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8章 阴阳饭(108)
    没任何犹豫,我立马朝黄叔走了过去,正欲拉起他。

    老爷子开口了。

    他说:“小九啊,就当给我几分薄面,可行?”

    嗯?

    他这是什么意思?

    当下,我连忙缩回手,疑惑地盯着他,就听到他说:“自古以来,咱们大中国就讲究学无长幼,达者为先,你如今贵为纯阳剑的主人,而我们这村子又以抬棺为生,理当拜你。”

    恍惚间,我有些明白他意思了。

    他老人家这是把我当抬棺匠的宫主了。

    想通这点,我连忙说:“老爷子,您言中了,我…。”

    不待我说完,他打断了我的话,他说:“小九,这是规矩,不能破,再者,我既然让这黄毛子跪你,自然还有其它事。”

    他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啥,只好悻悻地回到自己的座位。

    说真的,虽说是坐着,可我却如坐针毡,恨的不立马站起身。

    “黄毛子,还愣着干吗,赶紧磕头。”老爷子朝黄叔招呼了一声。

    黄叔好似对老爷子的话言听计从,没任何犹豫,立马朝我这边磕头。

    我本来想走开,但老爷子却一直盯着我这个方向,这吓得我也不敢走,只好任由黄叔朝我这边磕了一个头。

    “再磕!”老爷子再次开口道。

    “老爷子,一个足够了啊!”我连忙开口道。

    他罢了罢手,沉声道:“小九,这是我们抬棺匠祖传的规矩,不能坏。”

    那黄叔二话没说,又朝我这边磕了一个头。

    紧接着,老爷子又令黄叔给我磕了一个头,一共磕了三个头。

    待磕完三个头,我以为没事了,哪里晓得,那老爷子又开口了,他对黄叔说:“去找块蒲子过来,坐在小九边上。”

    这下,我有些受不了,这都什么社会了,哪有我坐在凳子上,让黄叔坐在蒲子上面的道理,这不是折煞我么。

    于是乎,我忙说:“老爷子,这就不用了吧!”

    那黄叔好似也有些不愿意,支支吾吾地说:“老爷子,我四十岁了,小九才二十出头,我…。”

    不待他说完,老爷子脸色刷的一下沉了下去,怒声大骂道:“黄毛子,我只问你一句话,在这村子里面,我的话还管用不!”

    黄叔连忙说:“您是我们村子的活神仙,您的话自然是比圣旨还管用。”

    “那我且问你,愿意坐在蒲子上?”老爷子咄咄逼人道。

    说实话,我实在想不明白老爷子葫芦里在卖什么药,就觉得他老人家或许是有事求我,否则,绝对不会这般。

    而那黄叔听着这话,也不再说话,缓缓起身,朝左边走了过去。

    不到片刻时间,他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块铺子,极其不情愿地放蒲子放在我边上,然后缓缓坐了下去。

    看到这里,我实在是过意不去,这铺子只有三四公分厚,而我坐的凳子,差不多六十公分高。

    我们俩坐一起,

    就好似黄叔是我的随从一般,还是特没身份的随从。

    这黄叔好歹也是一村之长,就这样坐在我边上,这成何体统。

    当下,我连忙说:“老爷子,这不妥,太扫黄叔的面子了。”

    他瞥了我一眼,语气一沉,就说:“小九,你考虑过一个问题没?在这社会,你既然要面子,为什么还要当抬棺匠?既然当了抬棺匠,你又何须要面子,如果一个抬棺匠,把面子看的比什么都重要,你觉得这样的人,会是一个好的抬棺匠吗?”

    说着,他顿了顿,像是在说教黄叔,又像是说给我听,继续道:“不是老头子思想腐化,而是老头子也在与时俱进,虽说我好些年不曾走出这个村子,但外面的世界,老头子心理跟明镜似得,之所以让你跪下,又让你用蒲子坐在小九边上,就是让你抛开所谓的面子,需知小孝是陪伴,中孝是传承,大孝是超越,你想做哪一种孝?”

    说完这话,老爷子盯着黄叔也没再说话。

    黄叔稍微想了想,徐徐开口道:“我人微言轻,但也有一番鸿鹄之志,可,这残酷的现实却让我不敢异想天开,我只好好好的做个小孝即可。”

    “陪伴么!”老爷子点点头,又朝我看了过来,问我:“小九,你呢?”

    我一笑,尴尬的说,“刚入行那会,想做大孝,在这一行摸爬打滚了一些年份后,能做好中孝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不错,懂得知进取,这才是一名真正的抬棺匠。”老爷子赞赏地瞥了我一眼,然后朝黄叔看了过去,怒骂道:“你看看你有什么用,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你连一只癞蛤蟆都不如?”

    我特么也是醉了。

    这老爷子都是什么理论啊,按我来说,黄叔说的话,十分中肯,毕竟,如今时代在变,抬棺匠这一行,已经逐渐没落,能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干好这份职业已属十分不易。

    我估摸着黄叔说老爷子性格怪也不是没有道理。

    令我诧异的是,黄叔听着老爷子的话,居然笑了起来,就说:“谢谢老爷子赞赏,我一定干好这份职业。”

    嗯?

    这俩人到底是什么情况?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老爷子回到自己座位,笑了笑,对我说:“小九,我想以你的聪明劲,应该猜到我这样做,有目的了吧?”

    我点点头,说:“猜到了一部分,只是,老爷子无须这样做,只要您提出来,小九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也会答应您。”

    他哈哈一笑,满意道:“不愧是他的儿子,恩怨分明,也难怪你父母振臂一挥,整个十八罗汉,一大半人数跟着你父母走了。”

    听着这话,我连忙问,“他们怎么了?”

    老爷子罢了罢手,轻声道:“当年的事,不提也罢,倒是你,我想对你提三点要求,只要你答应我这三点要求,你眼前所遇到的任何困难,我愿意以这苟延残喘之躯,替你谋一条出路。”

    这话一出,我愈发疑惑了,而那黄叔听着这话,也不晓得咋回事,居然嚎啕大哭起来,一个劲地说:“老爷子,您不能这样,您是我们村子的活神仙,您不能离我们而去啊。”

    听着黄叔的话,我隐约感觉老爷子要说的话,或许关乎到他的生死,甚至关乎我的生死,连忙问:“老爷子,您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