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5章 阴阳饭(85)
    当天夜里,我躺在床上,一直辗转难眠。

    大概深夜1点的样子,窗户前闪过两道身影。

    不用猜也知道是袁青田夫妻俩,毕竟,我跟老黄司机搁人家家里睡觉勒!

    待他们夫妻俩的身影离开后,我腾的一下坐了起来,看着边上正在酣睡的老黄司机。

    说实话,我比较羡慕他,甭管什么环境,都能睡得如此之香。

    坐在床上,按照我的想法是去灵堂看看,考虑到那棺材边上有人守着,我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点燃一支烟,深吸一口,朝窗户瞥了一眼,心里颇为复杂。

    一支烟过后,我又躺了下去,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还是睡不着。

    就这样的,我躺在床上一直辗转难眠,直到下半夜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当我醒过来时,时间已经是早上六点半的样子。

    没半点犹豫,我找了一些清水,随意的洗簌了一番,便准备朝镇上赶过去。

    偏偏在这个时候,那老黄司机醒了过来。

    他知道我要去镇上,就问我:“小九,要不要陪我你去?”

    我罢了罢手,那女人一看就是高冷之人,带老黄司机去,估摸着只会弄巧成拙,就说:“你在村子替我盯着袁青田他们。”

    说着,我朝门口走了过去。

    刚到门口的位置,我停了下来,也没扭头,淡声道:“老黄,你要是受不了金钱的诱惑,我不怪你。”

    这话一出,那老黄司机原本躺在床上,刷的一下坐了起来,吼了一声,“小九,你把我当什么人了,钱财固然重要,但与良心相比,钱财与粪土何异。”

    我一听,松出一口气,“谢谢。”

    “谢个屁,只要有点良心,没人愿意看到袁青田干那事,而那老郑跟白胖子等人,我估摸着他们是不知道袁青田要干什么事,这才被金钱给腐蚀了,等我找个时间,找他们几人好好唠叨一番。”

    那老黄司机嘀咕了一句。

    我连忙罢手道:“暂时别让老郑他们几个人知道,万一他们真的选择站在我们的对立面,一旦说出来了,那袁青田便会对我们有所防范,那样太不划算了。”

    说完,我怕他真去找老郑他们,又招呼了几句,直到老黄司机答应下来,我才放心下来。

    “好了,小九,你去找那女人吧,这村子的事,你交给我就好了。”那老黄司机朝我催了一句。

    我点点头,再次朝他说了一声谢谢,便抬步朝外边走了过去。

    出了房子,或许是早上的原因,这村子不少人端着早餐,坐在自家门口,与邻里之间相互聊着天,而灵堂门口的位置,则站着几道熟悉的身影,是老郑跟白胖子等人。

    我在看到他们时,他们好似也看到我了。

    那老郑领着白胖子等人走了过来,老郑一脸堆笑地我说:“小九,起这么早勒,吃早餐了没?要不要随我们去镇上一起吃早餐?”

    “嗯?”我疑惑地看着他,就问他:“袁青田不管你们早餐?”

    他一笑,“管啊,哪有给人办事,不管早餐的,只不过吧,我们兄弟几个觉得他们的早餐没啥好吃的,倒不如去镇上吃。”

    听着他的话,我算是听出来了,那袁青田估摸着给了他们不少钱,否则,以这老郑钻进钱眼里的性格,怎么可能舍得去镇上吃早餐。

    我盯着他,笑了笑,就说:“好啊,只是,我囊中有点羞涩,恐怕…。”

    不待我说完,他一把搂住我肩膀,大笑道:“没事,叔不差钱,走,叔带你去镇上吃顿好的。”

    说话间,他在我身上打量了一会儿,又说:“你看看你小小年纪,都饿成什么样子,连头发都饿白了,唉,看来抬棺匠这一行真的不好做,要不是我家那女人天生要嫁给抬棺匠,我才不会跟你套近乎勒!”

    我居然生出一股无语感,甚至感觉不知道怎样回答他的话。

    玛德,我这头发是饿白的么?

    你见谁把头发饿白了。

    我本来想怼他几句,考虑到这老郑是一份好心,我也没怎么说话,便顺着他的拉劲,朝镇上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路上,那老郑跟变了一个人似得,一直在那唠叨着,大致上是说,等回家以后,得把家里的老房子重新捣鼓一下,又说啥得给他女儿再添置几样的嫁妆。

    我哪能不明白他意思,他这是向我炫富勒!

    想想也对,以老郑的性格,忽然之间有了一笔巨款,不炫耀才不正常。

    等等,不对啊!

    这又是重新捣鼓房子,又是添置嫁妆,这得需要多少钱啊!

    看来,那袁青田应该是给他们拿了不少钱。

    甚至可以说,那袁青田已经把钱给他们了。

    否则,老郑绝对不会这般得瑟。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白胖子不动声息地朝我使了一个眼神,意思是让我认真的听老郑的话。

    我眉头一皱,让我认真听白胖子说话?

    这什么意思?

    让我好好的听老郑吹牛逼?

    不对,肯定不对,那白胖子是老江湖,脑瓜子聪明的很,他既然让我认真听老郑的话,肯定有另外一层意思。

    等等,我刚才通过老郑的话,得出一个结果,那便是袁青田给了他们不少钱。

    换而言之,老郑看似在向我吹牛逼,实则是在向我传达某种信息。

    而以白胖子的聪明劲,他自然明白袁青田给他们这么多钱,所办之事,肯定也是非同寻常。

    或许是考虑这个,白胖子才会如此向我使眼色,说白了,他这是在向我示好。

    等等,或许让我跟着老郑去镇上吃早餐,也是这白胖子指使的,之所以没直接对我说出袁青田的事,估摸着是担心他们几个人,有人受不了金钱的诱惑,这才对我使暗语。

    一想到这个,我朝他回了一个眼神,意思是明白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我们俩使眼神这会功夫,他也停止说话,嘴里开始哼起了小曲,那模样,用我们那边的一句话来形容,太合适不过了,那便是,袋里有票子,走路唱调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