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2章 阴阳饭(112)
    那老爷子盯着我,足足笑了近一分钟的样子,到最后我实在受不了他那种饶有深意的微笑,就问他:“老爷子,您觉得这次的阴阳饭怎样捣鼓比较好?”

    这话一出,那老爷子跟先前一样,还是不说话,一个劲地盯着我笑。

    就这样的,又过了三分钟的样子。

    这次,我再也忍不住了。

    于我来说,此时的情况是一寸光阴一寸金,哪里有时间跟他在这浪费。

    没任何犹豫,我声音不由高了几分,就问他:“老爷子,你倒是说话啊,您要是觉得不方便,我…”

    不待我说完,那老爷子微微一笑,终于开口了,他说:“小九,不知有句话,你是否听过?”

    “什么?”我下意识问了一句。

    他说:“有人说,这个世间上万物都是平衡的,也就是说,你想获得什么,就必须失去什么,这阴阳饭既然是世间万物之一,它自然也跳不出这个规矩。”

    我好似有些懂他意思,无非是让我做出一部分牺牲。

    凭心而言,这阴阳饭的一些做法以及仪式,我心里已经摸得七七八八,压根没有什么万物平衡的说法。

    那老爷子见我没说话,端起前边的茶杯,这茶杯是空的,里面没茶,但那老爷子却将茶杯放在手心把玩了一会儿,方才缓缓口道:“小九,你觉得一个人想喝茶水,又不舍得放茶叶,你认为这可能吗?”

    恩?

    我微微一怔,他这是在暗示我啊,就问他:“您意思是,这次的阴阳饭,我会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他点点头,笑道:“按照你的说法,你想要用这阴阳饭塞进那三具尸体的口中,而那三具尸体,其中一具尸体是停尸,在家足足停放了三年,试问一句话,你觉得这样的停尸,光凭普通的阴阳饭能搞定吗?”

    说着,他顿了顿,继续道:“另外两具尸体,一具尸体是小孩,一具尸体是一个老太太,从你先前的说法来看,那小孩是在皮箱内闷死的,你应该知道这样的尸体,其怨气肯定要远超正常尸体,而你拿老太太的尸体。”

    说到这里,那老爷子脸色猛地沉了下去,冷笑道:“她既然是袁家的人,你觉得她的死,会是普通的死么?”

    我一听,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若说不知道五大世家的事,我或许不会想到这个方面,但,现在么,肯定得从多方位去考虑整件事了。

    那老爷子见我没说话,笑了笑,轻声道:“所以说啊,小九,想要搞定那三具尸体,在阴阳饭上边,你得费点功夫。”

    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就问他:“以您之见,我应该怎样做?”

    他一愣,好似没想到我会忽然问他,也没说话,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而我边上的黄叔,他一双眼睛一直在我跟老爷子身上来回扫视着。

    “黄叔,你有什么办法没?”见老爷子不愿说话,我只好将求救的眼神朝边上的黄叔看了过去。

    他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支吾道:“小九啊,你要是让我抬棺,我肯定不会说二话,但你要是问我要办法,这可难死我了,要不然,这些年,我也不会被那袁青田一直压着。”

    好吧,他说的倒也是这话。

    就在这时,那老爷子也不晓得发什么疯,抬腿就是一脚踹在黄叔腰部,其力度之大,当真是卯足了劲道,保守估计,老爷子至少使了三分之二的气力。

    而那黄叔挨了这一脚后,整个人猛地朝侧面倾斜过去。

    瞬间,他与地面来了一次亲密的接触。

    “老爷子,我没……我没说错话啊!”黄叔一脸无辜地看着老爷子。

    令我差异的是,那老爷子理由强大的很,他说:“对,你没说错,仅仅是脚痒罢了。”

    对此,我真心无语了,也不好开口,毕竟,这是他们村子内部的事。

    随后,老爷子跟黄叔贫嘴了几句,一直没能提到阴阳饭。

    说实话,我是真急了,眼瞧时间越来越近了,再不捣鼓阴阳饭,我感觉时间会来不及。

    当下,我也顾不上那么多,连忙朝老爷子看了过去,满脸堆笑道:“老爷子,您看,我不是答应您的三个条件了么,你是否能帮我一次?”

    说这话时,我眼睛一直盯着老爷子,就发现他跟先前一样,一直笑呵呵,没半点着急的意思。

    这把我给郁闷的,实在不知道说啥了。

    说实话,我有种起身离开的冲动,但想到阴阳饭,我强忍心中离开的冲动,再次朝老爷子看了过去,轻声道:“老爷子,您是否能…”

    不待我说完,那黄叔开口了,他说:“小九,有些事情不能急,请你相信老爷子。”

    什么意思?

    让我相信老爷子?

    如果说老爷子真有办法,他完全可以直接说出来,没必要在这耽搁时间啊!

    我本来想把这话问出来,但我陡然想到一个事,那便是老爷子在说一句话时,那黄叔曾嚎啕大哭,难道说…是跟黄叔的哭泣有关。

    等等,以黄叔的性格嚎啕大哭,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出现大悲之事。

    而现在我们这边就三个人,说句不好听的话,我死了,这黄叔肯定不会嚎啕大哭。

    那么,只剩下一个可能性,那便是老爷子。

    难道老爷子先前的决定关乎到自身的生死,否则,黄叔怎么可能会嚎啕大哭。

    想通这点,我也没说话,而是死死地盯着老爷子,主要是想从他的表情看出一丝门道。

    令我失望的是,老爷子一直笑呵呵的跟黄叔打闹着。

    倒是黄叔,看似在跟老爷子打闹,但,他眼神中却充满了一股悲切,像是有什么东西没事要离他而去一般。

    这让我立马确定下来,老爷子先前的决定,应该是关乎到自身生死。

    难道是因为阴阳饭?

    心念至此,没任何犹豫,我连忙起身朝老爷子微微弯腰,笑道:“老爷子,打扰了,我得有事要离开一会儿了,还望您老在家好生养好身体,等日后有时间,小九一定带着好茶上门拜访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