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哗然
    看到老爷、太太和小姐同时看向他,二管家又补充了一句:“今天一早就被白家人慌慌张张地送去了医院,呵呵!”

    廖家老爷子和老太太互相看了一眼,若有所思。

    廖仁慧倒是想起昨晚顾依依拿给她的龙凤钗和金元宝,不由睁大眼睛看向大管家。

    大管家和二管家还有廖家的其他下人,都是世仆了,他们对廖家非常衷心。当今早一听到白家倒霉的消息时,都要笑疯了,多解气啊!

    大管家非常敬业地说起了详情:“我今天一早去把前天已经订好的新鲜蔬菜运回来。”

    他出于职业习惯还是说明了一下:“那些蔬菜是今天早上新摘下来的。”

    “那家店离着白家比较近,我带着小巴去装菜的时候,听到与我们相熟的一个店员正说白家的事儿呢。”

    “说昨天半夜里,白家着了火,他昨晚留在值班,正好起夜,就迷迷糊糊地看到那个方向都烧红了天。”

    “他听到那边人生嘈杂,应该是有人在救火。就跑过去看情况,才发现出事的是白家。”

    廖仁慧问道:“是卧房着火了吗?有人员伤亡吗?”

    大管家答道:“那个店员说,是白家的仓库和车库着了火,因为离着住人的楼房有一定的距离,所以没烧到人。”

    “小巴装好了菜,我又特意开车绕到白家附近,发现竟然还有记者得了信,在那里拍照和采访白家的邻居。”

    “我就凑过去听,原来最早是白家雇的佣人们发现了火情,但那个时候火已经很大了。”

    “他们就都出去救火,等到火好不容易灭了,仓库里的东西已经烧没了,停在车库里的三辆轿车都报废了。”

    廖仁慧想想白家那些雇用的一年或者三年期的短期佣人都是人前勤劳,人后偷懒耍滑的模样:“他们那些人可能就是做做样子。”

    “去救火靠得太近,是有危险的。那些人都挺奸猾的,他们才不会往前冲……”

    大管家呵呵笑着,接着说道:“两边的邻居见是白家着火了,也跟着紧张,万一火势蔓延到自己家怎么办?”

    “他们迅速组织着人手去帮忙灭火,去了才发现是那两个独立的地方着火,看样子根本烧不到自己家,他们也就不担心了。”

    “但车库烧起来也挺吓人的,好在三辆车里都没有多少汽油了,不过还是小小地爆炸了一下,把车库门炸飞了二十多米远。”

    “我正听着记者的采访呢,就见白家的管家慌慌张张地跑出来。”

    “我赶紧躲到旁边,那管家要跑进邻居黄家,正好在大门口遇到要外出的男主人。”

    “原来他们是要向黄家借车去医院。说他们家的老太太中风了,非常严重,都说不出来话了,手脚也不听使唤了。”

    “但家里的车都烧坏了,只得请邻居帮忙了。”

    “我在旁边这个乐啊,太解恨了,这是老天给她的报应吧!”

    廖家老爷子很冷静:“白家其他的人都没事儿吗?”

    大管家卡巴卡巴眼睛:“我再去打听打听,我就知道这些,其他人的情况还不知道。”

    “哦,还有,就是白家丢了挺多的东西。他们家的几个兄弟不是都住在一块嘛,各房都丢了东西,据说都是比较贵重的东西。”

    “还报了警……”

    等他讲述完毕,廖家老太太抬了下手:“你们去吃早饭吧。”

    餐厅里只剩下三个人,廖仁慧后知后觉地问道:“那火是不是依依他们放的呀?”

    “依依他们想得多周到,没有伤到人,却烧了仓库和车库,让白家破了财。”

    她几十年和白家人生活在一起,受到白老太太的磋磨,对他们的脾性所知甚深:“让他们成天眼睛里就只有钱!”

    廖家老太太补充了三个字:“还有权。”

    廖仁慧的脸上已经带上了多年来没有的明朗的愉快:“白家还丢了许多东西,难道依依他们不光拿了龙凤钗和金元宝?”

    “呵呵,真是太好了,这么一来能让白家人心疼死……”

    廖家老太太斜了女儿一眼:“你怎么不说白老太太的病也是依依的功劳呀?”

    廖仁慧笑容不减:“这就已经够解气了,呵呵!”

    “人的病哪是人为的呀!”

    “这一定是老太婆知道好东西丢了,一着急一上火才中风的。”

    “呀,要是这么说,还真是间接与依依有关呢!”

    廖家老太太叹了口气:“据我所知,白老太太身体很好,根本没有脑血栓的任何征兆。”

    “她与你、与家里的其他儿媳,甚至是家里的佣人平日里不是经常性的生气瞪眼睛、扯脖子喊叫的做派,说她天天着急上火都不为过,还不是什么事儿都没有吗!”

    廖家老爷子突然压低声音说道:“你们忘了依依姓什么了吧?”

    “她的亲爷爷顾卫东的医术极高,听说他的儿孙也都是做这一行的,依依现在不也在学医嘛。”

    廖家老太太有些震惊:“你是说白老太太的中风真的是依依弄出来的?”

    廖家老爷子微微点了下头:“我也是猜测……”

    半个月之后,相差不到两天,白家小儿媳和张佳丽先后在参加大型宴会上丑态百出,拉着身边的人大喊大叫地把自己的阴暗心理和过去的“辉煌”战绩全盘托出!

    上层圈子一片哗然,即使过去与之交好的夫人或者少夫人,甚至一些以前巴结她们的身份地位不如二人的人都抽身而去,生怕沾惹到一身屎。

    有不少与廖家关系不错的人家纷纷登门,向廖家老太太和廖仁慧表达了她们对白月霞的惋惜、同情和祝福,对白家和张佳丽的愤怒和鄙视。

    一时间二个人和她们身后家族的名声都臭了,即使有着白济棠这个副司令摆在那里,白家的亲眷们也迅速被孤立了……

    顾依依休息了一天,第二天晨练结束,与众人一起吃了顿部队食堂的早饭,就被庄墨象送去了向中方的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