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舍弃
    石凤竹用手轻拍了她的胳膊一下:“依依,我记住了!”

    宋依依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干脆去把病房内的管灯闭了,回来直接爬上妈妈的病床,母女二人相互依偎着。

    宋依依低声问着:“妈妈,你跟原主石凤竹碰面了没有?她没跟你说些什么?我怎么总觉得她过得好抑郁呢?”

    石凤竹面露同情:“我与她紧赶慢赶地说了几句,她就决然地走了,只是请求我照顾好她的孩子。我刚才又融合了她的全部记忆,说起来,她的身世确实是有些坎坷。”

    宋依依了然地点点头:“妈妈,你慢慢讲。”

    石凤竹呵呵笑着:“你当时讲故事啊,也就几句话而已。她原名叫白月霞,她的父亲是三民党的陆军师长,在三民党撤退时,本来允许携带的家属名额是四人,她的妈妈、哥哥和她一家人可以一起去台岛,但因为她的爷爷奶奶非要跟着他父亲,这时名额就不够了。”

    “她妈妈就说能不能让她的大伯或者叔叔带上一人,结果遭到拒绝,说他们的名额已满,不能把自己的孩子丢下不管。”

    “她奶奶就说赔钱货带着干什么,然后又大骂她妈妈不孝顺。她爸爸是个孝子,时间紧急,最后就把她托付给了共c党在他部队所在城市的卧底石玉琢。他父亲之前发现了石玉琢的身份,不过并没有抓捕他,一来二去,两人也成为了比较特殊的朋友。”

    “她妈妈要留下陪自己的女儿,被她父亲硬生生拖走了。她父亲也没敢把消息告诉自己的儿子,害怕儿子也留下。”

    “她之前在家里一直很受宠爱,没想到大难当前自己会被家人所舍弃!当时,她十一岁,已经懂事了,但却还是个孩子。绝望的她,被石玉琢带回自己家,与自己的妻子赵桂芝商量,对外宣称这是他的大女儿,以前一直养在老家,现在爷爷奶奶都过世了,就接了回来。”

    “好在赵桂芝是个非常大度的人,在吃穿住用方面,与自己亲生的孩子一模一样。她逐渐从绝望、无助中缓过来,每天拼命地学习、帮忙做家务、照顾弟妹,用以回报这个收养自己的家。但是却形成了悲观、软弱的的性格。”

    “因为她长得漂亮,过了十六岁就有好多人追求。但是,她一直无法摆脱被舍弃的阴影,根本不想结婚。她躲避了二年,后来家里人都开始催促她嫁人。恰在这时,当兵外出执行任务的宋泽民遇见了她,一见钟情,就展开了激烈的追求。”

    “石玉琢和赵桂芝因为她不是自己的亲生孩子,所以异常慎重,全面考察了宋泽民本人以及他的家庭,才同意了这件婚事。”

    “婚后,宋泽民对她一直很好,但是,因为他是一名军人,所以就常年在外驻军,而她是一名机械专业的大专生,被分到了春市汽车制造厂技术科,不能随军,因此,二人一直两地生活。”

    “夫妻二人每年能见上一面,在一起生活半个多月,没有出现过什么问题。但是,宋依依被歹徒袭击后,她去给宋泽民打电话。一开始,接电话的是宋泽民的勤务兵,吭吭唧唧地说宋团长在开会。之后,再打电话就是那个蔡春华接的电话,说宋团长部队很忙,没有时间,就把电话先挂了。”

    “然后的事情,你就知道了。”

    宋依依叹了口气:“她是不是觉得早年父亲抛弃了她,现在丈夫又抛弃了她,还让自己备受侮辱,所以才觉得活着没有意义了?”

    石凤竹幽幽的声音传来:“这个婚姻需要马上结束,我们母女好安安心心过日子!既然都送来了梯子,我想着明天我就去部队,把婚离了。”

    宋依依不满地说:“妈妈,还有我,我们一起去。如果真是宋泽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怎么也不能便宜了这个渣男,他可是间接害死了自己的妻子!”

    “呀,我忘了一件重要的事儿,我得为自己讨回公道,恢复名誉。不然,这个年代,唾沫星子还不把我给淹死啊!”石凤竹推推她,“依依,赶紧回自己床睡觉,明天我们早些走!”

    次日一早六点钟,母女二人洗漱完毕,就去医生办公室,要求出院。

    值班大夫正在疲倦地打着哈欠,嘴还没闭上,办公室的门就开了,他呆愣地看着走进来的两个人,随即睁大了眼睛:“你醒过来了!”

    石凤竹很有礼貌地提出了出院的请求,值班大夫希望她能留院观察几天,但她都以家中有急事拒绝了。

    母女二人回到病房,把床头柜里剩下的奶粉和红糖,装进宋依依来时背的军用书包里。整个住院部还很安静,大部分的病人还没有起床。

    二人轻手轻脚地走出医院大门,宋依依重重地呼了口气,白色的哈气瞬间被凛冽的东北风刮散了。她侧过脸,检查石凤竹的头巾裹得严不严:“妈妈,这室外足有零下二十多度了,你这身体前些日子净着急上火的,可得注意一些,免得内火外寒,再病倒了!”

    石凤竹用带着棉手闷子的手捂了下脸:“这里是东北吧,可真冷!”

    宋依依呵呵笑着:“这里是吉省,不过我觉得,比以前冬天我去哈市滑雪时还冷!”

    石凤竹一级一级下着台阶:“温室效应嘛!单纯看环境,还是现在好,水土没有污染,空气也没有雾霾……”

    “哎呦!凤竹……真的是你!你好了,这大冷天你出来干什么?赶紧回病房去!”耿姐的大嗓门打断了石凤竹的话。

    石凤竹看着她手里用毛巾包着的铝饭盒,脸上暖暖地笑着:“耿姐,我出院了!已经好了,还住什么院啊。我想着,去部队一趟,把事情解决了,这种事拖不得!”

    耿姐脸上的喜悦没了,有些低落地说:“这种事儿还真拖不得,不然越来越糟!可是,你刚好,身体能行?”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