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9章 阴阳饭(99)
    听着袁青田的话,我实在搞不懂他的作法了。

    把王木阳叫过来?

    这是什么打算?

    他既然我知道我跟王木阳的关系,他更应该知道,即便王木阳过来,也会站在我这边,绝对不可能跟他共事。

    在知道结果的情况下,他还把王木阳过来?

    他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一时之间,我实在想不明白他的做法,就笑了笑,问他:“袁叔,你把王木阳弄过来,这是…?”

    他一笑,“没什么,就是想交流一下,毕竟,你跟王木阳的名头,在我们抬棺匠这一行挺大的,你觉得?”

    说这话的时候,他满脸笑容。

    可,在我看来,他这笑容里面却是阴险的很。

    我甚至从他的话里听出一丝轻蔑的意思。

    他,好像看不起我跟王木阳。

    他把王木阳弄过来,好似是想拿我们俩立威。

    想到这点,我也没客气,直勾勾地看着他,笑道:“袁叔,老祖宗有句话叫,盛名之下无虚士,你觉得呢?”

    他一笑,“是虚士还是真才实学,也得比过才知道,你觉得呢?”

    “话是这样说没错,不过,看您的意思,应该是想扬名吧?”我笑呵呵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次,那袁青田听着我的话,也没否定,原本慵懒的表情,陡然变得异常尖锐,整个人的精气神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见这情况,我懂他意思,他这是不打算再隐藏自己的本事了。

    而那黄叔显然也是看出这个了,死死地盯着袁青田。

    “小九!”那袁青田嘴里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笑道:“扬名立万这种东西,只要是个人,肯定都想,你觉得呢?”

    我直视着他,笑道:“的确,不过,得看有没有那个本事了,毕竟,每个人出生后,都想成为让人瞩目的存在,而不是成为他人的垫脚石。”

    他微微一笑,掏出烟,点燃,深吸一口,淡声道:“是垫脚石,还是让人瞩目,就看明天了。对了,有个事,我一直忘了跟你说。”

    嗯?

    我下意识问了一句,“什么事?”

    他瞥了我一眼,笑道:“就在昨天,我还叫了我们八仙宫几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们,又将周边几个城市八仙宫的宫主叫了过来,还有你们湖南那边几个宫主也叫了过来,剩下江西、浙江、江苏、海南、云南、四川等地方的八仙宫,并没有一一通知,仅仅是叫了几个省份城市八仙宫的重要人员,再加上你,足以代表整个南方的抬棺匠了。”

    听着这话,我差点没跳起来,他这是搞事情啊,只是一场丧事,至于捣鼓这么大吗?

    不对,这袁青田可能从一开始就是盘算着,借用这次丧事扬名立万,这才将这么多抬棺匠们聚集过来。

    只是,有一点我想不明白,以袁青田的名头,应该叫不了这么多人才多。

    虽说我们抬棺匠相对于整个社会来说,干的是低贱的工作,但在我们圈内,个个却是极其自傲,鲜少服人的,更不是一个电话就能能召唤过来的。

    打个很简单的比方,这袁青田给我打个电话,让我过来这边,我肯定不会来,哪怕他是同行,也不会过来。

    一是千里迢迢,二是以他的身份,没那个资格。

    可,现在这袁青田居然说,他已经把那些人叫过来了,看他那表情,那些人十之**回来。

    若说先前他邀请王木阳过来,王木阳之所以同意,很有可能是因为我的面子。

    但,现在看来,王木阳之所以过来,恐怕是袁青田对他说了什么话。

    这让我生出一个念头,离开这边以后,务必给王木阳打个电话,问清楚点。

    就在这时,那袁青田走了过来,在我肩膀重重地拍了一下,笑道:“小九,若有可能,我真希望你能过来帮我。”

    我罢了罢手,笑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强行为谋,只会徒增烦恼,你觉得呢?”

    他笑了笑,“既然如此,我也不再说什么了,只希望你明天好好表现,别让我太失望。”

    我懂他意思,这袁青田明天是要搞大事了,就说:“好,我也希望你别让我失望,毕竟,入行这么久,我是第一次听说以抬棺为活的世家。”

    他饶有深意地瞥了我一眼,眼神中尽是轻蔑之意,“世家的底蕴,绝非半路子出身的抬棺匠能比拟的。据我所知,以抬棺为活的世家,足有五家,你,陈九。”

    说着,他顿了顿,深邃的眼神迸发出来一道精光,声音陡然一冷,“不过是历史漩涡中的一个跳梁小丑罢了。”

    我没说话,因为我能完全的感受到,此时的袁青田已然不在是那个乡下抬棺匠,而是以世家的身份在跟我说话。

    “你,不行!”那袁青田拍了拍我肩膀,然后缓缓转身,朝村内走了过去。

    看着他的背影,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生出一股害怕感。

    说实话,从入行到现在,我从未想过抬棺匠这一行居然还会有世家的存在,更没有想过,一个家族抬棺能干数千年,这完全是我不敢想象的,甚至可以说,这袁青田的一番话,好似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般。

    “小九!”那黄叔见我发愣,推了我一下,低声问:“怎么了?”

    我扭过头,瞥了他一眼,“那袁青田说,抬棺世家有五个,是哪五个?”

    他挠了挠后脑勺,尴尬的笑了笑,解释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就知道好像有些家族,的确是祖传抬棺的,据说,他们对抬棺这一行了如指掌,甚至有通灵的本事,能将死者送往蓬莱仙岛,至于袁青田说的五家,我就知道广东有个袁家,广西那边有个诸葛家,剩下的三家应该在秦岭以北了。”

    说着,他好似想起什么,又补充了一句,“对了,好像秦岭以北有个王家,至于是不是王木阳的家族就不知道了。反正听袁青田说,五家之中,王家历来神秘,鲜少露面,唯一一次露面,好像是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了一具女尸,当时有人在电视上看到王家人的身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