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7章 阴阳饭(107)
    当下,我也顾不上那么多,立马捞起桌面的木牌子。

    入手的第一感觉像是摸在棉花上一般,格外柔软,不像是木质的牌子。

    更为邪乎的是,这木牌子看上去平滑如玉,可,摸上去,却能感觉到这木牌子上好似雕刻着无数条细缝一般。

    见鬼了,这木牌子到底是由什么材质筑成的?

    闪过这念头,我下意识朝那老爷子看了过去,徐徐开口道:“老爷子,这…。”

    那老爷子一笑,淡声道:“怎么,是不是很奇怪这令牌。”

    说话间,他好似想到什么,整个人猛地站了起来,皱眉道:“不对,你既然是他的儿子,为什么你身上会有抬棺匠的气息?”

    我一听,暗道一声不好,这老爷子双眼已瞎,对人体气息的感悟肯定比一般人强,就说:“老爷子,是这样的,我父亲说…。”

    不待我说完,他好似想起什么,脸色刷的一下子就变了,嘀咕道:“对,只有那样,你才会干这个。”

    这下,我愈发疑惑了,就问他:“老爷子,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他一笑,语气缓和了一些,笑道:“没什么,对了,小九,这枚令牌,你收下吧,至于你来这里的目的,我已经了然于心。”

    嗯?

    他知道我的目的了?

    我有些不信,就问他:“怎么说?”

    他哈哈一笑,“你小子,我眼瞎,心不瞎,你既然是抬棺匠,又在这个时候来找我,要是没猜错,你是想来我们村子捣鼓什么东西,而你却发现我们村子有点对劲,你应该是不放心,这才找到我。”

    我一听,我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正欲开口,就听到那老爷子徐徐开口道:“小九啊,既然你是故人之子,我也不瞒你,我这村子的确存在一些古怪,以你抬棺匠的身份,能察觉出来实属不易,等等。”

    说到这里,老爷子脸色再次一变,猛地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令我诧异的是,虽说他眼睛瞎了,但走路的步伐跟正常人没任何差别,压根没用手摸着走。

    不到片刻时间,他已经出现在我边上。

    说实话,我有些紧张,主要是不知道他要干吗。

    而那老爷子到了我边上后,眉头一皱,鼻子用力吸了吸,皱眉道:“小九,你身上是不是带着一把剑?”

    我下意识点点头,说:“是。”

    他眉头锁的更紧了,又说:“是不是你们抬棺匠的至宝,火龙纯阴剑。”

    我摇了摇头,连忙解释道:“不是,是火龙纯阳剑。”

    “纯阳剑?”

    他嘀咕一句,右手朝我腰间的火龙纯阳剑摸了过去。

    不得不说,这老爷子当真是厉害的很,就好似看见了一般,伸手一摸,刚好摸到火龙纯阳剑,枯萎的手掌在火龙纯阳剑上边来回摩擦了几下。

    我说:“老爷子,要不拿下来给你细细端详一番?”

    他罢了罢手,淡声道:“不用了,我已经知道一些事了。”

    “什么事?”我问。

    他深呼一口气,也不晓得是想通了什么,还是怎么回事,他原本紧绷的脸陡然堆笑起来,赞誉道:“不错,年纪轻轻,已经得到这火龙纯阳剑,想必你在抬棺匠这一行,造诣绝对不低。”

    说话间,他回到自己的位置,跟明眼人似得,端起茶壶,倒了一些茶水,又给我倒了一些茶水。

    这让我有些受宠若惊,连忙说:“老爷子,我自己来就行。”

    他打开我手臂,笑道:“没事,你既然有火龙纯阳剑,我给你斟杯茶,自然可以的。”

    说来也是巧合的很,就在老爷子给斟茶的同时,门口忽然走进来一个人。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黄叔。

    他一见老爷子正在给我斟茶,那个表情啊,当真是丰富的很。

    他以为自己看错了,死劲擦了擦眼睛,再次朝我这边看了过来,死死地盯着我,颤音道:“小九,这什么情况?”

    我哪能不明白他意思。

    我耸了耸肩头,也没说话。

    那老爷子应该是感觉到黄叔进来了,原本还是和蔼可亲的表情,陡然一下子阴了下去,怒骂了一句,“愣着干吗,赶紧跪下。”

    嗯?

    跪下?

    一听这话,我立马明白过来,看样子,这老爷子性格真心不太好,可能是看在我父母的面子上,这才对我态度好一些。

    令我没想到的是,黄叔一听,连忙朝老爷子跪了下去。

    更为诧异的是,那老爷子脸色再次沉了下去,大声怒骂道:“老子还没死,你跪我干吗,赶紧对着小九跪下。”

    听着这话,我当真是苦笑不得,他这意思是,我死了啊!

    那老爷子好似察觉到话里的语病,连忙朝我望了过来,歉意道:“小九,我这不是骂你啊,还望你别见谅。”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那黄叔更加疑惑了,死死地盯着我,好似在询问我到底是什么情况。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老爷子为什么态度转变会这么大,若说看在我父母的面子上,他对我态度稍微好点即可。

    可,他刚才说话的语气,不再是态度好坏的问题,而是对我有了一丝尊重。

    这不对啊,以老爷子的年龄,怎么可能会对我尊重?

    就在我纳闷这会,那老爷子又开口了,他抬步朝黄叔走了过去,抬腿就是一脚踢在黄叔屁股上。

    不得不说,别看这老爷子上百岁的年龄,但那一脚的劲道,堪比中年壮汉,我甚至能听到腿风。

    看这架势,老爷子估摸着也是一方人物。

    随着他这一脚下去,老爷子破口大骂道:“你个黄毛子,真神在你面前,也不知道跪谁,这些年是不是抬棺抬傻了啊。”

    那黄叔满脸委屈的,活像受气的小娘们,也不敢说话,连忙朝我这边跪了下去。

    这吓得我哪里还坐得住,连忙起身,就准备去扶黄叔。

    毕竟,无论从年龄,还是从抬棺的资历来说,黄叔远在我之上,再说,哪有长辈跪晚辈的说法,这不是折煞我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