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0章 阴阳饭(100)
    听着林叔的话,我诧异地瞥了他一眼。

    长沙马王堆汉墓?

    这事好像的确在电视上曝光过,当时好像还引起了一番不少的轰动。

    只是,我想不明白的是,这黄叔说王家历来神秘,鲜少露面,为什么又会在电视上露面,这不是自伤矛盾么?

    当下,我也没犹豫,立马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他听后,摇了摇头,淡声道:“小九啊,这个我也不知道了,只是听人这样传闻,是真是假却是不知道了。”

    好吧!

    也对,黄叔应该不知道,毕竟,与袁青田那样的抬棺匠相比,黄叔的地位显得有些尴尬。

    于是乎,我也没再问下去了,拿着火龙纯阳剑就打算回牛面村。

    但那黄叔好似有些不放心,他拉了我一下,问我:“小九,那袁青田弄这么大的阵势,你…。”

    不待他说完,我罢了罢手,笑道:“管他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就不信他袁青田能以一人之身,扛得住我跟王木阳。”

    我这样说,倒不是自夸,主要是来源于对王木阳的信心。

    虽说我跟那王木阳以前发生过矛盾,但,好在矛盾解开了,而那王木阳的本事,我曾在鬼山见识过,不得不说,那家伙的本事应该在我之上。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在我印象中,王木阳在抬棺匠这一块,绝对是天才中天才,有他在,我相信那袁青田绝对翻不出什么大浪。

    那黄叔一听,皱眉道:“小九,我还是有些不放心,那袁青田密谋了这么多年,应该是有一定的底气,再加上他本身就是五大家之一的,我觉得他应该是有备而来。”

    我懂他意思,可,问题在于,那袁青田在没动作之前,压根摸不懂他的路子,他就像是一条毒蛇,时时刻刻在盯着我们。

    我深呼一口气,故作轻松道:“没事,我们的任务是先把阴阳饭捣鼓好。”

    说完,我猛地想起一个事,那便是袁正华说他们父母会回来,还有几个姑妈,而在这村子待了这么久,压根没看到袁正华父母等人。

    当下,我朝边上正在发愣的老黄司机看了过去,问他:“老黄,那袁正华的父母回来了没?”

    他深叹一口气,说:“回来了,我正准备给你说这个事,袁正华的那个父母跟几个姑妈啊,当真是厉害的很,先是从袁正华那里把钱拿了回来,后是时时刻刻在监督着袁青田,好似怕那袁青田乱花钱,而那袁青田好似有些被他们弄烦了,要是没猜错,等会估计得跟袁正华父母坦白了。”

    听着这话,我舒出一口气,那袁正华的父母没想到还帮了我们大忙。

    也对,以他父母的性格,找袁青田麻烦,也在正常之中。

    只要他们找袁青田麻烦,自然能让袁青田分心不少。

    于是乎,我也没在原地久待,就跟黄叔准备回村,而那老黄司机在原地待了一会儿,便朝袁青田离开的方位走了过去。

    看着老黄司机的背影,黄叔深叹一口气,问我:“小九,你跟他关系怎样?”

    我稍微想了想,就跟他说了实话,“刚认识没几天。”

    他望了望我,又望了望那老黄司机的背影,低声道:“小九,如果有可能,我觉得你不应该跟他走的太近,你应该知道一个人没了底线,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我懂他意思,他这是暗示我,他们村子全是抬棺匠,而老黄司机则没干这行,他这是对老黄司机颇有微词。

    我笑了笑,说:“我觉得老黄司机人不错。”

    老黄见我这样说,他也没再说话,深叹一口气,好似一切尽在这一声叹息当中。

    对此,我微笑道:“黄叔,不说这个了,咱们回村?”

    “好!”他应了一声,抬步朝摩托车那边走了过去。

    很快,我们俩坐上摩托车,径直朝牛面村赶了过去。

    我们回到牛面村时,时间差不多是下午三了。

    当我拿着火龙纯阳剑出现在黄叔家里时,那黄天、黄信以及黄浩正在聊着什么,一见我们,他们三双眼睛朝我看了过来,死死地盯着我手头上的火龙纯阳剑。

    最先开口的是黄天,他说:“这就是火龙纯阳剑?”

    我嗯了一声,脚下朝他移了过去,顺手将手中的火龙纯阳剑朝他递了过去。

    那黄天接过火龙纯阳剑,目泛精光,死死地盯着火龙纯阳剑,缓缓地抽出剑刃。

    也不晓得咋回事,就在他抽出火龙纯阳剑的一瞬间,整个房间的气氛好似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具体是啥变化却说不出来,真要说的话,我只能说,房间的温度好似高了几分。

    黄叔等人好似也发现了这一现象。

    可,不知道咋回事,那黄叔并没有表现的激动,相反,他却是愁眉苦脸。

    这下,我的好奇心被勾了出来,就问他:“黄叔,你这是?”

    他先是抬头瞥了我一眼,后是从黄天手中一把夺过火龙纯阳剑,放在我手里,沉声道:“小九,恐怕那个传说是真的了?”

    传说?

    我忙问他:“什么传说。”

    “你不知道?”他满脸错愕地盯着我。

    我点点头,摇头道:“真不知道。”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拥有火龙纯阳剑,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个传说。”那黄叔死劲摇了摇头。

    这下,我愈发疑惑了,什么叫我必须知道?

    难道是关于火龙纯阳剑?

    没任何犹豫,我忙问:“是不是关于火龙纯阳剑的传说?”

    他点点头,“对,就是关于火龙纯阳剑的传说,要是没猜错,那袁青田之所以弄这么大的排场,应该是源于那个传说了,否则,他绝对没这个胆量,即便他是五大家的人,也绝对没有这个资格!”

    他的话,令我愈来愈疑惑了,死死地盯着他,“黄叔,到底是什么传说,可否说一下?”

    他没说话,眼睛却一直在我身上跟火龙纯阳剑上边来回扫视着。

    这把我给急的,差点没跳起来,就催了他一句,“黄叔,能不能别卖关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