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5章 阴阳饭(115)
    那老爷子一见我的眼泪,脸色变得柔和了一些,笑道:“傻小子,哭什么勒,我欠你父亲一条命,如今不过是把这苟延残喘之躯还给你父亲罢了。”

    说罢,他缓缓起身,淡声道:“好了,我得去替你捣鼓阴阳饭,还望你认真看我的每一个细节。”

    说完,他朝门口走了过去。

    快到门口时,他忽然停了下来,也没回头,轻声道:“小九,记住我刚才那句话,好人平安。”

    我懂他意思,他这是变相告诉我,要做一个好人。

    等等,不对。

    他好似还有另一层意思。

    那便是好人平安,坏人则会万劫不复。

    恩?

    他这不是变相的告诉我,要做一个好人,而是告诫我,不能做坏事,一旦做了坏事,或许真的会陷入万劫不复。

    我心里重重地点了点头。

    就在老爷子说话这期间,那黄叔不停地忙着手头上的事。

    待老爷子走到门口时,我身上已经被黄叔绑满了麻绳。

    我只觉得浑身入坠冰窖一般,瑟瑟发抖。

    “小九,忍一会儿。”黄叔将麻绳打了结后,朝我招呼了一声。

    我没说话,而那黄叔则找了一辆拉板车过来,放在门口的位置,又将我挪到拉板车上边,然后将那盆黑狗血断了过来。

    一看到那黑狗血,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打算将黑狗血淋在我身上。

    然而,事实却是出乎我的意料,他并没有将黑狗血淋在我身上,反倒是边上的老爷子开口了,他说:“小九,记住一点,阴阳饭不同于普通饭菜,这洗米是个功夫活,你等会记住我的手法。”

    那黄叔补充了一句,“小九,你可能不知道,老爷子最擅长的就是阴阳饭,他这是打算把他的不传之秘传给你。”

    说完,他深叹一口气,好似很羡慕我,继续道:“实不相瞒,我曾找过老爷子无数字,就是想学他那一手阴阳饭,可,老爷子死活不同意,小九啊,你现在有福气了,一定要好生学习。”

    我懂他意思,他其实并不是羡慕我,而是让我珍惜这次机会。

    想通这点,我心里面再次重重地点了点头。

    “行了,你个黄毛子,就你那点悟性,即便是教你阴阳饭,你也仅仅是只能学到其形,学不来其韵,教不教也就无所谓了。”老爷子在边上嘀咕了一句,抬腿就要踹黄叔。

    好在那黄叔反应快,忙说:“老爷子,您要是踹坏了我,我等会可没体力去拉小九了。”

    这话一出,那老爷子的反应极快,瞪了黄叔一眼,没好气地说:“这一次我给你记住了。”

    言罢,老爷子抬步朝前边走了过去。

    黄叔则一手端着黑狗血,一手拉着板车,追了上去。

    令我差异的是,他们前行的方向居然是黄叔家。

    大概走了不到三分钟时间,我们一行三人便出现在黄叔家门口。

    此时,黄叔家门口也不晓得咋回事,居然聚集了好几十号人,细数之下,估摸着得超过五十个,在这五十人中,清一色的男人,而我先前挑出来的三十名壮汉也在其中。

     

    也不晓得咋回事,一看到这些人,我隐约感觉这事有些不对劲。

    按说,只是弄个阴阳饭,没必要找这么多人啊。

    再者说,原本以为弄阴阳饭需要布阵法,可,老爷子告诉我,说是他们村子原本就有阵法的存在。

    这才免了布置阵法的麻烦。

    可,现在只是弄个阴阳饭,为什么老爷子要弄这么多人过来。

    就在我纳闷这会功夫,老爷子径直朝前边走了过去,黄叔则拖着我紧随其后。

    在他们走动的时候,我借机打量了一下那些村民的表情,就发现这些村民是发自内心的尊敬着老爷子,每个人脸上都是一脸尊敬之色,就好似他们眼里只有老爷子。

    说实话,我不知道老爷子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魅力。

    或许是他的人格魅力,又或者他的本事,再或者是他人善。

    至于原因是什么,或许或许只有那些村民才知道。

    待老爷子走到门口时,原本还有些声音的场面,霎时之间,立马静了下来,整个场面当真是落针可闻。

    但见,老爷子缓缓踏上门槛,微微一笑,淡声道:“今日找各位来,是想找各位借个东西,以做阴阳饭之需,不知道各位可否帮我这么一个忙。”

    此言一出,整个场面死寂一样的安静,谁也没说话。

    恩?

    他们不愿意?

    事实证明,我的猜测是错误的,原因在于,他们一个个竟然掏出一把二指宽的匕首。

    这突兀的一幕,当真是令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咋回事?

    “我已经知道各位的意思了,在这,我对各位说一声谢谢了。”

    说话间,老爷子朝黄叔打了一个眼色,那黄叔立马送开我,端着黑狗血,朝那些村民走了过去。

    看着黄叔的身影,我使尽浑身的气力,将身体转了转,就发现他端着黑狗血站在其中一名村民前边,而那村民二话没说话,举起手中的匕首猛地朝另一只手臂的手腕处滑了过去。

    随着这一匕首下手,殷红的鲜血刷的一下溢了出来。

    令我差异的是,那村民好似割的不是自己手臂一般,连眉头也没皱一下,任由鲜血滴入脸盆。

    大概滴了三滴鲜血,黄叔沉声道:“够了!”

    那村民则立马将匕首丢在地面,手掌死死地捂住伤口,而黄叔则朝另一名村民走了过去。

    不到片刻时间,另一名村民跟先前那村民一样,滴了三滴血在脸盆内。

    跟先前那村民一样,这村民脸上没丝毫表情变化。

    看到这里,我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词汇去形容内心的震撼了,这得有多大的威望才会让村民们心甘情愿地为他割手腕。

    说实话,让我来做的话,肯定做不到。

    接下来的半小时内,那黄叔端着脸盆在每一名村民面前停留了一会儿。

    无一例外,那些村民们没有任何表情变化。

    待所有村民的割腕后,老爷子开口了,他的一句话,令我浑身生寒,只觉得他做出来的阴阳饭,或许已经超出了阴阳饭的范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