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8章 阴阳饭(98)
    “陈九,带着他来我的地头,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这声音阴恻恻的,令人听了极度不舒服。

    一听这声音,我心里咯噔一声,这声音我熟悉的很,不是别人,正是袁正华。

    奇怪了,他不是在捣鼓袁老太太等人的丧事么!

    为什么会跑出来。

    这不对啊,按道理来说,明天就得大办特办,他今天应该特忙才对啊!

    当下,我深呼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客气点,就朝那发声处看了过去,跟我猜测的一样,正是袁正华。

    他一双眼睛一直在我身上盯着,偶尔会看几眼我边上的黄叔,脸色异常凝重。

    “小九!”黄叔拉了我一下,压低声音说:“我们这边的抬棺匠,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每一伙抬棺匠,不能去别的地盘。”

    我懂他意思,在我们那边也有这种说法。说白了,抬棺匠们都是各自划好了地盘,谁要是越界了,就是不懂规矩了。

    听老王说,以前农村人多时,那规矩更严,就连平常走个亲戚什么的,都得打报告,没获得批准的话,就连亲戚都不能走,会招来事端。

    所以,在听到黄叔的话,我心里一沉,估摸着得出事了。

    就在我生出这念头的一瞬间,那袁青田走了过来,先是轻蔑地瞥了一眼黄叔,后是盯着我,厉声道:“陈九,你也是抬棺匠,应该知道我们规矩,你边上这人跟我们村子的抬棺匠不是一路人,而这马路是我们村子集资修成的,你这样做,恐怕要给我们一个说法,否则,我们村子可不欢迎这种破坏规矩的人。”

    我懂他意思,他这是想赶我出去,而黄叔的到来,不过是给了他一个借口。

    想通这点,我笑了笑,连忙赔笑道:“袁叔,不好意思啊,我领他过来取个东西,现在就走,若是带来什么麻烦,我向您道个歉,您觉得怎样?”

    他一怔,好似没想到我会这么说,在我身上扫视了一会儿,最终把眼神停留在我手头上火龙纯阳剑上边,皱眉道:“就拿这个?”

    我点点头,微笑道:“是啊,他想看看这剑,我就带他过来看看了。”

    “这剑很有来头,需要值得他亲自过来?”那袁青田好似没看出我手中的火龙纯阳剑。

    我一听,稍微松出一口气,就说:“的确有点来头,这是我从玄学协会带出来的,对了,你知道王木阳么,他送我的,说是这剑不错。”

    我这样说,实则是想糊弄过去。

    一方面是不想让袁青田知道火龙纯阳剑的事,另一方面把王木阳扯出来,是因为我相信这袁青田应该知道这么一号人物,我故意说出来,实则是告诉他,我跟王木阳关系不错。

    如此一来,他做事时,自然得留几分神了。

    这不,我刚说完,那袁青田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不可思议地盯着我,疑惑道:“据我所知,你跟王木阳不是…”

    “生死对头?”我笑了笑,就说:“这样吧,我给他打个电话。”

    说话间,我掏出手机,翻到王木阳电话,拨了过去。

    不到片刻时间,王木阳的声音传了过来,他的声音颇为亢奋,说:“哟,陈九,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

    我笑了笑,忙说:“小王啊,是这样的,你上次在玄学协会送我的剑,我发现好像有点瑕疵勒。”

    说完,我摁了一下免提键,目的是让袁青田听到王木阳的声音。

    而那王木阳是聪明人,他应该知道我这番话的意思,自然懂得怎么回答这句话。

    这不,仅仅是过了片刻时间,他的声音传了过来,他说:“没事,不就是瑕疵么,下次我再给你送把好的。”

    我面色一喜,这家伙果然知道我意思。

    也对,那王木阳既然能在北方混出来,其眼力见跟察言观色的本事肯定不差。

    当下,我也没再客气,又说:“小王啊,有人说我们俩是生死对头,你…”

    不待我说完,那王木阳的声音传了过来,他声音异常愤怒,“草,陈九,你叫谁小王呢,老子比你大,按年龄,你得喊一声王哥,按抬棺匠的资历,你得喊老子一声王叔,按交情来说,你也得喊二哥。”

    听着他的话,我当真是哭笑不得,不得不说,这家伙挺聪明的,要是他解释什么的,估摸着那袁青田不会相信,他直接骂了一顿,反倒能让袁青田彻底信服。

    可,令我失望的是,那袁青田好似不信,居然朝我走了过来,试探性地问了我一句,“陈九,能让跟他说句话么?”

    瞬间,我立马明白他意思,他这不是怀疑我跟王木阳的关系,而是怀疑对方不是王木阳。

    我点点头,微笑道:“没问题。”

    说话间,我把手机朝他递了过去。

    那袁青田接过手机,立马把免提键取消了,然后说了一句话莫名其妙的话,他说:“太阳西边出,日头东边落。”

    我这让我眉头一皱,这什么意思?

    当下,我连忙朝黄叔看了过去。

    他估摸着是看出我意思,冲我一笑,压低声音说:“只要对方真的是王木阳绝对这句话的意思。”

    听他这样说,我稍微放心了一点,也没再说话。

    大概过了不到一分钟的样子,那袁青田满脸凝重地把手机还给我,笑道:“小九,先前真心不好意思了,还望你莫见怪。”

    听着这话,我心头悬着的大石总算落地了,听他这说话的语气,应该是相信王木阳了。

    只是,我想不明白的是,以他的性格,即便知道对方是王木阳,对我的态度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转变吧!

    当下,我试探性地朝袁青田问了一句,“袁叔,你跟王木阳关系不错?”

    我这样问,实则是想摸摸袁青田的底。

    他一愣,疑惑道:“第一次跟他说话啊,对了,我已经向王木阳发出邀请了,邀请他明天过来这边,要是没猜错,他现在已经去买机票了,恐怕明天一大清早就过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