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4章 阴阳饭(114)
    不但我惊讶了,那黄叔好似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老爷子。

    约摸过了十几秒钟的样子,那黄叔好似想到什么,收回眼神,朝我看了过来。

    “小九啊,我们村子的老爷子很厉害的。”他对我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想说话,可,也不知道咋回事,愣是说不出来话,浑身也使不上劲道,除了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我毫无任何办法。

    就在这时,那老爷子有所动作了,他先是深呼一口气,后是朝杀猪刀上边吐了一口唾液,嘴里碎碎地念了几句话,紧接着,他大叫一声,手中的杀猪刀猛地朝那黑狗的头颅砍了下去。

    瞬间,那黑狗的脑袋跟身子分了家。

    邪乎的是,居然没出血。

    我定晴一看。

    没错,那条黑狗真的没出血。

    擦,这什么情况。

    一般就算砍出一点伤口,也会血流不止。

    可,这老爷子砍断那黑狗的头颅,竟然没看到鲜血出来。

    玛德,当真是活见鬼了。

    我暗骂一句,死死地盯着老爷子手中的杀猪刀。

    难道是那杀猪刀有问题?

    不对啊,那杀猪刀除了比普通杀猪刀要大上几分,毫无任何差别了。

    真特么邪门了。

    就在这时,那黄叔走了过来,笑着说:“小九,看到了吧,这就是老爷子的本事,宰狗不带出血的。”

    “黄毛子,休要胡说八道,快去拿个脸盆过来。”老爷子怒吼一声,抬腿就要朝他黄叔踢了过去。

    那黄叔一笑,忙说:“好叻,老爷子吩咐的是,我立马就去。”

    说话间,他脚下朝偏房走了过去。

    而老爷子则死死地盯着那条黑狗,差异的是,从他宰狗到现在,那黑狗愣是一滴鲜血没流出来。

    见鬼了。

    他到底使了什么法门。

    否则,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才对啊!

    说来也怪,就在黄叔端来脸盆,然后将那黑狗的脖子放在脸盆上的一瞬间,那黑狗脖子处好似黄河决堤了一般,源源不断的鲜血从脖子处溢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我本能的朝老爷子望了过去。

    直觉告诉我,老爷子应该是使了什么法门,否则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那老爷子好似看出我的疑惑,笑了笑,淡声道:“小九,你看仔细了,都说世界万物有着一定的规矩,但也并不是不能改变的,可,一旦改变了,人就得承受一定的伤害,例如,”

    说话间,他将右手朝我递了过来。

    我一看,就发现他右手手臂上好似多了一条黑色的黑线。

    我眉头一皱,这什么情况。

    那老爷子笑了笑,就说:“这便是我刚才阻止黑狗留学的代价,唯有用一定的消孽的方式,方才能解决这事。”

    我一怔,他这意思是告诉我,不可逆天二为。

    可,如果真是这样,他刚才为什么要阻止黑狗流血。

    难道他这是在以身传教?

    想到这个,我不由凝神朝那黑狗看了过去,就发现那黑狗的鲜血仅仅是不到三分钟时间,便被放干了,而那黑狗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凹了进去。

    “把麻绳放进脸盆。”那老爷子朝黄叔吩咐了一句。

    那黄叔没半点疑惑,立马将麻绳放进脸盆。

    就在麻绳放入脸盆的一瞬间,那些黑狗血也不知道咋回事,竟然冒出一个个气泡来。

    那气泡有股说不出来的感觉,约摸拇指大,仅仅是昙花一现便消失在脸盆当中,紧接着,另一轮气泡又冒了出来。

    周而复始了足足四十来次,具体多少次,我也不知道。

    不过,直觉告诉我,这黑狗血绝对不是普通的黑狗血,否则,绝对不会这样。

    可,真正令我没想到的还在后面,那麻绳在脸盆内泡了一会儿后,老爷子居然开口说:“用这蘸了黑狗血的麻绳,绑在小九身上。”

    我内心一沉,他这是打算干吗啊。

    为什么要用蘸黑狗血的麻绳绑在我身上。

    这不对啊!

    然而,他并没有给我更多的时间考虑,因为那黄叔已经端着装着麻绳的脸盘朝我走了过来。

    近了,近了,他离我越来越近了。

    我本能的想朝后边退过去,可,身体压根不受控制,就好似整个身体不是自己的一般。

    很快,那黄叔走到我边上,他冲我一笑,“小九,抱歉了,这是老爷子的吩咐,等会绑麻绳时,可能有点恶心,还望你能坚持一下。”

    说完,他抽出麻绳,邪乎的是,那麻绳明显蘸过黑狗血。

    可,那麻绳居然是原色,没丝毫红色在上面。

    见鬼了,这怎么回事啊?

    我亲眼看着那麻绳在黑狗血盆里泡了约摸十分钟的样子,为什么抽出来的麻绳,会是原色。

    这不对啊。

    就在我思考这会,那黄叔先是用麻绳绑住我的双手。

    奇怪的是,那麻绳绑在我手头上的一瞬间,麻绳传来一股冰凉感,更为奇怪的是,这种冰凉感不像是普通的冰凉,而像是从冰窖里流出的冰水一般,沁入肌肤,令我整个人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这黑狗血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九,我这样做,也是为了你接下来的事,希望你能忍一忍,也算是让我助你一臂之力。”老爷子在我边上蹲了下来,继续道:“记住,别反抗,任由那股寒气入体,你有火龙纯阳剑在边上,那寒气伤不了你,这样也有利于你日后将火龙纯阴剑合二为一。”

    听着这话,我直勾勾地盯着他。

    他微微一笑,抬手朝我额头上摸了过来,低声道:“小九,我以这苟延残喘之躯,只能帮你把后路铺好,至于阴阳饭,我会拼尽最后一丝气力替你弄好,以后的人生路,我只希望你记住四个人。”

    说完,他深呼一口气,紧紧地盯着我,缓缓吐出四个字,“好人平安!”

    听着这话,我内心颇为复杂,他所做的这一切是为了我?

    又或者说,他宰杀黑狗,也是为了我让我更好的将火龙纯阳剑跟火龙纯阴剑融为一体。

    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

    可,此时的我,压根说不出来话,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