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来晚了
    听到政委媳妇问她这是干什么,简老师笑呵呵地答道:“吃得热了,把南北窗户打开,就有过堂风了。”

    闻歌拉着政委媳妇和简老师进了客厅:“碗筷放着,等一会儿我慢慢洗。”

    简老师看着已经在客厅里坐着的顾依依:“呀,你怎么在这里?”

    顾依依扫了她一眼:“我不在这里,要在哪里?难道要去卧室吗?”

    看着她的脸色突变,又慢悠悠地说道:“这里又不是我家,我怎么能随便进人家的卧室呢!”

    闻歌没想到顾依依和简老师是互相看不上,虽然她也有些看不上简老师,但还是端着主人姿态和着稀泥:“都坐,我这就去泡茶。”

    “接下来我们聊聊天、喝喝茶、消消食。”

    政委媳妇想得周到:“你不是今晚的夜班嘛,我们再喝杯茶就走。”

    “你洗完了碗,也好休息一会儿。”

    闻歌泡好茶,端着茶壶进了客厅,为每人倒了杯茶。

    政委媳妇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抬起头:“怎么有一股花香气,是换茶了吗?”

    闻歌摇摇头:“没有,还是之前的茶叶。”说着,也喝了口茶:“茶水没有花香味,是空气中的。”

    简老师端起茶杯连喝了三口,然后颇有兴趣地盯着政委媳妇、闻歌和顾依依看。

    很快,政委媳妇手里的茶杯滚落在地,她直接晕倒在沙发上。

    闻歌紧随其后,一模一样的动作,和政委媳妇并排歪在沙发上。

    脚下的茶杯一只已经摔破,一只则滚到了客厅的中央。

    简老师嗤嗤两声冷笑,随即把目光转到顾依依身上,等着她倒下。

    顾依依朝着极为自信的简老师微微翘起嘴角,突然扬手甩出一根细细的牛毛针。

    简老师十分敏捷,翻身向旁躲去,却仍是慢了一拍。

    她有些慌乱地拔下刺进右上臂的牛毛针,扔在地上,随即就从两胸之间抽出一支袖珍手枪。

    刚要瞄准射击,就见一道虚影闪过,手里的小手枪被人夺了去。

    顾依依的动作丝毫没有停滞,身体“飘”到了与客厅窗户呈三十度斜角的地方,抬手一枪,一个躲在南阳台上的男人应声而倒。

    简老师大惊,当即就要逃跑,不然她担心顾依依下一枪的对象就是自己。

    但却发现浑身瘫软,甭说迈步,就是站立都成了问题,“咣当”一声跌倒在地。

    然后眼睁睁地看着顾依依已经到了卧室门的一侧,刚要开口提醒里面的人,却见顾依依无声无息地等着里面的人走出来,在侧面抬手就是一枪。

    那个本以为自己人已经得手的男人,还未转过头看清是谁偷袭的他,连人带枪就砸到地上。

    简老师有些恐惧地睁大眼睛,她看着中枪的位置,就知道自己的同伙必死无疑,那里可是心脏啊!

    此刻的顾依依站定身形,她的脸色同样不好。

    在吃完午饭,走到客厅时,她就已经“发现”了那两个已经就位的男人。

    而那香气,就是在南阳台上的男人扬进客厅的一种比较高级的迷药的味道。

    她的身体因为有融入体内的小玉饼,可以说是百毒不侵,但当顾依依听到这三个人心里嚣张的想法,还是有些生气。

    以她为第一目标,顺带再把厦市驻军最大的两位军官的妻子绑走,这样的计划让她嗤之以鼻,更让她警醒!

    这些人的耐性是真的很好,长期伪装去接近某一人,只待有了时机才会出手。

    她现在就是想要知道,这三个人是从哪里得知她在厦市的消息?

    顾依依一步一步朝简老师走过去,房门却被急促地敲响了,同时响起了叫门的声音:“依依,开门,我来了!”

    顾依依几步走过去,把门打开。

    庄墨象拥着她进了屋子,反手就把门锁上了。

    “依依,你没事吧?”

    “怪我,来晚了些。”

    一边说,一边紧张地把顾依依从头到脚查看了一遍。

    顾依依抬眼看到庄墨象罕见地在额头挂着汗珠,听到他的声音时心中突然涌起的委屈消散了许多:“客厅一人、卧室门口一人,南阳台一人……”

    庄墨象把顾依依整个人都抱在怀里,轻轻地把她的额头贴在自己的下巴上:“我都看到了,别怕,剩下的都由我来处理。”

    “之后再有人问起,就说是我来得及时,当场击毙了两名歹徒,活捉了一名……”

    说到这里,皱了下眉,这样也不稳妥:“依依,我先审审她。”

    “你坐下看着。”

    于是,顾依依被庄墨象轻轻地按在一把椅子上,他则走向了简老师:“姓名、你在组织里的身份、你来厦市干什么、你这次的任务内容,都详细说出来。”

    简老师直勾勾地看着庄墨象:“我叫简丹。”

    “身份?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哎!”

    “我是在一年前参加的火凤组织,进行了半年的特训。”

    顾依依挑了下眉,这女人不简单啊,以前抓到的那些入伙一年的火凤组织成员根本不知道自己加入组织的名称。

    而且她还经过了特训,那些人只是一般的训练和学习。

    简丹接着说道:“那个特训真的挺苦的,格斗要学、射击要学、还要学如何接近别人、讨好男人。”

    “我才二十四岁呀,在那半年的特训里,把第一次给了我们的头儿。之后,就每周陪睡一晚,连带着学习各种技巧。”

    “每次陪睡之后都特累,不知道怎么回事,跟我同批训练的女孩一共四个人,半年之内都老了好几岁。”

    “不过,有两个人已经死了,不知道什么原因。”

    庄墨象问道:“活着的除了你,还有谁?”

    简丹答道:“还有文玲。”

    “原本我们四个人之中总成绩最差的就是她,只因为她是京城人,所在的家族有些地位,就把原本应该是我的职位抢走了。”

    “我到现在也没有具体的职位,但要是说白丁也不对。因为凡是有我参加的任务,我都是组长。”

    “五个月前,我被派到宁市学习他们的成熟经验。”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