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7章 阴阳饭(87)
    我跟着那小姑娘朝前走了约摸一分钟的样子,最终在一个房门前停了下来。

    我大致上打量了一下这房子,这房子与普通房间不同,即便是大门紧闭,也能闻到一股很淡的茶香味。

    “陈九先生,我们老板就在里面等你。”

    说着,她朝我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又说:“里面请。”

    我微微一笑,也没说话,先是敲了敲门。

    “咚、咚。”

    房内传出一道女声,“是陈九么?”

    我一听,这就是昨天晚上那女人的声音,我没任何耽搁,立马推开门。

    不待我走进去,一股淡淡的茶香味充斥着整个房间,而在房间正中间的位置,摆着一套茶几,边上是几条老式的木凳子,左边的位置坐着一名女人。

    那女人约摸二十出头的年龄,一袭白衣长裙,精致绝伦的五官令人生不出任何亵渎之意,甚至可以说,这女人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

    见我进来,那女人淡然一笑,朝我招了招手,“你来了,这边坐。”

    我点点头,先是关上门,后是在她对面坐了下去。

    “请茶!”他朝我伸了伸手。

    我微微一怔,盯着茶杯看了看,这茶像是刚斟的,上边冒着微微的热气。

    怎么会这么巧?

    就在我进来时,她便给我斟好茶了。

    等等,她怎么知道我会坐在这个位置?

    要知道,我刚才坐下时,压根没看到这杯茶,也就是说,我是随即坐下去的,而这女人却是提前在这个位置斟好茶了。

    这是巧合?

    还是一切尽在她的掌控之中?

    端起茶杯,我没急着喝,而是盯着茶杯看了一会儿,这才缓缓开口道:“真是好茶,温度适中,位置恰当。”

    那女人微微一笑,淡声道:“好茶与坏茶,完全看品茶人出于什么心情来品茶,若是高兴,这便是一杯甜茶,若是悲伤,这便是苦茶。”

    我抬头瞥了她一眼,笑着问她:“照姑娘的意思,这杯茶能品出人的喜怒哀乐?”

    她微微颔首,朝我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淡声道:“请茶。”

    这次,我也没犹豫,端起茶,抿了一口,入嘴有些涩涩的,等到了喉咙处,味道却变成了苦涩,待咽下肚,肚内就好似被火烧一般。

    考虑到那姑娘坐在我对面,我强忍腹部那种火烧感,笑道:“好茶,甜的很。”

    她柳眉微蹙,笑道:“陈九,这茶真的甜吗?”

    我嗯了一声,“真甜。”

    我这样说,主要是想试试她的本事,再有就是想确定一下,她是否真的是林繁。

    那女人听我这么一笑,抿嘴一笑,端起茶杯看了一会儿,然后缓缓放下,笑道:“这要是没猜错,你此时的心情应该是惶恐不安,而内心更是忧心忡忡,甚至还夹杂了许多的心事,如此以来,这杯茶入口时,定是涩涩的,因为涩涩的茶水代表你的不安,入喉应该是苦涩,因为苦涩代表着你的忧心,而茶水入肚后,应该火热热的。”

    听着这话,我死死地盯着她。

    她怎么说的那么准。

    这让我生出两个念头,一个是,她深知这茶的味道,还有一个就是她看出我的心情。

    说实话,我比较相信前者,因为后者太恐怖了。

    那女人好似看穿了我的想法,一双清澈的眼睛盯着我,微笑道:“陈九,放下你心中所有的担忧,跟我聊会?”

    嗯?

    我抬头朝看了过去,就问她:“你是林繁么?”

    她一笑,淡声道:“名字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人,才是最重要的,你觉得是这个道理吗?”

    我懂她意思,她这是变相承认她是林繁。

    我一笑,就问她:“你想聊什么?”

    她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笑道:“聊你想聊的。”

    “那是什么?”我忙问。

    她抬手指了指我心脏的位置,笑道:“问问你自己的内心,你想聊什么。”

    这次,我也没跟他客气了,连忙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在袁老太太家待过?”

    我这样问,实则是问她,她是不是当年那个六岁的小女孩。

    那女人一笑,淡声道:“你觉得是,那便是,你觉得不是,那便不是。”

    我忽然有种想离开的冲动,这不是瞎扯淡么,就觉得跟这女人说话太吃力,完全是那种模凌两可的话,没半句准确的话。

    当下,我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也没跟她再扯什么虚的了,就问她:“那你这次找我来,所谓何事?”

    她没说话,而是给我斟了一杯茶,然后示意我喝茶。

    若是平常,我肯定有心情喝茶,但现在我满肚子疑惑,哪有什么心情喝茶,就说:“茶就不用了,倒不如直接说事。”

    她抬头望了望我,不咸不淡的说:“我若告诉你,十八年前,我便看到了今天的你和我,你信么?”

    “信!”我点点头。

    这倒不是我真的我信了,而是感觉这女人说的任何一句话,都好似埋着伏笔,我就想知道,她接下来会说什么。

    令我诧异的是,她居然摇了摇头,笑道:“你不信,因为你是陈九,你不会相信。但,我却要告诉你,十八年前,我还是六岁,我便看到了今天的你和我。”

    说完,她给自己斟了一杯茶,轻轻地抿了一口气,继续道:“金棺、女尸、孩童尸,这一些,我十八年也看出来了,其中的两样,更是我十八年前为了报恩而提的主意,如今,我打算找你了却我当年的种下的果,作为回报,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都可以吗?”我故作淫hui朝她看了一眼。

    她一笑,“陈九,你觉得你在我面前有秘密可言吗?即便你故意露出这副表情,我依然能的出来,你…不会对我有任何想法。”

    这下,轮到我惊讶了,要知道以这林繁的相貌,只要是个男人,没有人不喜欢。

    她凭什么断定我不会有那种想法?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对她还真没有半点想法,仅仅是想探探她的底线罢了。

    当下,我再次淫hui地笑了笑,轻佻道:“小妞儿,这点你看错了,我是男人,一个正常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