤:“好吃!味道真好!”

    耿姐以为是夸她手艺好,谦虚着:“那馒头是从食堂买的,我们食堂的馒头可是远近闻名,面发的好,碱对的不多不少!”

    石凤竹却明白女儿说的意思,这些食材都是绿色、纯天然的,味道很正。种白菜上的都是农家肥;猪是正常喂养一年后宰杀的,放在几十年后,妥妥的是有机笨猪肉;鸡蛋都是从老农手里买的家养溜达鸡下的,蛋黄的颜色都是黄中透着红。

    耿姐突然想起个事儿:“凤竹,前两天,厂工会表扬了二车间的老吴和老赵,他们就是救你姑娘的那二个人。厂里给他们发了奖状,还有三十块钱的奖金。他们俩还谦虚呢,说是真算起来,你姑娘也救了他们一命,他们没承想那两个歹徒还带着刀,要不是你姑娘拍了那个都把刀亮起来的坏蛋一砖头,他们可能也会交代到那儿啦。”

    宋依依眨眨眼睛:“妈妈,我们是不是应该谢谢人家的救命之恩?”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