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没想到
    ,精彩小说免费!

    顾依依暗叫不好,脚下生风就到了巷口,但两个巷子之间还隔着二三十米远,情急之下喊了声:“你们赶快过来!”

    阿宇本身警惕得很,他早上出去吃早餐,回来时看见在“三坊七巷”边上停着两辆军车,心里就犯了核计。

    这才取了背包,打算暂时离开此地。

    顾依依这一嗓子,他下意识地就抓住了听到喊声后马上向旁边撤离的四人中跑在最后的一个人,横在了身前。

    顾依依已经到了距离他仅有一米半远的地方,故意一脸糊涂地说道:“二堂哥,你认识这个人啊,你们俩这是在开什么玩笑呢?”

    顾佑西正被阿宇的一只胳膊绕住脖子,禁锢在身前。

    他马上意识到身后的恐怕是坏人,就哑着嗓子有些费劲地说道:“小妹,我还没看清人呢,可能是熟人开玩笑吧。”

    顾依依朝阿宇摆了下手:“你这玩笑开得可够有意思的,赶紧松开吧。”

    阿宇疑惑着:“是你刚才喊他们过去吗?”

    顾依依歪着头:“当然,我刚看了刘家大院,觉得挺好的,就叫他们赶快过来看呀!”

    阿宇在这个非常时期,也不想惹事,就松开了胳膊:“我认错人了,以为是我一个朋友,再见啊。”

    说完,他迈步就从巷口往外走,然后“噗通”一声就晕倒在地上。摔倒时衬衫下摆翻了上来,露出了别在腰间的手枪。

    惊魂未定的顾佑西蹭蹭几步就跑到顾子安那边,顾子安则有些不放心地去看他的脖子:“受伤没?”

    顾佑西用手揉了揉,嗓子仍旧有些哑:“没事儿,恢复一两天就好了。”

    已经赶过来的青龙小队的队员们,看到了地上的人。

    邵烈潭问道:“小师弟,是这个人?”

    庄墨象点了下头,舒堡磊立刻和杨丹配合着把人架起来,送到车上。

    诸葛明昊目光灼灼:“我们回去吗?”

    庄墨象说道:“05,你陪着他们把这里走完。”

    顾依依前世来过这里数次,现在她也看了三分之一,这里的古宅没有什么变化,她也就没有再看下去的必要了:“我已经看完了,我跟你们一起回车上。”

    “哥哥和火叔叔他们得好好看一下,好不容易来到这里,不能留下遗憾。”

    火承启到底是经历得比较多的人:“这人有同伙吗?”

    顾依依回道:“目前还没有发现。”

    “你们不要走散,有武姐姐跟着,即使遇到了他的一两个同伙也不会有事的。”

    顾子安应道:“行,我们尽快看完,然后就回车上。”

    顾依依跟着庄墨象往回走,邵烈潭问道:“小师弟,我们人没到时听到依依妹子跟着那歹人周旋来着,你怎么不早出手?”

    “不担心他凶性大发,误伤了人吗?”

    庄墨象看了顾依依一眼:“哎,依依,我也是这么想的,以后不需要你再冲到前面的。”

    顾依依朝邵烈潭笑笑:“邵大哥,是我给四象哥打手势,让我先试试能不能解决这件事,呵呵。”

    邵烈潭和诸葛明昊相对而视,这位未来的弟妹真不知道是让人省心,还是费心……

    到了车上,庄墨象立刻开始了审问。他自然是希望能够尽早找到突破口,知晓火凤组织在这里的情况,尤其是那名副统领的情况。

    “阿宇,你把你是怎么加入火凤组织的和从海市逃走以后的情况说一下。”

    阿宇认认真真地答道:“我是一名退伍兵,一九七六年从部队退伍的。”

    “我家在苏北农村,那里的生活条件要比苏南差一些。”

    “但我倒没觉得什么,每天好好下地干活呗。”

    “后来,因为两村之间一块的归属,我们村和旁边的那个村子发生了冲突,两村的村民打了起来。”

    “没想到对方有一个人特别狠,他把我弟弟脑袋打开瓢了。我一生气,就发了狠,想着以牙还牙,也让他脑袋见见血。”

    “谁成想这人竟然不禁打,当时就死了。我没办法就逃了出来,在徐市的时候差点让公安抓住。”

    “要不是有人救了我,那时我可能就被枪毙了。”

    “救我的人是副统领,然后我就加入了火凤组织。既然是他救了我的命,我就跟着他干呗。”

    “在执行劫走姓顾的那个计划里,本来都成功了大半,没想到到头来却是我们组织内部自相残杀断送了成果。”

    “我跟着的副统领和对方那组跟着的副统领面和心不合。我那天离开之后,本来要回组织找副统领的,结果发现公安和部队都在海市布了控,要是穿过大半个城市回组织挺不安全的。”

    “我就决定先找个地方躲起来,等风头过了再回去。”

    “后来我一想,那倒不如回家乡一趟,悄悄看看我爸妈过得如何。”

    “我回家之后,发现爸妈老得厉害,小弟的脑袋缝了十多针,而且还留了后遗症,总是脑袋疼。”

    “我特别不放心,就把随身带的钱拿出来给小弟看病。”

    “找的是一位老中医,他说要针灸加喝汤药。我就想我得等着看看他治的效果如何,要是没有效果,就再换别的大夫。”

    “所以,我没马上离开。白天躲在林子里,晚上回家睡觉。”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小弟的头疼轻了许多,我这才离开。”

    “没想到我回海市一看,组织的所有据点都没了,人也都没了。”

    “后来我打听到的情况是人都被抓走了,而且我跟着的副统领已经死了,我就赶紧离开了。”

    “等我到了宁市之后,发现宁市的人也被抓了,那里也不安全了,我没办法就来了闽省。”

    “因为我知道这里也有我们组织的据点,我总得找个落脚点啊。”

    “虽然这个副统领与我跟着的副统领有矛盾,但他以前还想拉拢我来着,所以我想我要留在这里,他应该能同意。”

    “我到闽省第三天了,前两天我一直都没想到我所知道的那个闽省负责人,也没有找到那位副统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