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1章 阴阳饭(91)
    雨打棺材头,辈辈出王侯?

    我反复的念叨了一下这句话,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要是没记错的话,当初刚入行的时候,老王曾跟我说过一些话,都是一些关于棺材的,例如什么棺材铺拜神,想人死,又例如擦胭脂进棺材,死要太子等等。

    当初老王说的都是一些关于棺材的老话,而那句,雨打棺材头,辈辈出王侯,他也曾说过。

    意思是,棺材下葬后,只要棺材一头的位置,有活水淌过,会福荫子孙后代。

    当然,这仅仅是民间的一种说法罢了,当不得真。

    可,没想到的是,那袁青田居然拿这句话来忽悠袁正华了,再有就是,从那马路两旁的地理位置来看,只要将棺材埋在马路中间,凭借两旁的高山,地底肯定会有祸水淌过。

    但,这仅仅是民间的传说罢了,压根不能当真。

    那老黄司机见我没说话,就问我:“小九,怎么了?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我扭头瞥了他一眼,也没说话。

    那老黄司机在我身上打量了一眼,诧异道:“小九,你手里提的是什么?”

    我提起手中的胶袋,晃了晃,淡声道:“没什么,只是一个碗罢了。”

    说完,我猛地想起,从早餐店老板那拿来的东西还没来得及看,先前拿到东西时,直接放进塑料袋里了。

    没任何犹豫,我立马掏出东西,拆开,入眼是一本书,奇怪的是,这本书的封面没任何字迹,翻开封面,入眼是一张白纸,还是没任何字迹。

    见鬼了,这老郑搞什么鬼,辗转反侧就为了给我一本没有字迹的书,这不是扯淡么。

    我一口气翻了七八页,令我失望的是,整本书上面没任何字迹。

    这特么是无字书啊!

    擦!

    我暗骂一句,气不打一处来,就准备把这书本丢掉,甚至有些责怪老郑了。

    本以为老郑能给我一点有用的东西,谁曾想到,居然会给这么一本无字书,这特么不是逗我么。

    就在这时,那老黄司机满脸凝重之色走了过来,一把夺过我手里的无字书,死死地盯着那上面,沉声道:“小九,这是不是有人偷偷摸摸给你的?”

    我稍微想了想,那老郑把这无字书给我,算是偷偷摸摸了,就点点头,也没说话,就听到那老黄司机脸色愈发凝重了,沉声道:“小九,恐怕要出大事了。”

    嗯?

    我彻底懵,死死地盯着他,莫不成这老黄司机能通过这无字书看出什么,就问他:“你看出来什么了?”

    他抬眼望了我一会儿,缓缓开口道:“小九,这东西在你们外省人看来,或许没什么,但在我们梅州这边却是大有来头。”

    我立马竖起耳朵,就催了他一句,“什么意思?”

    他深呼一口气,“你可知道什么是无字书?”

    我摇了摇头,下意识回了一句,“没有字的书。”

    他轻声说了一句不是,

    双眼死死地盯着无字书,又说:“没有字的书,从我们这边的风俗来说,只有一个意思,死。”

    嗯?

    我还是不明白他意思,就问他:“这跟死有什么关系。”

    他解释道:“小九,我们这边忌讳没有,而人死后,一些村子的族长或者村长,会将某个人的名字,在族谱上上画一横,这就相当于没有字,寓意着这人死了,而现在这本无字书,整本书,毫无任何字,也就是说,将会有一场大灾难要降临,这场大灾难会让所有人都…死亡。”

    最后两个字,他是咬牙说出来的。

    我一听,连忙从他手中夺过无字书,仔细端详了一会儿,跟先前一样,压根没看出来什么,反倒是听那老黄司机在边上嘀咕了一句,他说:“小九,我想给你传信的那人是想告诉你,这件事死伤很大,让你一定要慎重。”

    我点点头,不过,心中还是有个疑惑,那便是以老郑的性格,他应该干不出这么高深的事才对,再者说,这什么无字书是他们这边的习俗,在我们那边完全没这种讲究。

    但,想到老郑边上的白胖子,我又感觉,以白胖子多年阅历江湖的经历,他应该能看得出来老黄司机是跟着我。

    换而言之,那白胖子料想到我会把这东西给老黄司机看,这才给我递了一本无字书。

    心念至此,我眉头紧锁,这棺材的事还没搞定,现在又收到老郑的警告。

    咋办?

    咋办?

    一时之间,我心里压根没任何打算,就觉得这事太棘手了。

    等等,那林繁不是说,只需要我做两件事么,一件是喂三具尸体吃三口阴阳饭,一件是阻止袁青田,而以那林繁的本事,她应该早就推衍到,事情或许发展至此。

    换而言之,她在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的情况,仅仅是让我做好这两件事即可。

    这让我心里莫名其妙的有了一丝信心。

    当下,我深呼一口气,朝老黄司机看了过去,就说:“走,我们回村子煮饭去。”

    “啊!”他好似不明白我意思,死死地盯着我,“小九,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有心情吃饭。”

    我连忙跟他解释了一下,“老黄,这次煮的可不是普通的饭,无论如何,你都得帮我一把,还有就是,尽量别让袁青田等人知道。”

    “为什么啊!”他惊呼一声。

    我也没跟他解释,主要是跟他解释的话,肯定是没完没了,毕竟,这阴阳饭牵扯到的东西太多,一旦解释起来,没个三天三夜,压根解释不清楚。

    再有就是,这阴阳饭我看似只有三个字,可,想要弄一碗阴阳饭出来却是极难。

    说实话,饶是我,也没把握,一方面是这阴阳饭会牵扯到一些仪式,另一方面是不能让袁青田等人知道。

    可,现在的情况却是我们在他的地盘上。

    所以,我没任何办法。

    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唯有选择相信林繁,也唯有相信林繁的话,或许整件事才会有转机,否则,单凭我跟老黄司机,肯定没办法去捣鼓整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