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3章 阴阳饭(113)
    那老爷子好似没想到我会忽然提出离开,不可思议地盯着我,疑惑道:“小九,你这是?”

    我微微一笑,恭敬道:“老爷子,我刚才忽然想起一句话,我想我是知道怎么解决这事了,便不麻烦您老了。”

    我这样说,实则是不想老爷子因为这事丧命,毕竟,这是我的事,绝对不能把老爷子牵扯进来。

    于是乎,说完这话,我脚下便朝门口移了过去。

    就在我移动的一瞬间,那老爷子忽然开口了,他说:“小九,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办法?”

    嗯?

    我一怔,支吾了一句,“这个您就别管了,我自然有办法。”

    他哈哈一笑,大笑道:“小九,我知你的善意,但,人这一辈子就这样,并不是你想避便能避开的,既然命中让我遇到你,这便是天意,再加上我当年前欠了你父亲一条命,现在把这条苟延残喘的身体还给你父亲,算起来,我还是赚了。所以,你没必要有心理负担。”

    说着,他缓缓起身,走到我边上,一把攥住我手臂,他手臂上的力度颇大,抓的我手臂有些疼痛。

    “老爷子,您…”我看着他,疑惑道。

    他笑了笑,淡声道:“小九啊,我知你善良,但你的这份善良,却会伤害到我,你可曾想过这点?”

    “啊!”我惊呼一声,看着他,满眼尽是疑惑,就问他:“老爷子,您真的没必要这样,我真能解决这事。”

    “呵呵!”他笑了笑,手头上的力气不够大了几分,淡声道:“小九,你可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活着,为的就是等待今天,难道那林繁没告诉你?”

    我摇了摇头,也没说话。

    他又说,“小九,阴阳饭的事,我来替你搞定,至于喂饭的事以及剩下的事,只能靠你自己了。”

    说完这话,他朝黄叔打了一个眼色。

    一见他眼神,我立马明白过来,他这是打算把我给绑了。

    我也是急了,压根顾不上那么多,就想着从他手里挣扎出去,哪里晓得,老爷子手头上的气力,饶是我这种身体异于常人,愣是没能从他手里挣扎出去。

    就在我挣扎这会功夫,那黄叔一个脚步朝门口走了过去,紧接着,他捞起一根木棒子就朝我这边冲了过来。

    我彻底明白了,他这是打算把我敲晕。

    我急了,真的急了,忙说:“老爷子,我绝对不阻止你做任何事。”

    但,这话显然没啥用,他再次朝黄叔使了一个眼神。

    这次,那黄叔没任何耽搁,举起手中的木棒子,就朝我后脑勺敲了下来。

    随着这一木棒子下来,我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

    旋即,我眼皮一重,整个人朝地面倒了下去。

    “老…爷…子。”躺在地面,我死死地盯着老爷子。

    “小九,抱歉了,这一劫,就让我以这苟延残喘之身替你挡下了,也算是了却你父亲当年种下的因。”说话间,他朝黄叔打了一个眼色。

    那黄叔立马朝另外另一边走了过去。

    不到片刻时间,黄叔回来了,他手里拿着一根麻绳。

    按照我的想法是,他们这是拿麻绳来绑我的。

    可,令我没想到的是,那黄叔拿来了麻绳后,仅仅是将麻绳放在我边上,便朝外边走了过去。

    这次,他去的时间颇长,足足过了差不多三分钟才进来。

    而在这三分钟期间,我只觉得脑子嗡嗡作响,浑身使不上半点气力。

    我想动,可,但也不知道咋回事,就感觉四肢好似不是自己的一般。

    在这期间,老爷子进了一次房间,他进房的时间有点长,一直未曾出来。

    就在这时,那黄叔回来了,他身后拖着一条狗,是黑狗。

    那老爷子或许是感觉到黄叔回来了,他从偏房缓缓走了出来。

    诧异的是,这次老爷子的穿扮变了,他身着一套深蓝色的中山装,脚下是一双黑色的皮鞋,整个人看上去精神抖擞的。

    一看到他的装扮,我心沉如铁,要是没猜错,这身装扮应该是老爷子最好的一身衣服了。

    而老人一般把自己最好的衣服穿出来,只有两个原因,一是遇到大喜特喜的大事了,二是抱着必死的心态去做一件事。

    毫无疑问,此时老爷子绝对是第二条。

    咋办?

    咋办?

    我身体下意识挣扎了一下,可,浑身跟先前一模一样,压根没任何气力。

    就在这时,那老爷子开口了,他对黄叔说,“黄毛子,去把我厨房那把杀猪刀拿出来,拿出来之后,记得在灶头上磨蹭几下。”

    “好!”黄叔应承了一下,就问老爷子,“为什么要在灶头上磨蹭呀?”

    老爷子自信一笑,“这阴阳饭,属于灶神所管,磨蹭几下,也算是跟灶神打了招呼,这样有对于等会的仪式。”

    那黄叔也没再问什么,连忙朝厨房走了过去。

    不到片刻时间,黄叔拿着一把杀猪刀走了过去。

    也不晓得是我看错了,还是咋回事,我就觉得那杀猪刀好像比普通的杀猪刀要大上几分。

    然而,令我更加差异的事还在后面,那老爷子从黄叔手里接过杀猪刀后,先是在手里扬了扬,紧接着,他神色一怔,脚下缓步朝那条黑狗走了过去。

    说来也奇怪,就在他走到黑狗边上时,那黑狗原本犬叫的非常厉害。

    可,一看到老爷子,那黑狗俩停止犬叫。

    “跪下!”老爷子神色一禀,厉声道。

    随着他这一声跪下,那黑狗跟中邪了一般,猛地朝地面跪了下去,四条腿的关节跪在地面一动不动。

    活见鬼了,这老爷子什么情况,为什么仅仅是说一句话,那黑狗变这样了。

    令我更为差异的事情还在后面,老爷子手持杀猪刀,脚下围着那黑狗转悠了几圈。

    大概转悠了三圈的样子,那黑狗忽然朝地面躺了下去,伸长了脖子,就好似在等老爷子杀它一般。

    这突兀的一面,已经惊的我说出话来了。

    从入行以来,我特么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神奇的一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