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6章 阴阳饭(86)
    “小九啊,叔跟你说,等会到了镇上,我介绍一个店子的早餐给你,好像是你们湖南人开的,那里面有个鱼粉贼好吃,你可以去试试。”那老郑朝我又说了一句。

    嗯?

    我老乡开的?

    我忙问:“你不去?”

    他说:“唉,我们几个昨天吃过了,今天想换个口味,你也知道,我们现在有钱了,得吃点高档东西了。”

    说话间,他朝边上几个人看了过去,吼道:“哥几个,对不对!”

    “对,肯定得吃高档东西,要我说,反正现在还没出殡,我们得去东莞好好玩一次。”其中一人附和了一声。

    这话一出,好几个人面色狂喜,说:“好,去东莞潇洒一天。”

    但,那老郑好似有些不乐意了,就说:“我说哥几个,咱们可都是苦人出身的,家里的媳妇在家里替我们照顾父母,照顾孩子,咱们可不能干对不起她们的事,特别是你瓜子,你媳妇替你照顾病重的双亲,你好意思做对不起她的事?”

    不得不说,老郑的话还是挺有用的,那几个人的神色立马萎缩了不少,支支吾吾地说:“老郑,我也就是摸摸嘴皮子,没打算去哈!”

    老郑白了他一眼,就说:“行了,咱们做人花钱可以大点的,但这良心还得在,别让金钱蒙蔽了我们的良心。”

    我懂他这话的意思,这是在给他们几个人打预防针。

    这让我不由高看老郑几眼,一直以来,这人给我的印象是粗汉,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跟张飞似得,还懂得粗中有细。

    而那些人被老郑教训一番后,一个个变得老实不少,而老郑则领着我们一票人一边走着我,一边开始得瑟。

    从他的话里,我得出了一些有用的消息。

    一是,他们几个人当中,有两个已经彻底被袁青田的金钱给腐蚀了。

    二是,老郑并没有被袁青田彻底腐蚀,而是有心离开,但碍于某种原因,他不得不留在袁青田身边。

    三是,老郑提的那早餐店,足足提了三次,这让我上了心,等会去了镇上,势必得去那店子看看。

    就这样的,我们一众人,一边朝镇上走了过去,一边听着老郑在那唠唠叨叨的吹着牛。

    待走到镇上时,时间差不多过去半小时了,也不晓得老郑是有意的还是咋回事,刚到镇上,他先是朝他们那些人打了一个眼色,后是连忙捂住肚子,说是肚子痛。

    随着他的话一出,那些人居然不约而同的肚子痛了。

    看到这里,我哭笑不得,那老郑是想支开我,我自然也不会停留,就说:“既然几位肚子痛,那我先行一步了。”

    说完这话,我径直朝前边走了过去,也没再搭理老郑等人。

    走在街上,我大致上瞄了一下,不得不说,这镇子虽说不大,但人却是多的很,饶是早上的起点,这镇上的街道已经有了不少行人。

    按照昨天夜里那女人的说法是让我八点去普洱茶馆,而现在才七点左右,我便在镇上随便找了一家早餐店,简便的吃了一点东西。

    肯定有人得问了,怎么不去老郑说的那家早餐店。

    原因很简单,那老郑让我去那家早餐店,应该是有啥话想告诉我,又或者说,有啥东西要交给我。

    而老郑等人除了昨天来过镇子,便是今天了。

    昨天的老郑并没有被袁青田的金钱给腐蚀,也就是说,他昨天不可能让那早餐店的人给我传话,或带东西。

    唯有今天才有可能。

    可,今天的老郑,还没去过那早餐店,自然不可能有东西交给我。

    只有等到他们吃完早餐后,才有可能。

    正是因为这个,我才没有去那店子。

    一顿早餐过后,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差不多是七点半的样子,我径直走出早餐店,开始在镇上找那家普洱茶馆。

    那普洱茶馆还算好找,因为它的外形在这镇子显得别具一格,周边都是一些现代化建筑,唯独那家普洱茶馆,却是古代的那种装饰,有点像是八角楼。

    但,相比古时候的八角楼,这普洱茶馆又多了几分现代的气息。

    站在门口,我打量了一下这茶馆,就发现里边人挺多的,各种吆喝声不绝于耳,茶馆内装潢则偏古代风。

    我摸了摸口袋的钞票,说实话,我有些不敢进去,主要是担心这里面的消费,要知道我身上就揣着一百来块钱,至于袁老太太给我的那些钱,我放在那金棺上边,也没拿。

    咋办?

    我在茶馆前边徘徊了一会儿,最终一咬牙,不管了,先进去再说,要是钱真的不够,最多帮他们刷几天盘子。

    当下,我朝那茶馆走了进去。

    刚到门口,走过来一名十**岁的姑娘,她先是冲我微微一笑,后是问我:“先生,找人还是喝茶?”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两者都有!”

    她一听,在我身上仔细打量了一下,就说:“您是陈九先生?”

    嗯?

    她知道我名字?

    难道是那女人提前招呼的?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那姑娘朝我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又说:“这边请,我们老板在天字号等你。”

    她老板?

    难道昨天夜里见到的女人不是林繁?

    不对啊,以我的猜测,那女人十之**是林繁。

    当下,我连忙问了一句,“小姑娘,打听一下,你老板姓林么?”

    话音刚落,那小姑娘停下脚步,诧异地盯着我,失声道:“你不认识我老板?”

    我摇了摇头,说:“不认识!”

    她好似有些不信我的话,死死地盯着我,足足过了好几秒钟,她才徐徐开口道:“你真不认识我老板?”

    我苦笑一声,“真不认识。”

    “不可能啊!”她疑惑地看着我,皱眉道:“一般能让我老板等待的人,只有一种人,那便是朋友,而能被我们老板称之为的朋友的人,估计整个中国没超过十个,按说…她不应该等你啊!”

    我听出她的意思了,她老板很厉害,也没说话,就示意她带路。

    那小姑娘也不知道咋回事,也不往前,而是再次问了一句,“陈九先生,你真不是我们老板的朋友?”

    我笑了笑,说:“还没正式见过面,应该算不上朋友。”

    她面色一边,又在我身上打量了一会儿,这才领着我朝前边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