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1章 阴阳饭(101)
    那黄叔听我这么一说,苦笑一声,就说:“小九,不是我卖关子,而是身为火龙纯阳剑主人的你,不可能不知道那个传说。”

    “为什么?”我好奇地问了一句。

    他说:“若说你不知道那个传说,这火龙纯阳剑,不可能会出现在你手里?”

    嗯?

    我这把火龙纯阳剑是当初在湖北时得到的,这跟那个传说有什么关系?

    我忙说:“黄叔,实不相瞒,关于那个传说,我是真不知道,还望你能如实相告。”

    他眉头一皱,“真不知道?”

    “真不知道。”我说。

    他又说:“好吧,看你这表情,你是真不知道了,那我只能告诉你,或许有高人在帮你,否则,你绝对拿不了这火龙纯阳剑。”

    对于那什么高人,我已经完全麻木了,就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抬眼看了看我,又示意黄天等人别说话,这才缓缓开口问我:“你可知道万物有阴阳?”

    我点点头,这不是废话么,只要从事跟玄学有关的职业,都知道万物有阴阳的说法。

    等等,不对啊,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说这个话。

    难道…。

    事实就如我猜测的那般,那黄叔开口了,他说:“万物有阴阳,而你手中这把火龙纯阳剑也分阴阳,你手里这把是阳剑,而袁青田家里则有一把火龙纯阴剑,据传闻说,一旦这两把剑合二为一,其…”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居然开始打颤了,“其威力会大增,更有人说,一旦合二为一,这把剑将会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具体是什么力量,传闻却是没说了。不过,不可否定的是,其威力肯定是出乎意料,要知道曾有人说过…。”

    他没再继续说下去,我问了他好几次,他还是没说。

    这把我给郁闷的,当真是无法言表。

    但,他的话却令我陷入沉思当中了,这火龙纯阳剑居然还分阴阳,难怪这些年下来,我拿着火龙纯阳剑,一直没啥用处,除却学了一些手头上功夫跟镇煞的效果好,便再无任何作用了。

    捣鼓老半天,这火龙纯阳剑,居然还有另外一把剑。

    等等,我记得那袁青田给王木阳打电话时,曾一个电话就把王木阳给说服了,难道也是关于这个。

    当下,我连忙掏出手机,给王木阳打了一个电话。

    不到三秒钟,电话通了,王木阳的声音传了过来,不待我开口,他抢先开口道:“陈九,干吗呢?”

    我懂他意思,他这是担心我不方便,就说:“王兄,有个事,我得…。”

    不待我说完,他说:“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会去梅州对吧?”

    我嗯了一声。

    他深叹一口气,语气颇为沉重,“三个原因,一是那袁青田是五大家的人,他以五大家袁家的名义给我发通告,我必须要去,这关乎到我们抬棺匠的信誉问题,二是因为你。”

    “因为我?”我不懂。

    他解释道:“对,就是因为你,我要是没记错的话,那袁青田家里应该有把火龙纯阴剑,我想把它夺过来,送给你做结婚礼物。”

    嗯?

    结婚礼物?

    什么意思?

    我忙问:“什么意思。”

    他声音陡然一沉,“陈九,你是不是把我妹给忘了,我可是找人打听了,你跟我妹在广州都同居了,你别告诉我,你是那种不负责的男人,如果真是这样,豁出性命,我也会弄死你。”

    瞬间,我立马明白过来,忙说:“怎么可能!”

    他满意的笑了笑,“不错,有你这句话就行了,我只有温雪这么一个妹妹,作为哥哥,我不能替她做什么,但能替男人夺回一些东西,我相信温雪妹妹,应该能懂我的良苦用心。”

    对此,我真心不好说什么。

    那王木阳见我没说话,笑了笑,继续道:“妹夫啊,以后遇到困难,找你阳哥,错不了。”

    我哭笑不得,本以为这王木阳应该是冷傲的人,谁曾想到,跟这家伙熟络起来后,这家伙完全就是一个逗逼。

    我也懒得跟他废话,忙说:“你刚才说有三个原因,还有一个呢?”

    这话一出,那王木阳的声音明显愣了一下,足足过了好几秒钟,他才缓缓开口道:“陈九,虽说那袁青田是你们南方的,但,你别忘了,你、我、他同属抬棺匠,即为抬棺匠,自然要守住抬棺匠的底线,他袁青田敢做对不起整个行业的事,我王木阳第一个不放过他。”

    听着这话,我疑惑了,难道王木阳已经知道袁青田的打算?

    不能啊,当初袁青田给他打电话的时间不过是一分钟罢了,怎么可能会告诉他。

    我连忙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他说:“陈九,这个事,暂时不方便说,我应该明天早上七点左右能赶到你们那边,到时候我们再好好绸缪一番,不过,有个事,我得提前说清楚,我这次过去,并没有打算弄什么南北之争,我仅仅是想为抬棺匠这个行业出份绵薄之力。”

    我点点头,忙说:“我相信你。”

    “好,有你这句话,我明天也可以放开手脚了,对了,我妹在你身边没,我想跟她说几句话。”那王木阳声音陡然变得柔和起来。

    我尴尬的笑了笑,就说:“她在广州,没跟着过来。”

    他明显有些失望,说了一句,“那算了,等我到了那边再说。”

    随后,我们俩扯了几句,都是一些关于温雪的事。

    挂断电话,我大致上有些明白了,王木阳之所以过来,应该能猜测到什么,又或者说,他应该知道火龙纯阴剑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否则,以王木阳的性格,绝对不会过来。

    这让我心情愈来愈凝重。

    就在这时,那黄叔拉了我一下,轻声道:“小九,别想那么多了,就如先前所说的那样,我们把阴阳饭弄出来吧,我相信有了火龙纯阳剑作阵眼,应该能震慑周边的孤魂野鬼。”

    我深呼一口气,挥去脑中那些杂乱的思想,就想着早点把阴阳饭捣鼓好,甚至可以说,于我而言,阴阳饭才是我目前最大的底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