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9章 阴阳饭(109)
    ..,

    那老爷子一听,微微一笑,罢手道:“到了我这年纪,还能遇到什么事,只希望小九能答应我三个条件即可。”

    我想也没想,连忙点头,问他:“您说。”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又瞥了一眼边上正嚎啕大哭的黄叔,抬腿就是一脚踹了过去,怒骂道:“哭鬼子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老子死了。”

    一脚下去,那黄叔立马收口,也不敢再哭泣,仅仅是坐在我边上,而那老爷子则徐徐开口道:“小九,这第一个条件是,你得管着我们牛面村。”

    嗯?

    这什么意思?

    什么叫管着牛面村?????我疑惑地看着他,就问他:“老爷子,你这话是?”

    他笑了笑,说:“很简单,当我们村子的村长。”

    “啊!”

    我惊呼一声,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让我当村长?

    这不是瞎扯么?

    先不说我不是本地人,即便我是本地人,何德何能当这个村长?

    当下,我连忙罢手道:“老爷子,这事,我恐怕没办法答应你。”

    他一笑,说:“小九,你先听我说完,再拒绝也不迟。”

    我一听,就说:“您说。”

    令我诧异的是,老爷子也没说话,反倒是朝黄叔打了一个眼色。

    而那黄叔一看到老爷子的眼神,连忙起身朝外边走了过去。

    看着黄叔的背影,我一脸疑惑,他这是要干嘛去,再说,我现在还急着捣鼓阵法的事,压根没什么时间在这浪费。

    于是乎,我对老爷子说,“老爷子,我有点急,您看…。”

    不待我说完,老爷子罢手道:“我知你所急的事,但你觉得磨刀会耽误砍柴的时间么?”

    瞬间,我恍恍惚惚有些明白他意思,要是没猜错,他老人家应该是已经猜到我所做的事了。

    这让我稍微放心下来,也没再说话,就坐在原地,也没动。

    大概过了三四分钟的样子,那黄叔再次回来了,值得一提的是,他这次回来,手里多了一样东西,是一把镰刀。

    他拿镰刀干吗?

    闪过这疑惑,我也没说话。

    而那黄叔则拿着镰刀走了进来,待走在我边上时,他将那镰刀放在茶几上,然后在我边上坐了下去。

    一见那镰刀,我眉头一皱,正欲开口,就听到老爷子说,“小九啊,我们村子穷,也没什么像样子的东西,这柄镰刀是我们村子的象征物,如今,我把它交给你,以后我们村子就由你来领导了,你放心,别看这镰刀不怎么值钱,但在我们村子人眼里,这东西贵过黄金万两。”

    说话间,他拿起镰刀朝我递了过来。

    我没敢接,主要是我没弄清他的用意,就说:“老爷子,您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

    他笑了笑,解释道:“理由很简单,我们村子的村民都是抬棺匠,你既然有火龙纯阳剑,又出现在我们村子,足以证明你与我们村子有缘,由你领导着我们村子,我放心。”

    说完,他朝黄叔看了过去,没好气地问了一句,“黄毛子,你觉得呢?”

    黄叔愣是没半点反抗的意思,忙说:“老爷子说的对,我没任何意见。”

    好吧,我也是无语了,难道他仅仅是因为这个,就让我来当这牛面村的村长?

    考虑到时间紧迫,我也没再推脱,就接过镰刀,同意下来了。

    于我来说,等我当了村长,自然又可以把村长的位置让给黄叔,仅仅是多几句话而已,倒不如早点从老爷子嘴里知道一些事。

    令我崩溃的是,那老爷子好似看穿我的想法了,笑了笑,淡声道:“小九,你既然答应下来,我希望在将来的日子里,你能给我们一定的帮助,不然,就算死了,也不会瞑目啊,你总不能骗我这行将就木之人吧?”

    我当真是不知道说什么了,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他这是完全堵死了我的后路。

    说穿了,他是铁了心,让我当这村长。

    短暂的考虑了一下,我心头一沉,就说:“好,您现在可以说第二个条件了。”

    他笑了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然后放下茶杯,朝我看了过来,笑道:“这第二个条件,说来倒也简单,假如我死了,我希望你能替我披麻戴孝,帮我办一场丧事。”

    嗯?

    我彻底懵了,这什么条件?

    哪有外人披麻戴孝,给他办丧事的。

    这不是骂人么。

    我想也没想,连忙拒绝,“老爷子,这个恐怕不行,我父母健在,哪能给别人当孝子的,这不是折煞我父母么。”

    他好似想到会我这样回答一般,淡声道:“既然做不到,那这个条件作罢了。”

    这话一出,那黄叔连忙开口道:“老爷子,我们以前就说好了啊,您仙游后,我给您当孝子,您现在怎么又…。”

    不待他说完,老爷子脸色刷的一下沉了下去,厉声道:“行了,这没你什么事,别乱打岔。”

    听着这话,我皱了皱眉头,就朝老爷子看了过去,歉意道:“老爷子真的抱歉了,不知道您所说的第三个条件是什么?”

    他抬眼盯着我看了足足三分钟,愣是没说话。

    被他这么一盯,我心里有些发麻,就试探性地问了一句,“老爷子,您…的第三个条件是什么?”

    他收回眼神,哈哈一笑,“这第三个条件么,其实跟你现在的目地一致,我相信我既然不说,你应该也知道。”

    嗯?

    跟我目的一致?

    阴阳饭?

    不可能,他第三个条件怎么可能是阴阳饭。

    等等,难道是那个。

    心念至此,我死死地盯着老爷子,也没说话。

    那老爷子见我盯着他,笑道:“是不是想到了。”

    我咽了咽口水,虽说我想到了,但我却不敢确定,就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是不是关于火龙纯阳剑?”

    他微微一笑,满意道:“不错,我这第三个条件的确跟火龙纯阳剑有关,我希望你能将袁家的火龙纯阴剑夺过来,将两柄剑合二为一,变成真正的火龙剑。”

    火龙剑?

    我是第一次听说这么一个称呼。

    不过,直觉告诉我,老爷子既然知道这么一个称呼,他或许知道一些东西,又或者,他对袁家比较了解。

    毕竟,以他的年龄,见过世间太多红尘纷扰了,更见过了不少名人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