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4章 阴阳饭(94)
    那年轻人一听我的话,面色愈来愈激动了,死死地拽着我手臂,好似生怕我走了一般。

    而那中年男子则沉着脸,问:“浩子,你确定他就是陈九?”

    “爸,我敢打包票的告诉你,他就是陈九,我在网上看过他的照片,就是他。”那年轻人激动道。

    “网上?我照片?”我疑惑地问了一句。

    那年轻人说:“九哥,你还不知道?你的事被人搬到天涯论坛的莲蓬鬼话,现在那边点击老高了,我们不少抬棺匠都知道这事了,你有不少粉丝勒。”

    嗯?

    还有这事?

    我完全听不懂他的话,不过,我也没心情追究这些事了,毕竟,有了这年轻人的话,那中年男子应该彻底信了我。

    这不,那中年男子立马走了过来,先是朝我微微弯腰,后是笑道:“原来是陈九,若是你的话,或许真能弄懂那些事。”

    我连忙回了一个礼,说:“大叔,你高看我了,我只能尽力一试。”

    说着,我在他身上打量了几眼,又看了看边上有些激动的年轻人,也不晓得为什么,我忽然想把阴阳饭的事告诉他。

    主要是感觉就这样进村,一旦让他们发现我的目的,肯定会失望。

    当下,我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支吾道:“大叔,我…。”

    不待我说完,那中年男子一笑,“陈九,我年龄长你一些,就叫你一声小九了,你也别叫我大叔,叫声老黄就行了。”

    我连忙点点头,说:“叫黄叔吧,是这样的,刚才是我不对,骗了你,我来这村子不单单是想弄清当年那件事,还有就是…。”

    说到这里,我吱吱唔唔起来,主要是不好意思说出来。毕竟,阴阳饭这种事情,倘若真在这村子弄的话,势必会招来一些阴魂,甚至会闹出不少鬼事。

    所以,我感觉有必要把这事说出来。

    当然,我先前之所以想骗黄叔,是因为一旦让他知道我的目的,估摸着连村子都不会让我进,只好先混进再说。

    而现在则不同了,看黄叔对我的态度,应该不至于把我搁置在村外。

    正是因为这个,我才打算跟他说实话。

    于是乎,我连忙补充了一句,“我想在你们村子弄阴阳饭。”

    “啊!”那黄叔应该是知道阴阳饭,惊呼一声,不可思议地看着我,问:“小九,你可知道阴阳饭背后代表着什么?”

    我嗯了一声,这段时间,我查过相关的资料,的确知道一些关于阴阳饭的事,就说:“知道。”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要在我们村子捣鼓阴阳饭?”说着,他眉头紧锁,继续道:“当然,你既然是陈九,我相信你的心肠不坏,应该不至于来我们村子害我们,只不过,作为这村子的村长,我有责任守护这个村子的安全,还希望你能如实相告。”

    我点点头,正欲开口,就听到边上的年轻人说话了,他对黄叔说:“爸,人家九哥好不容易来我们村子,你别这样问长问短好吧,我相信九哥既然这样做,自然有他的道理。”

    说罢,他拽着我手臂,朝村内走了进去,“走,九哥,我带你进村,别听我爸在那瞎扯,他这人啊,在这村子守了一辈子,思想古板的很,万事都喜欢问长问短,我相信九哥既然这样做,肯定有原因的。”

    “小九,你等等!”黄叔在我们身后喊了一声。

    我停下脚步,那年轻人一个劲地拉着进村,我淡淡一笑,就说:“先把事情说清楚吧,不然,我心里也不舒服。”

    当下,我连忙朝黄叔走了过去。

    令我诧异的是,那黄叔这次居然啥也没问,就说:“先去我家吧,你远来是客,总不能让你站在这说话哈,否则,让外人看到了,还以为我们村子不懂人情世故。”

    说话间,他抓着我手臂,领着我朝村内走了进去。

    见此,我也没再问什么,跟着他的脚步进了村子时。

    令我郁闷无比的是,那年轻人也不晓得是什么想法,一边走着,一边冲村内吆喝着,“大家快出来啦,陈九来我们村子,快来看啊,是我请进来的。”

    这话一出,村子内涌出来不少人,对着我指指点点,更有不少年轻人凑了过来。

    一时之间,我有种被人看马猴的感觉,脚下不由快了几步。

    那黄叔应该是擦觉我的异样,瞪了那年轻人一眼,“黄浩,差不多够了。”

    说话间,黄叔脚下也加快了几步。

    不到片刻时间,我们一行三人出现在一栋房子前边,这房子看上去颇为陈旧,房门是民国时期那种双扇木门。

    “寒舍有些简陋,还望莫嫌弃哈!”那黄叔笑着朝我说了一句。

    我忙说:“黄叔,你说的是哪里话,这房子很有生活气息。”

    他笑了笑,推开门走了进去,我则跟着他的脚步,进入房内,那黄浩则最后一个进入。

    进入房间,我稍微打量了一下,房内只有几样简单的家具,看上去有些寒酸。

    “小九,你先坐着,我去给你整点吃的。”那黄叔说完朝偏房走了过去,黄浩则拉着我坐在八仙桌边上,一脸憧憬地看着我,问:“九哥,你当初为什么要当抬棺匠啊!”

    我瞥了他一眼,微笑道:“一没学历,二没工作经验,只好在老家混口饭吃了。”

    他一怔,又问我:“那你可以到广州、深圳、东莞、佛山等地方去打工吖,为什么非要选择当抬棺匠啊!”

    我算是看出来了,他这是打算盘根问底了,我也没客气,就说:“家里没啥亲人,也没人愿意带我南下广州,就在当地干起了抬棺匠。”

    “那你现在后悔当抬棺匠么?”他问。

    我稍微想了想,摇头道:“不后悔,认识了一票人,也算是人生大赢家了。”

    “这样啊!”他嘀咕一句,又问:“九哥,最后一个问题,你当抬棺匠这些年,为什么一直秉承着死者第一,而不像有些抬棺匠,把金钱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我抬头瞥了他一眼,这个问题不好问题,就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吧,有些人把钱看的重要,有些人把规矩看的重要,我可能属于后者吧,倒是你,年纪轻轻,切莫被金钱给迷惑了。”

    他一笑,正欲开口说话,那黄叔凑了过来,端了一些果盘摆在我边上,又弄了一些花生瓜子,然后在我对面坐了下来,笑着说:“小九,别听我们家浩子瞎问,他啊,几年前就把你当偶像了,这些年一直在我们面前说你如何厉害,这些年我耳朵都听的起茧子了。”

    我笑了笑,说了一句没事,就准备直接跟他说阴阳饭的事,毕竟,我时间有限,就对那黄叔说:“黄叔,咱们直奔主题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