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2章 阴阳饭(82)
    玛德,为什么只有一口棺材啊!

    这一发现,令我再次打量了一下灵堂。

    没错,这灵堂只有一口棺材。

    见鬼了,为什么只有一口棺材,那袁老太太的呢?

    当下,我连忙朝金棺走了过去。

    就在我迈动步伐的一瞬间,那老人立马起身,死死地拽住我手臂,说了几句客家话。

    那老黄司机翻译过来的意思是,“你到底懂不懂规矩,主家没在这,不能靠近棺材。”

    我疑惑地望了他一眼,就问老黄司机,“有这习俗?”

    他微微点头,“是啊,我们这边的习俗就这样,主家没在这,外人不能靠近棺材,说是对主家不敬,更有贬低死者的意思。”

    好吧!

    这习俗倒是头一次听说,我也没再说话,脚下朝后边退了几步。

    那老人见我往后退,松开我的手,坐回到先前的位置,一双眼睛却一直警惕地盯着我,生怕我会做什么出格的事。

    对此,我也是醉了,真心不知道说啥了。

    不过,对于袁老太太尸体不见了,我却是好奇的很。

    按道理来说,袁老太太的尸体跟金棺一同进入进入灵堂,理应将她老人家的遗体入殓,然后也摆在灵堂内才对。

    可,现在袁老太太的遗体居然不见了。

    这什么情况?

    难道把她老人家的遗体弄出去了。

    不可能,袁正华不可能干这种事。

    再说,我刚才进来时,压根没看到这村子还有什么灵堂啊!

    当下,我连忙让老黄司机帮忙问一下那老人,主家去哪了。

    那老黄司机见我面色有些急,连忙朝那老人问了一句。

    令我诧异的是,那老人并没有直接说话,而是朝老黄司机打了一个手势,是要钱的动作。

    我没半点犹豫,在兜里摸了一下,摸出一百块钱,正准备递过去,那老黄司机一把抓住我手臂,冲我摇了摇头,然后他从自己口袋掏出一块钱,又找了一张红纸包了起来,笑道:“小兄弟,我们这边的红包,仅仅是图个吉利,并不在乎钱财的多少。”

    说话间,他将那红包朝老人递了过去。

    老人接过红包,塞在口袋,淡声说了几句客家话。

    那老黄司机翻译道:“小兄弟,这老人说,主家去开会了,说是得商量这个丧事应该怎么办下去。”

    我一听,第一想法是过去看看。

    但,想到我现在与这丧事没啥关系,就这样过去,肯定不合适。

    这让我不由有些丧气,就对老黄司机说,“走,我们去外边抽根烟。”

    那老黄司机好似有些不明白我意思,不过,脚下还是跟着我朝外边走了出去。

    出了灵堂,我找了一个还算昏暗的地方,掏出烟,给老黄司机递了一根,然后点燃烟,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

    那老黄司机接过香烟,也没急着点燃,而是问我:“小兄弟,是不是…?”

    不待他说完,我瞥了他一眼,淡声道:“老黄,别叫小兄弟了,你要是不嫌弃,叫声小九就好了。”

    “行,那我也不跟你客气,小九,你是不是有心情?”那老黄司机连忙问了一句。

    我吸了一口气,轻声道:“算不上心事吧,只是觉得自己在这有点多余。”

    “怎么会呢,你先前不是说了么,这事关于到抬棺匠的声誉。”那老黄司机在边上安慰了一句。

    我点点头,也没再说话,心中则开始盘算整件事的来龙出脉。

    待我将整件事的来龙出脉摸清楚后,我得出一个惊人的结果,那便是,这场丧事很有可能是从十八年前就开始布局了。

    不对,严格来说,应该是从三年前,也就是袁正华爷爷死亡时。

    我会这样想,是因为联想到袁青田的目标。

    如果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布局,我又该如何破局?

    再有就是,袁老太太为什么又要请我过来?

    这不符合逻辑啊!

    难道是我猜错了?

    难道这仅仅是一场普普通通的丧事?

    一时之间,我对整件事开始感觉到迷茫了,生不出半点动力。

    “小九,好像有人进村了。”那老黄司机,陡然拉了我一下,抬手朝村口那边指了过去。

    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一看,不远处的位置闪动着一束黄光,应该是有人打着手电筒进村了。

    我并没有多大的兴趣,毕竟,这是村子,来人也不算奇怪,就说:“可能是某个村民回来吧!”

    我这样猜测,是因为那人进村时,整个村子的狗居然没犬叫。

    一般只有熟人进村,村子的狗,才不会犬叫。

    那老黄司机皱了皱眉头,嘀咕道:“不可能啊,一般村民这个时候都回家了,就算没回家,都是摸黑回来,而那人却是带着手电筒,像是从外边进来的。”

    我一听,这话有道理,不由盯着那光束看了几眼,就发现那光束走的特别缓慢,朝我们这边移了过来。

    “走,过去看看。”我朝老黄司机喊了一声,脚下朝那光束走了过去。

    令我诧异的是,那光束好似发现我们朝那个方向走了过去,居然停了下来,然后缓缓朝村外走了过去。

    嗯?

    这什么情况?

    那人不是进村么?

    为什么看到我们过去,反倒朝村外走了过去。

    这让我好奇的很,但也没犹豫,脚下的步伐不由快了几分,一边朝那人喊了一声,“谁?”

    随着我的声音一处,那光束陡然停了下来,紧接着,一道纤细的女声传了过来,那声音说:“是陈九吗?”

    我一怔,不可思议地盯着那光束,什么情况,那人怎么会知道我名字?

    再有就是,听这声音,完全是陌生人的声音,我压根不认识那人。

    她怎么会知道我名字?

    当下,我脚下朝那边移了过去,警惕地喊了一句,“你到底谁?”

    那光束站在原地,也没回答我的话,好似在等待什么。

    玛德,见鬼了,那人到底是谁,她怎么会知道我名字?

    眼瞧就要到那人边上了,那人再次开口了,她说:“你来广州不是找我的么,为什么没去找我?”

    嗯?

    我一怔,我来广州找她?

    等等,难道眼前那女人是…林繁?

    瞬间,我神色一紧,立马朝她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