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7章 阴阳饭(97)
    一时之间,我实在是拿不出办法了。

    等等,好像还有个办法。

    那便是火龙纯阳剑。

    那火龙纯阳剑是纯阳之物,有它也不知道能不能震慑住周边那些孤魂野鬼。

    按道理来说,应该可以震慑那些孤魂野鬼。

    原因在于,这火龙纯阳剑是我们抬棺匠镇门宝物,肯定有着我不知道的某种效果,再者就是,这些年,我没怎么捣鼓火龙纯阳剑,仅仅是练会了一些招式罢了。

    所以,对火龙纯阳剑的依赖颇少。

    当下,我朝黄叔看了过去,又扫视了黄天、黄信一眼,低声道:“诸位,我有一把剑,叫火龙纯阳剑,不知道你们俩位听说过没?”

    说话间,我朝黄信、黄天看了过去。

    他们俩人一怔,显然是听过,黄天忙问:“就是我们抬棺匠的至宝?”

    我嗯了一声。

    他呼吸一紧,忙说:“那东西有什么用。”

    这可难道我了,我也不知道具体有啥用,就把大致上的想法告诉他们。

    我说:“我打算以火龙纯阳剑为阵眼,布置一个阵法,再在阵法内捣鼓阴阳饭,这样应该能震慑住周边的孤魂野鬼,只不过,想要庇佑整个村子,这阵法的规模有点大,我需要很多很多人帮忙寻找东西,还需要一些人干苦点。”

    说着,我扫了他们所有人一眼,继续道:“只是,有个事,我得说在前边,我对这办法没有多大的把握,但,目前能做的就是这个。”

    这话一出,令我诧异的是,那黄天、黄信居然没有说话,倒是黄叔开口了,他说:“小九,有个事,我想问问。”

    “您说。”我点点头。

    他说:“是这样的,我们几个都是抬棺匠,也听说过火龙纯阳剑,只是,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见过火龙纯阳剑,不知,你可方便让我们看看,一来,我们看过火龙纯阳剑心里也有些底子,二来以火龙纯阳剑作阵眼有没有用,也得看过火龙纯阳剑才能知道,你觉得呢?”

    “是啊!我们也是这样想的。”那黄天、黄信同时开口道。

    我一听,立马明白他意思,所谓的说服黄天、黄信,恐怕是黄叔的意思吧,他应该是不好意思,故意找了这俩兄弟过来。

    想通这个,我笑了笑,也没点破,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中午1点的样子,要是现在去老黄司机的货车上拿火龙纯阳剑,时间上应该来得及,就说:“行,你们等等,我现在去取火龙纯阳剑了。”

    说着,我猛地想起,就这样走路去,来回肯定得耽搁不少时间,而先前进村时,我发现这村子停了不少摩托车,就对那黄叔说:“黄叔,您看能不能在你们村子找辆摩托车送我去个地方。”

    “这个简单,我送你去就行了。”那黄叔满口答应下来。

    见此,我也没再说话,倒是那黄浩一脸兴奋地盯着我,说:“九哥,我能不能跟你一起去啊,我也想看看我们抬棺匠的至宝。”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黄叔瞪了黄浩一眼,没好气地说:“别闹,这是我们大人的事,你一个小屁孩瞎掺和什么。”

    “爸,我20了,不是小孩了,再说,九哥也比我大不了几岁,为什么不能让我去。”那黄浩气呼呼地来了这么一句话。

    “你跟小九能比吗?我可是听说了,他19岁时,就是十堰那边八仙宫的宫主了,你再看看你十九岁在干吗,行了,就这样,你跟老黄他们俩在这等着,我载小九去取火龙纯阳剑。”

    说话间,黄叔朝我看了过来,意思是问我现在可以走了么。

    我点点头,说:“走,早点去,也可以早点回来,等会还要捣鼓很多东西。”

    说着,我顺手捞起放在桌面的塑料袋。

    那黄叔一见我的动作,疑惑道:“小九,这塑料袋里面装着什么吖,你怎么带着它寸步不离身?”

    我笑了笑,“没什么,吃饭的家伙罢了。”

    那黄叔听我这么一说,也没再说话,脚下朝外边走了过去,我立马跟了上去。

    很快,我们俩人出了门,那黄叔则推过来一辆摩托车。

    这摩托车颇为陈旧,好在那黄叔启动车子时,并没有出什么问题。

    不到片刻时间,那黄叔推着摩托车走到大马路,我则坐在他后边,他骑着摩托车载我直接去了货车那边。

    由于时间关系,那黄叔骑摩托车的速度颇快,仅仅是花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我们俩已经出现在货车边上。

    下了车,我立马给老黄司机打了一个电话。

    那老黄司机一听我们俩在货车旁边,只说了一句话,他说:“等我一分钟时间。”

    挂断电话,我还没来得及把手机收起来,那黄叔就开口了,他说:“小九啊,你的心可真大,就这样把我们抬棺匠的至宝放在货车上,也不怕被人偷了去。”

    我一笑,解释道:“黄叔,你可能有所不知,所谓的宝贝,你把它当成宝贝,别人很自然的把它当成宝贝,你不把它当宝贝,别人很自然的不把它当成宝贝,就如火龙纯阳剑,我随意的丢在货车上,别人只会以为这剑不过是街边货罢了,没人会把它当成宝贝。”

    那黄叔一笑,就说:“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倒也看的透哈,搁我身上,肯定不舍得把火龙纯阳剑就这样丢在货车上。”

    我笑了笑,也没再说话。

    就在这时,那老黄司机神色匆匆地走了过来。

    一见我们,他先是冲我一笑,后是对那黄叔说,“村长,你咋也来了。”

    “你啊你,这些年在广州开货车,都快忘了我们,要不是你爸一直在村子说你们的好话,你想进村子都难。”那黄叔笑骂了一句。

    我懂他意思,他们村子都是干抬棺匠的,这老黄司机却跑出去当起了货车司机,可见,他在他们村子应该不怎么受待见。

    不过,眼下我也没啥时间询问这些东西,立马对老黄司机说:“开一下驾驶室的车门,对了,那袁青田没什么动静。”

    他一边打开车门,一边说:“一切风平浪静。”

    听着这话,我稍微松出一口气,从驾驶室拿出火龙纯阳剑,还没来得及说话,一道异样的声音在我身后响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