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惩罚
    张佳丽的脸上表情是又恨又喜:“我全身瘫软,赶紧喘气。”

    “谁知道这个男人竟然在这个时候与我春风一度,哦,不,是春风三度……”

    顾依依嫌恶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听她接着说道:“半个月前,他又来了一次……”

    庄墨象不想让她再说些肮脏事,污了依依的耳朵,直接打断她:“那个男人叫什么?是做什么的?有什么特征没?”

    张佳丽答道:“叫什么,他没告诉我啊。”

    “上一次我就想问他来着,可是我根本没时间问啊,他一来直接上了床……”

    顾依依心里开始骂娘,这女人心里、脸上全是一片荡漾,让人恶心得很。

    好在张佳丽开始回答下一个问题了:“做什么的,他也没告诉我的。”

    “不过他会武功,每次都是从窗户那里进来的,应该是会那个什么飞檐走壁吧。”

    “他的胳膊肘有一道两寸来长的疤痕,不过皮肤挺好的……眼睛不小、双眼皮,鼻子挺高……”

    “他裤带上挂着一个号牌,看着挺古朴的,上面是个大写的柒字。”

    “说话的口音是粤省那边的,不过他话很少。他来我这里,就是问我丈夫和白二伯那边的情况,还有就是问廖家的情况。”

    庄墨象问道:“他住在哪里?”

    张佳丽摇摇头:“不知道,下一次我必须问他,这样我以后也可以去找他。”

    顾依依不由嗤笑,七号暗卫是个差点没杀了张佳丽的人,这个女人看来并不聪明,自己的小命随时都可能被对方收走,她却还做着莫名其妙的美梦呢。

    顾依依已经能够确定下来,这个七号暗卫就是先前联系白家大儿子的那个人。

    等到张佳丽把知道的全部说出来,顾依依就下了针,并喂了一颗“疯癫丸。”

    诸葛明昊和邵烈潭毫不手软地收走了三层各房间内的贵重物品,谁让这位白济棠的副官也不是什么好人呢。

    他虽然没有背叛自己一直跟随的主官,但是却已经答应了七号暗卫暗中对付廖仁慧的大哥。

    不过,顾依依却没有让诸葛明昊放火烧房。

    冤有头债有主,顾依依还不至于让仇恨冲昏了头脑,拿张佳丽夫妇的家人泄愤。

    在去往忠孝西路25号的路上,庄墨象问起顾依依她刚才所下的是什么药?

    顾依依笑呵呵地答道:“疯癫丸。”

    诸葛明昊有些不解:“让她们疯了,是不是太便宜她们了?”

    顾依依眨眨眼睛:“这种药是渐进型的。”

    “不是一吃下,就立刻疯了。而是一开始是间歇性的,时而发疯,时而正常。”

    “最开始发疯的表现是把自己心中所想、所思都不知不觉地说出去。”

    邵烈潭插话道:“就是说一开始发病,她会把自己的秘密说出去。”

    顾依依点点头:“是的。”

    “之后发疯的频率越来越高,时间越来越长,症状也会越来越严重,她会控制不住自己的一切行为。”

    “一年之后,就会变成一个真正的疯子。”

    庄墨象非常了解顾依依:“除了喂药,我看你不是还下针了嘛,不是只为了巩固药效吧?”

    顾依依心里暗道了一声“知我者四象哥也”,脸上却一本正经地答道:“就是限定了她们五年之后,就可以彻底解脱了。”

    诸葛明昊晃晃脑袋:“依依还是太心软了,要是我才不让她们活五年呢!”

    “就算是疯了,不还是活着,而且是不知道任何疾苦地活着,那岂不是便宜了她们?”

    “要不就让她们一直活着,拖累着她们的家人。嗯,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因为她们的家人也都不是什么好人。”

    顾依依咧嘴笑道:“既然明昊哥知道她们的家人都不是什么好人,那你怎么还会认为她们的家人会任由她们拖累,会一直养活着她们?”

    诸葛明昊闻言,重重地叹了口气:“是啊,估计过了个一年半载的,她们家人的做法无外乎这几种。”

    “要么离婚,要么送她们去精神病院,再狠一点的恐怕就是直接把人给弄死了。”

    邵烈潭问道:“那你为何还要下针,听之任之不就行了。”

    顾依依看了眼前面的路牌,他们四人已经到了忠孝西路了:“我这是以防万一。”

    “她们在发病初期把自己所做的缺德事不分诚地点地都宣扬出去,让旁人认清她们卑劣的本质,疏远她们、防备她们、嘲笑她们!”

    “初期时,她们的家人就是做样子也不能不管她们,这也算是对做为她们帮凶的家人的惩罚。”

    “当她们和家人里子、面子全都没了,也为曾经所做的坏事买了一部分单,就再没有让事态一直持续下去的必要了……”

    顾依依没有说出来的是,真正的白月霞已经离开了,她们这些罪魁祸首就是杀人犯。古往今来,杀人者偿命!

    不过为了让世人都知道她们的阴险,顾依依才暂缓执行死刑,想办法使得她们的所作所为大白于天下,待受到舆论的谴责之后,再让她们以命抵命!

    25号住宅已经近在眼前,四个人不再说话,越墙而入。

    甭说卧房之内还真有人,顾依依“看”到的就是白家大儿子和张佳丽描述的那个人。

    庄墨象干净利索地直接把他从睡梦之中拍醒,就开始了“审问”。

    顾依依所料不错,这个人确实是那个主人名下的七号暗卫,他在五年前被派到台岛配合早几年就已经过来的五号暗卫发展他们的势力。

    他们得到的命令是对于台岛之内军政两界的大员们能控制就控制,能合作就合作,以后可以把台岛变成他们的备用基地,或者做为他们这些人的退路之一。

    至于为何要对付廖家人,七号暗卫并不清楚,他与五号暗卫之间的联系,都是通过他们特有的暗号信传递消息。

    两个人在这五年之中,没有见过一面。

    当问及他的那位神秘主人时,同样在刚刚触及到但并没有说出任何有用的信息那一刻,七号暗卫就被誓咒反噬而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