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4章 阴阳饭(84)
    说罢,他朝袁正华看了过去,继续道:“正华,你放心,我当了接近三十年的抬棺匠,无论是从资历还是经历来说,绝对不会陈九差。”

    听着这话,我仅仅是笑了笑,也没说话。

    那袁正华好似找到主心骨了,立马朝袁青田看了过去,忙说:“叔,这一切都拜托给你了。”

    我算是彻底明白了,这袁正华已经彻底信了袁青田的话。

    这也是办法的事,干我们这一行就这样,都是年龄大些好做事。

    不过,我想不明白的是,这袁正华如此得罪我,难道不想拜师了?

    要知道,这袁正华为了拜我为师,花了不少心事,怎么到了这村子,对我却是这种态度了?

    我先前之所以问他丧事交给谁,也正是考虑他想拜我为师,才会有如此一问。

    否则,我绝对不会问出这话。

    说白了,我没必要自讨没趣。

    但,他现在既然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心里反倒轻松了一些,至少不用考虑收他做徒弟的事了。

    当下,我深呼一口气。也没再说什么。

    而那袁正华应该是看出我对他有些不爽,仅仅是冲我尴尬的笑了笑,就说:“九哥,实在不好意思,我…我…。”

    “我懂!”不待他说完,我罢了罢手,淡声道:“那我要现在离开么?”

    我这样说,其实是相反的意思,我并不想离开,但又担心那袁青田让我离开,这才问出来了。

    说穿了,我是打算用面子圈住袁正华。

    只要他顾及一点点面子,绝对不会说什么让我离开,而我也可以光明正大的留下来。

    事实就如我猜测的那般,那袁正华一听我的话,忙说:“九哥,你说的是哪里话,你远来是客,哪让你离开,这样吧,接下来的几天,你住在我叔家里。”

    说着,他朝袁青田看了过去,继续道:“叔,你觉得呢?”

    那袁青田应该是不想让我留下来,为难道:“这…不好吧,我那房子太破了,怕是留不住陈九这尊大神吖!”

    我笑了笑,忙说:“没事,能住就好了。”

    说话间,我没在灵堂久待,脚下朝袁青田家里走了过去。

    那老黄司机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快离开,站在原地发着愣,直到我拉了他一下,他才回过神来,立马跟着我的脚步。

    就在我们迈出堂屋的一瞬间,那袁青田陡然开口了,他并不是对我说话,而是对着守棺材那老人说话了,说的是客家话。

    我一听,脚下不由放慢了几分,就朝老黄司机打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让他听清楚点。

    那老黄司机没半点犹豫,倾耳听去。

    大概听了十来秒的样子,那老黄司机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我本来想问他怎么了,但考虑到我们就在灵堂门口,离那袁青田等人颇近,一旦开口了,估摸着会让袁青田等人知道。

    “走,我知道袁老太太的尸体在哪了。”那老黄司机一把抓住我手臂,朝前边走了过去。

    我顺着他这么一拉,朝前边走了过去。

    待走到离灵堂有段距离时,我再也忍不住了,停下脚步,朝他看了过去,问:“袁老太太的尸体在哪?”

    他紧紧地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就在那棺材里面。”

    “啊!”我惊呼一声,“听清楚了吗?”

    他嗯了一声,说:“听的真真的,那袁青田说的,袁老太太的尸体在那棺材里面,还让那守棺材的老人看紧点,别让你靠近棺材。”

    草!

    我忍不住骂了一句,玛德,夫妻同棺。

    这在我们湖南那边是大忌啊!

    甚至可以说,一旦夫妻同棺,势必会影响到子孙。

    当下,我忙问了一句,“你们这边有夫妻同棺的习俗没?”

    他稍微想了想,就说:“好像有,好像没有。”

    “什么意思?”我问。

    他说:“是这样的,我们这边吧,有人夫妻同棺过,好像是两口子因为食物中毒,双双死亡了,而那户人家家里不太宽裕,就用一口棺材装了两具尸体,简单的办了一场丧事,然后下葬了。”

    我稍微想了想,就问他:“要是一个人先死,一个人后死呢?”

    他稍微想了想,解释道:“肯定不会同棺啊,毕竟,一个人先死,就等于要先入土,一旦要同棺的话,得把那口棺材挖出来,会惊扰到死者,很少有后人这样干。”

    我点点头,这一点跟我们那边差不多,都讲究不要打扰死者。

    等等,现在的情况,袁正华爷爷有棺材,袁老太太没棺材,如果那袁青田让他们俩同棺,也不是没有道理。

    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事实或许并非如此。

    当下,我又朝老黄司机问了一句,“对了,你刚才听他们说棺材内还有尸体没?”

    他说:“有,那袁青田说了一句,他师傅的遗体已经完全腐烂了,千万别碰到棺材,会打扰到他师傅。”

    这让我陷入沉思当中,甚至搞不懂袁青田的做法。

    但,一想到十里不同俗,我又不好说什么,毕竟,各地方的风俗都不同,我总不能把我们湖南那边的习俗,强行安在他们这边吧!

    “小九,会不会出问题?”那老黄司机好似也挺担心的,朝我问了一句。

    我摇了摇头,淡声道:“现在还不知道,不过,知道袁老太太的尸体在金棺内,也算是有点收获了,想要弄懂这一切,只能等明天去镇上见了那女人,或许才会有答案。”

    他点点头,就说:“希望如此吧,对了,小九,还记得我跟你说的事么?”

    我笑了笑,他说的事,我自然记得,他是想要知道他爷爷当年的尸体,怎么会莫名其妙的从棺材内移到后山了,就说:“放心,你的事,我一直记在心上。”

    他松出一口气,朝我说了一声谢谢。

    我也没再说话,便领着他朝袁青田家走了过去,就打算在那袁青田家休息一晚,明天一大清早赶到镇上去。

    直觉告诉我,只要见了那女人,或许这一切的一切会变得明朗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