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2章 阴阳饭(102)
    想通这点,我没再耽搁,便开始打算准备阴阳饭所需要的东西。

    不过,我话又说回来。

    我直到现在才明白林繁那句,你要阻止袁青田。

    或许,她真正的意思并不是单纯的让我阻止袁青田在丧事上动手脚,而是让我阻止袁青田的行为。

    “黄叔。”我朝黄叔喊了一声。

    他嗯了一声,问我:“小九,是不是要开始捣鼓阴阳饭了。”

    我点点头,缓缓开口道:“黄叔,我不知道我所理解的阴阳饭,与你们的阴阳饭是否有差别,所以,我想在问你一些阴阳饭。”

    他眉头一皱,忙说:“我们这边的阴阳饭,便是以阳饭入阴,上可供天上的神灵,下可供孤魂野鬼。”

    我一听,这跟我理解的阴阳饭差不多。

    我又问了一句,“制作过程你知道么?”

    他一怔,吱吱唔唔起来,说:“听老一辈的人说,好像是用…黑糯米、芝麻、苡仁、桂圆、红枣、香菇、山药以及莲子做成的。”

    我点点头,这与我知道的差不多,说白了,其实这阴阳饭与八宝粥的材料如出一辙。

    不同的是做法不一样,若说八宝粥是熬出来的,那么这阴阳饭则是烧出来。

    至于怎么烧,却是个技术活了。

    更为重要的一点,在做阴阳饭时,必须得摆一个法坛,再找一个民国时期做饭的那种锥圆形的铁锅子,将这些食材放入铁锅,然后再将铁锅子放入法坛下边,最后,再在法坛下边塞进去七七四十九斤黄纸。

    值得一提的是,铁锅子不能盖上,一旦盖上,会影响到阴阳饭的质量。

    还有就是,在烧阴阳饭时,不能让黄纸燃烧的灰烬飘入铁锅内。

    一旦有黄纸灰烬飘入铁锅内,则说明这阴阳饭被孤魂野鬼给玷污了,得重做。

    说实话,于我而言,觉得最后一条颇为扯淡,试想一下,法坛下边就那么点大,估摸着也就一个平方的样子。

    这么小的位置,在不盖锅盖的情况下,烧四十九斤黄纸,不能让黄纸的灰烬飘入里面。

    这成功率无疑是中彩票。

    但,阴阳饭的规矩就这样,必须得按照这个规矩来弄,至于能不能成功,一方面是看法坛作法的效果,还有就是听天由命了。

    不过,想想也对,大凡跟法事有关的事宜,谁敢说百分百成功,说穿了,都是跟天意有关。

    可,这次的阴阳饭不同,要防备周边的孤魂野鬼,还得不一个阵法。

    这让我还没开始,就觉得压力山大了。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黄叔好似擦觉我情绪不对,就问我:“小九,有没有把握,如果没有的话,我们可以另寻它法。”

    我微微一笑,尽量让自己看上去轻松,就说:“放心,应该不会出太大的问题。”

    “如此就好,只是,小九啊,现在时间已经是下午了,再加上一些准备时间,想要捣鼓阴阳饭恐怕得晚上六点了,而六点已经临近傍晚,等到七点,天色可能完全暗了下来,我…。”

    不待他说完,我罢了罢手,我懂他意思,他这是担心晚上捣鼓阴阳饭,会招来更多的孤魂野鬼。

    说实话,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

    但,眼下压根没给我那么多时间去考虑,毕竟,在丧事开始之前,必须将这阴阳饭喂进那三具尸体的嘴里。

    正因为如此,我已经顾不上什么时间了,只想着早点把阴阳饭弄出来。

    当下,我怔了怔神色,就对黄叔说,“黄叔,你能帮我凑齐阴阳饭的食材么?”

    “当然可以,这是我们抬棺匠份内的事,无须你吩咐,我们也会去做,只是,小九,你可别忘了答应过我们的。”

    我点点头,自然明白他意思,他这是提醒我要布阵法的事,就说:“放心,一直记在心上,但,你得给我找一些劳力过来。”

    说着,我在房间内看了看,找了一些纸笔,然后开始在纸上边画图。

    那黄叔问我,这是画什么勒,我说,“等会你找人,按照这个图形上边画出来的点,挖一些坑出来,对了,还得在你们村子正中间的位置,挖一个深一米、宽一米的坑,另外再找人用五彩纸剪七个小人,最后再寻找一串五帝钱、一个木葫芦。”

    听我的话,他眉头紧锁,问我:“这是要布阵?”

    我点点头,也没否定,就说:“想要震慑周边的孤魂野鬼,只能布阵了。”

    “可…,我们抬棺匠应该不懂这个啊!”他惊呼一声。

    我笑了笑,就如他说的那般,一般抬棺匠,的确不懂布阵,但在衡阳那会,我有幸得到王老爷子的亲睐,再加上我在阵法这一块天赋不错。

    所以,对于阵法,我非常有信心,甚至可以说,比对抬棺匠这一行还要熟练。

    当下,我正准备说话,一直未曾开口的黄浩,忽然插话道:“爸,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么,九哥在玄学协会时,曾利用阵法打败了当时极具声誉的阵法大师,他在阵法上的造诣,在国内应该是顶尖的存在了。”

    “这么厉害。”那黄叔不可思议地盯着我,颤音道:“小九,他说的是真话?”

    我苦笑一声,罢手道:“没他说的那么夸张,这世间太大,哪能称得顶尖,不过,对于阵法这一块,我倒是颇有心德,这个请你放心,我肯定能把阵法布置好。”

    那黄叔听着我的话,也没再继续问,不过,他脸上还是忧心忡忡的。

    我懂他意思,走了过去,笑道:“黄叔,你放心,我陈九答应你的事,绝对不会让你失望,还望你能给我几分信心,只要你们能把我招呼你们的事办好,剩下的事,我一定给你们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小九,不是不信你,而是这事关乎到我们村子,我作为村长,自然要替他们考虑,不然,我这村长当着干嘛的?如若当村长,不替百姓考虑生计大事,跟畜生有什么差别。”

    说这话的时候,他神色颇为激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