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8章 阴阳饭(终章·中)
    听着这话,我立马明白过来,老爷子或许真的要出手了。

    凭心而言,我并不想老爷子出手。

    可,现在的我,压根没能力制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甚至连说话都成了奢望。

    “老爷子,要猪干吗吖?”黄叔朝老爷子问了一句。

    老爷子面无表情,淡声道:“不牵猪过来,难道牵你过来。”

    这话一出,黄叔也不敢说话,连忙朝前边走了过去。

    我一听,却是懂他意思,要是没猜错,老爷子之所以要牵猪过来,恐怕是想将一些煞气转移到猪身上。

    我这样想,是因为做阴阳饭时,想要达到阴阳平衡,肯定会衍生出来一些煞气。

    而想要将这些煞气处理妥当,唯一的办法就是将这股煞气转移到某种生物身上。

    这种生物可以是人,也可以是动物。

    就如民间传闻,一些大能之士,能利用法门害人,实则就是利用煞气,破坏人体的气场,导致人体气场紊乱不堪。

    一些厉害的人,更能借用这股煞气,让人当场毙命。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种方法极损阴德,鲜少有人会这样做。

    但,若是大仇恨之人,或许又会这么做。

    而现在老爷子要做的是,将这股煞气转移到猪身上,免得伤及无辜。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黄叔赶着一头猪回来了。

    那猪也不知道咋回事,在快要靠近我们的时候,陡然停了下来,猛地朝后边跑了过去。

    好在黄叔有先见之明,他牵猪过来时,用一条绳子套在猪头上。

    这不,那猪一跑,黄叔死死地拉住绳子。

    瞬间,那猪发出惨烈的叫喊声。

    这一幕一出,不少人都朝那猪看了过去,包括老爷子亦是如此。

    要说,有些人还是有真本事。

    就如老爷子。

    他仅仅是瞪了那猪一眼,嘴里大喝一声,“孽畜,你莫不成要成精了不可。”

    此言一出,那猪就跟中邪了似得,立马停止惨叫,扭过头,也不用黄叔拉扯,径直朝老爷子走了过去。

    待走到老爷子边上时,那猪居然亲睐的拱了拱老爷子裤子,紧接着,直接躺在地面,一动不动。

    这把我给惊讶的,当真不知道说啥了。

    若说狗通灵,或许能听懂人的话,但这猪,自古以来就是比较憨厚那种,压根听不懂人言。

    可,现在这猪居然…如此顺从。

    这让我对老爷子的看法又高了几分,甚至把他归纳为高人。

    就在这时,黄叔走了过去,看那架势是打算帮忙,但老爷子好似没有让他插手的想法,冲他罢了罢手,淡声道:“接下来的事,你别插手,在边上好生看着,能学多少就看你的悟性了,不过,我还是那句话,小九是这村子的村长,以后凡事,你们得听他的。”

    最后一句话,他是对所有村民说的。

    “好!”

    村民们齐声应了一句。

    老爷子满意的点点头,又招呼了黄叔几句,大致上是告诫他,别生二心,别违背我的意思。

    听到这里,我内心已经呐喊了无数次,但,就是发不出声。

    老爷子跟黄叔大概说了接近三分钟的话,然后朝黄叔罢了罢手,淡声道:“好了,你在边上看着即可。”

    那黄叔好似不想走,站在边上,也没动。

    “是不是要我踢你走?”老爷子沉着脸,低声说了一句。

    “老爷子,我…我不想看到你以身犯险。”黄叔憋了老半天,这才憋出来一句话。

    老爷子一笑,轻声道:“这是我的使命,也是你们的使命。”

    说完,老爷子好似已经失去耐心了,抬腿就是一脚踹在黄叔屁股上,怒骂道:“滚,老子看着你碍眼。”

    “我不走!”任由老爷子的脚踹在屁股上,黄叔也没动,死死地盯着老爷子。

    “真不走?”老爷子脸色一横,直勾勾地盯着黄叔。

    “真不走!”黄叔回了一句,表情异常坚韧。

    “行,你再不走,我要把你偷看某个女人洗澡的事说出来。”老爷子气呼呼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话一出,我差点没笑出来,而在场那些村民,跟我情况差不多,一个个憋着笑容,愣是没笑出来。

    而那黄叔则跟先前一样,盯着老爷子,也不说话。

    这让老爷子怒火中烧,二话没说,大步走了过去,抬手就要煽黄叔耳光,可,不知道咋回事,他刚将手抬起来,又缩了回去,朝那些村民说了一句,“你们愣着干吗啊,把这黄毛子给老子绑了。”

    要说老爷子的话,挺好使的,那些村民一个个立马忙碌起来,活生生将黄叔给绑了。

    待绑好黄叔后,时间过去了差不多十分钟的样子。

    老爷子深呼一口气,目露柔光朝黄叔看了过去,柔声道:“黄毛子,我知道你已经把我当成你的亲人了,但,这件事我不得不做,还望你别怪小九,我并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你们的将来。”

    说完这话,老爷子没再说话,扭头朝八仙桌边上了过去。

    “老爷子,我不管什么将来,我只要您活着啊!”黄叔歇斯底地嘶吼着。

    老爷子并没有理会他,缓步走到八仙桌边上,先是将脸盆端了起来,后是嗅了嗅,最后是端着脸盆晃了几下。

    说来也怪,就在他晃动脸盆的一瞬间,我只觉得体内的五脏六腑好似随着脸盆的晃动,也跟着晃动起来,整个人变得极端不舒服。

    擦,活见鬼了。

    这什么情况?

    为什么会这般。

    我内心有千万种疑惑,那老爷子好似没发现我这边的异动,又有所动作了,他将盛满黑狗血跟食材的脸盆,猛地朝空中抛了过去。

    紧接着,他缓缓伸出右手的食指,朝空中戳了过去。

    瞬间,脸盆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他食指上。

    这让我产生了一种错觉,老爷子没有瞎,甚至可以说,他比明眼人的眼神还要厉害,否则,单凭这一手,有几个明眼人能做到?

    陡然,那老爷子又有所动作了。

    他的这个动作,令我浑身传来一阵火烧般的炙热感,特别是四肢,就好似被人钉四根铆钉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