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隐秘事
    ,精彩小说免费!

    白家大儿子面露疑惑:“然后,大约两个月前,他又提出让我尽量笼络住二弟。”

    “在某些时候,可能需要他间接的帮忙。”

    “我就问他,要帮什么忙啊?”

    “他没有明确告诉我,只说是一些小忙,对于我二弟来说就是举手之劳。”

    “再让他说详细些,他就说到时候有了具体的事情再说。”

    “之后,我自己怎么也想不出来对方是让我二弟帮什么忙。”

    “我二弟在外面的大事上都是自己做主,从不在家里跟我们说,也从不会问我们的意见。”

    庄墨象问道:“那个人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或者他有什么特征?”

    白家大儿子答道:“他个头大约一米七,长得比较瘦,眼睛挺大的,有些鹰钩鼻。”

    “他没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但好像说过他住在粤省。”

    “我就挺惊奇,问他是怎样来的台岛?”

    “他没有明确告诉我,只非常得意地说他有渠道的,可以来去自如。”

    “特征嘛,也没见他有什么特征啊,肤色有些白算不算?”

    “再有就是胳膊肘那里有道疤。”

    顾依依悄声说道:“四象哥,问他那人身上是不是佩戴了什么特别的物件?”

    庄墨象马上重复了一遍这个问题,白家大儿子半眯着眼睛想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有一次他与我在外面的茶馆见面,不知道怎么回事茶壶的把手折了,茶水就洒到他身上。”

    “我发现他腰上挂着一个东西,但是隔着衬衫还是看不大清楚。”

    庄墨象立刻问道:“是玉佩吗?”

    白家大儿子摇了摇头:“不是,什么质地的我看不清楚,但绝对不是玉的。”

    “那上面好像刻着个什么数字……”

    顾依依挑了下眉,难道又是那什么暗卫不成?

    庄墨象则追问道:“你知道那个人在台岛的落脚点在哪儿吗?”

    白家大儿子点点头:“知道啊,一开始我们在外面见面。”

    “但后来有一次,他发现旁边有人想偷听我们说话的内容,他就让我以后都去他的住处了。”

    “他住在忠孝西路25号。”

    待他全部交代完毕,邵烈潭和诸葛明昊也把从这间卧房和白济棠书房里发现的一些值钱的财物收进了背包。

    顾依依这次下针的对象是白家大儿子,因为他们夫妻二人每次拿坏主意的都是他!

    顾依依早已“发现”他肝脏内有极为微小的癌变,她所做的就是让其尽快严重起来,最迟三个月之后,他就会进入肝癌中晚期。

    半年左右,大概就会走到人生尽头!

    四个人出了小楼,撤离白府前,由诸葛明昊发挥威力把位于两栋小楼旁的一间仓库和一间车库点燃了。

    顾依依看了眼越燃越大的火势,很满意地和其他三人疾行而去。

    到了张佳丽的住处后,时间已至子时,周围万籁俱寂。

    顾依依站在大门外,“看”到这处宅院,要比白家都小了许多。

    大约三百平方米的院子里有一栋三层小楼,二楼住着的是白济棠副官的父母亲和他的大女儿,三楼住着他和张佳丽以及夫妻二人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这一次邵烈潭和诸葛明昊在门外留守,顾依依和庄墨象进了小楼。

    二人直奔张佳丽的住处,顾依依本想为了节省时间直接给她喂药,但庄墨象还是建议:“依依,我们不差一二十分钟,还是问一问的好。”

    “最为隐秘的事情她不会告诉白家老太太,只会自己掖着藏着。”

    还真让庄墨象说对了,张佳丽在没有来台前,就曾经想要和外人联合设计白月霞,让她在一次上层社会的年轻人宴会上出丑。

    但却因为前一天晚上廖家老太太临时有事把廖仁慧和一双儿女都叫了回去,而没有出席那次宴会,使得与白月娥互相看不过眼的另一位将领的女儿愿望落空。

    也让张佳丽挨了那个将领的女儿一顿训斥,说她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之后就没再理过她。

    张佳丽到了台岛之后,她曾经在廖仁慧卧病在床的那段时间,借着去探望及应白月霞所托向廖仁慧尽孝的机会,在熬药时,偷偷地加了一种与药方主药相克的药材。

    导致廖仁慧的病情缠绵,且越来越重。

    好在她连续来了七八天之后,在廖家大儿媳过来探望小姑子时看到张佳丽,直接挑明不需要她再过来惺惺作态。

    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顾依依在听着张佳丽之后很得意地说着如何让白家老太太为自己所用,如果压制自己的婆婆和继女时,就在想应该怎么惩罚她呢?

    张佳丽曾经的所作所为是不可饶恕的,顾依依一开始想捏死她的心都有,但马上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如果让马上她死去,还不如让她活着受罪解恨呢。

    顾依依从张佳丽的床头柜里拿出一只剪刀,正要下手,就听到了另一个让她震惊的消息:“在大约两个月前的一个晚上,有一个男人突然出现在我的卧房里。”

    “我丈夫跟着他的长官忙起来,就不一定天天回家。”

    “有时会一两天晚上不回家,有时会三五天不回家。”

    “那天晚上,我丈夫就没回来,就我一个人。”

    “那个男人先用一条毛巾把我的嘴堵上了,然后他才说了他的目的。”

    “他让我丈夫撺掇白二伯对付廖家大儿子,就是他的前大舅子!”

    “如果事情成功,他会给我足够的好处,可以是一处比我家现在大上一倍的庭院,也可以将其折算成现金。”

    “在他确认我不会喊叫之后,把毛巾拿了下来,让我回答。”

    “我哪里敢马上答应他,只说要跟我丈夫说了之后,才能知道这事儿可不可行。”

    “他听了这话非常不满意,扑上来就狠狠地掐住我的脖子。”

    “我当时害怕极了,根本喘不上来气,人被扑倒在床上就拼命挣扎,但是一点作用没起到。就在我以为自己就要死了的时候,他突然把手松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