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四章 阴阳饭(110)
    按照我的想法是,立马问他火龙剑的缘由。

    可,那老爷子好似并不太想告诉我,他仅仅是问我:“小九,你可否能答应我这个条件?”

    我稍微想了想,这本来就是我要做的事,连忙点头道:“好!”

    随着我这声好字一出,老爷子表情明显松了下来,先是朝我打了一个手势,意思是让我给他斟茶,后是让朝林叔招了招手,意思是让林叔找条凳子坐过来。

    见此,我也没敢犹豫,连忙给他老人家斟了一杯茶,而那黄叔则立马找了一条凳子,挨着我坐了下来。

    那老爷子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然后缓缓开口道:“小九啊,这三个条件,你答应了其中两个,也算是满足我的心愿,至于你所求的事,我细想了一番,要是没猜错,其一,你是想问我这牛面是否有阵法的存在。”

    我点点头,忙说:“不错,老爷子,我的确想知道这村子是否真有阵法?”

    他抬头望了望我,开口道:“阵法是有,而且还是极为高深的阵法,听说是民国时期,一名阵法大家布置的,据说这阵法平常时,没什么用,一旦村内的气场有什么变化的情况下,阵法的威力为大盛,足以保护村民们的生命安全。”????我一听,下意识问了一句,“什么阵法?”

    他抬眼朝村口望了过去,淡声道:“好像叫七字封魔阵。”

    嗯?

    七字封魔阵?

    这不就是我想布阵的阵法么。

    当下,我呼吸变得有了几分急促,忙问:“您确定你们村子布置的是七字封魔阵?”

    他没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像是陷入沉思当中。

    足足过了一分钟的样子,方才缓缓开口道:“是的,我可以确定,以前听老一辈的人说过,我们村子于那阵法大家(大师的意思,在阵法师圈里,称有能力的人为大家。)有恩,这才在我们村子布了一个七字封魔阵,为的是怕我们村子的村民受到鬼神的骚扰,不得不说,这阵法挺有用的,这些年我们村子从未出现过任何怪事。”

    听着他的话,我微微皱眉,民国时期就在这村子布置了一个阵法,即便到现在还能有用?

    这不太可能吧!

    按照我对阵法的理解,一般阵法的效果维持在七天左右,有些道行不到家的,估摸着就一两个小时。

    我记得当初教我阵法的王老爷子曾说过自己的本事,他说,他布下来的阵法,效果大概能维持一年的样子,若是用上自己的心血,顶多也就是五到十年的样子,绝对不会超过十年。

    可,这老爷子却告诉我,那人布置的阵法效果维持到现在了,从民国到现在,时间差不多是一百年了,这…这效果未免太久了。

    等等,那人布阵的效果能持续近百年,换而言之,那人在阵法上的造诣绝对要超过王老爷子,甚至可以说,超过了王老爷子太多,太多。

    难道那人已经领悟到法了?

    我会这样想,是因为阵法完全就是两种概念在里面,分别为阵与法。

    想到这点,我呼吸一紧,颤着声音,朝老爷子问了一句,“您记得那人叫什么名字么?”

    他罢了罢手,淡声道:“时间太久了,不太记得名字了,不过,那人在阵法的造诣,目前国内应该没人能超越他。”

    听着这话,我点点头,的确,如果那人布置阵法的效果能维持近百年,国内的确没人能超越他。

    毕竟,我曾在玄学协会见过一个阵法大师,那人号称国内顶尖的阵法大师,实则也就是本事平平。

    这也是办法的事,阵法这东西,对天赋要求极高,再加上对布阵的材料要求也是极高,所以,现今的人在阵法上的造诣清一色的不高。

    否则,以我这半桶水的本事,不可能在玄学协会上,以阵法打败那人。

    就在这时,那老爷子朝我看了过来,问我:“小九,要是没猜错,你应该是打算在我们村子捣鼓一个什么仪式,而这个仪式需要阵法保护村民,不知道我猜的可对。”

    我连忙点点头,说:“对!”

    他捋了捋下颚的胡须,胸有成竹道:“而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无论你想干什么,放开手脚去干,完全不需要考虑其它因素。”

    我一听,面色狂喜,难怪先前这老爷子会问我,磨刀耽搁砍柴的功夫么。

    捣鼓老半天,他一早就猜到我要干什么了。

    当下,我连忙朝他道了一声谢,“老爷子,要是没你这番话,我当真是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捣鼓了。”

    他笑了笑,微笑道:“无须谢我,真要谢的话,你得去谢谢当年布置阵法的大家,我仅仅是告诉你罢了。”

    说着,他好似想起什么,朝我问了一句,“小九,不知你到底打算在我们村子干吗?”

    我也没隐瞒,就跟他说了实话,“阴阳饭。”

    “啊!”他惊呼一声。

    瞬间,他立马恢复如初,不可思议地看着我,皱眉道:“小九,不是我看不起你,以你的本事应该想不出阴阳饭这样的事吧?”

    嗯?

    我诧异的盯着老爷子打量了一下,问他:“您是怎么看出来的。”

    “这个倒也简单,你是抬棺匠,你的知识面应该多是抬棺相关的事宜,但,这阴阳饭已经超过了抬棺匠的范畴,要是没猜错,你背后应该是有高人指点吧?”

    我一听,对这老爷子不得不刮目相看,就说:“不错,这阴阳饭的确是有人告诉我的,只是,老爷子,我想不明白的是,您是怎么知道阴阳饭的?又或者说,您懂阴阳饭吗?”

    我这样问,是因为以我目前的知识面,对阴阳饭了解并不是很多,仅仅是一些鸡毛蒜皮罢了。

    所以,我才打算问问老爷子。

    他听着我的话,也没说话,而是盯着黄叔看了一会儿,然后朝黄叔看了过去,轻声道:“黄毛子,你没告诉他?”

    我一怔,这什么意思?

    难道黄叔知道阴阳饭?

    这不对啊,他要是知道阴阳饭,早该对我说出来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