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6章 阴阳饭(106)
    听着黄叔的话,我愈发肯定这牛面村,有阵法的存在。

    邪乎的是,我居然丝毫擦觉不了阵法的存在。

    当下,我深呼一口气,对他说:“你先等等,等我搞定了,给你打电话,你再开挖。”

    “那我跟你一起去?”黄叔连忙说。

    我摇了摇头,皱眉道:“黄叔,虽说那老爷子性格古怪,但只要这事关乎到阵法,我相信他老人家绝对是明事理。”

    说罢,我连忙补充了一句,“老爷子在哪个房子?”

    他抬手朝村子西边指了过去,“在那。”

    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一看,他指的地方是一栋矮房子,只有一层高,房子的外墙是红砖,并没有任何装饰。

    “林叔,没我电话,千万别动土。”

    我招呼一句,脚下朝那房子移了过去。

    “小九,你一定要小心!”

    身后传来黄叔的声音。

    我打了一个手势,头也没回地朝那房子走了过去。

    大概走了七八分钟的样子,我出现在那房子边上。

    也不晓得为什么,一看到这房子,我心里居然开始打颤了,直到我掐了自己一下,这才平静下来。

    我深呼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呼吸保持平缓。

    说来也怪,就在我准备敲门的一瞬间,从房内传出来一道苍老的声音。

    那声音说:“进来吧!”

    我一怔,没想到这老爷子眼瞎了,心却明亮的很,最为重要的是,他开口说的居然是一句普通话。

    换而言之,他老人家是知道来的是外人。

    否则,以那老爷子的年龄,他应该会说客家话才对,绝对不会说普通话。

    这让我对那老爷子的评价高了几分,整了整浑身衣冠,脚下朝房子内移步过去。

    刚进房子,我眉头不由皱了起来,这房子约摸二十来个方,几样破旧的家具,随意的摆在各个位置,而在房间正中间的位置则摆着一盏茶几。

    与周边那些破败的家具相比,这茶几显得格外干净,要是没猜错,应该是经常被擦拭。

    而此时茶几边上坐着一名鹤发童颜的老人,这老人下颚的胡须很长,保守估计得二十厘米以上。

    “你终于还是来了。”

    这是那老爷子对我的说第一句话。

    我一听这话,满脸疑惑地看着他,就发现老爷子双眼是睁着,奇怪的是,眼珠子却从未动过。

    那老爷子应该是感受到我的目光,微微一笑,“过来坐吧,茶已经泡好了。”

    嗯?

    我愈发疑惑了,那黄叔不是说,这老爷子性格古怪么。

    为什么我却感觉这老爷子挺好相处,而且看上去颇为和蔼,不像是脾气古怪之人啊。

    当下,我也没犹豫,脚下缓步朝茶几边上移了过去。

    “坐!”老爷子朝我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我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连忙在老爷子对面坐了下去。

    刚坐定,那老爷子捋了捋下颚的胡须,笑道:“你应该已经看出来了吧?”

    我一怔,稍微想了想,立马明白他意思,他应该是问我看出阵法了,我忙说:“是啊,看出来了。”

    他一听,面色一喜,双手朝茶几摸了过去。

    我一见,连忙说:“老爷子,你双眼不方便,还是我来吧!”

    说话间,我拿过茶壶,烫了一壶茶水,又给老爷子斟了一杯,然后将茶杯朝老爷子递了过去,轻声道:“老爷子,已经好了。”

    他满意的点点头,端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小口,淡声道:“你是哪里人士?”

    我也没隐瞒,忙说:“湖南衡阳人士。”

    “姓甚名谁?”他又问。

    我忙说:“姓陈名九。”

    他微微一愣,放下手中的茶杯,好似在想着什么,又好似陷入沉思当中。

    足足过了一分钟的样子,他才缓缓开口道:“姓陈啊,想来你家附近应该也有人姓王吧!”

    我连忙点头,恭敬道:“实不相瞒,我家隔壁就是姓王的。”

    他一听,满脸褶子的面庞闪过一丝欣慰,捋了捋下颚的胡须,笑道:“不错,王姓的看门罗汉果然还活着。”

    听着这话,我差点没跳起来。

    他这什么意思?

    他怎么知道老王是看门罗汉?

    那老爷子好似没察觉我的异样,欣慰道:“你既然姓陈,想必你父亲也是姓陈吧,而你母亲恐怕就是姓胡了。”

    这下,我彻底懵了,若说他知道我父亲的姓,倒也不奇怪,毕竟,子随父姓嘛,但我母亲的姓氏,他却是一口就说了出来。

    他到底是谁?

    这个想法仅仅在我脑海不停地闪烁着。

    当下,我强忍心头的疑惑感,连忙开口道:“老爷子猜的一点都没错,我父亲姓陈,母亲姓胡。”

    他笑了笑,“当然不会猜错,当年曾跟他们三人关系还算可以,没想到一把年纪了,还能见到他们的子女,当真是人生幸事。”

    说罢,他在身上摸摸索索了一会儿。

    很快,他掏出一块巴掌大的木牌子朝我递了过来,笑道:“第一次看到你,也没什么好礼物,这份东西就送给你了,也算是还了你父亲当年的不杀之恩了。”

    嗯?

    我被他说的一头雾水,不过,直觉告诉我,这老爷子或许知道不少我父母的事。

    这让我狂喜之余,又觉得太幸运了,我本来一直想打听一些关于我父母的事迹,现在倒好,居然遇到一个熟人。

    当然,我连忙罢了罢手,尽量压制内心的狂喜,说:“老爷子,无功不受禄,这东西您还是收回去吧!”

    他微微一笑,“小九,你觉得到了我这把年纪,世俗的东西对我来说,还有用吗?”

    说着,他将那木牌子放在我面前。

    我也没去接,而是盯着那木牌子看了几眼,就发现这木牌子看上去普通的很,可,直觉告诉我,这东西绝对不普通。

    那老爷子好像察觉到我的异样,笑了笑,淡声道:“艾,一晃二十几年过去了,当年要不是你父亲放过我,我或许早已化作黄土了,这枚八仙令,就当我还了他当年的不杀之恩,你也无须有心理负担。”

    八仙令?

    我彻底懵了,这块木牌子居然是八仙令?

    不可能!

    据我所了解,八仙令仅仅是存在传说中,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