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0章 阴阳饭(80)
    心念至此,我不由盯着那妇人,连眼神也没敢眨,主要是担心错过什么。

    就发现那妇人面部表情丰富的很,简直就是在她脸上演绎着一曲三国演义。

    足足过了半分钟的样子,她哇的声哭了起来。

    “呜呜,我就知道,他对那件事耿耿于怀。”

    “唔唔,为什么会这样啊!”

    “儿啊,是为娘对不起啊!”

    ……。

    诸如此类的话,那妇人足足哭了接近三分钟的样子,直到老黄司机挂断电话走过来,那妇人才停止哭诉。

    “哭什么哭勒,儿子是你自己害死的,现在反倒有脸来这哭了。”那老黄司机没给他好脸色。

    “老黄大哥,求你了,你告诉我,我儿子临死前,是不是让我替他报仇!”那妇人死死地拽着老黄司机的手臂。

    我怕他说破嘴,连忙朝他使了一个眼色。

    那老黄司机不愧是老司机,立马明白过来,就说:“是啊,你儿子像你一样,死死地拽着我手臂,让你替他报仇。”

    这话一出,那妇人哭的更伤心了。

    见此,我感觉时机成熟了,忙问:“大婶,你要是有什么隐情,尽管说出来,我绝对会帮你。”

    “还有我,我也会帮你。”那老黄司机在边上附和了一句。

    那妇人听着我们俩的话,在我们俩人脸上来回扫视了一眼,就说:“是他,是他,都怪他,要不是他,我儿子不会死。”

    “他是谁?”我忙问。

    令我失望的是,那妇人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还是咋回事,她戛然而止,也不再说话,一个劲地抽泣着。

    对此,我也是无语了,就朝老黄司机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让他赶紧劝说一下,毕竟,他跟这妇人比较熟。

    那老黄司机立马明白我的话,就朝那妇人看了过去,劝慰道:“菊花妹子啊,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隐瞒什么勒,现在你儿子就在你眼前,难道你想让你儿子死不瞑目啊,赶紧说出那人是谁,我跟这小兄弟会替你作主,再说,即便我们不能给你作主,还有人民警察勒,绝对不会让为非作歹之人逍遥法外。”

    那妇人抬头看了看老黄司机,就说:“老黄大哥,不是我不想说,是我不能说。”

    说着,她在身上摸摸索索的掏出一叠钞票朝老黄递了过去,继续道:“老黄大哥,这是我今年的收入,还望你莫嫌弃,一定要替我儿子找口好棺材,葬在我们家房子后边。”

    说话间,她把那钱塞在老黄司机手里。

    我大致上瞄了一下,大概八千左右。

    而那老黄司机拽着钱,就说:“菊花妹子啊,为什么你那么执着啊,什么东西比你儿子的性命还要重要啊!”

    她死劲摇了摇头,一个劲地哭,就是不说话。

    对此,我也是无语了,实在不明白这妇人脑子在想什么东西。

    不过,她不说,我也没办法,总不能拿着刀抵在她脖子上,逼着她说吧!

    但,话又说回来,我估摸着,就算拿刀抵在她脖子上,她未必会说。

    基于这个考虑,我也没再说话。

    而那老黄司机显然是不愿意就此放过,又对着那妇人苦口婆心地说了一大堆话,不过,基本上没啥作用。

    因为那妇人,一直在那抽泣,从未说过话。

    大概说了三四分钟的话,一道刺耳的警笛声传了过来。

    抬眼望去,是一辆警车开了过来。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那妇人被警察带走了,按照那些警察的意思是得把小孩的尸体送回县里的火葬场。

    那妇人跪在地面苦苦哀求,估摸着是被那妇人的哭泣声打动了,那些警察也没再坚持,便押着那妇人走了。

    待那妇人走后,我跟老黄司机对视一眼,老黄司机问我:“小兄弟,你看现在怎么办?是把这小孩的尸体扛回村里,还是?”

    我稍微想了想,就这样把小孩的尸体拉回村里,肯定不行,先不说那些村民是否会同意,单凭村内还躺着两具尸体,一旦拉回去,估摸着那小村子能闹翻了天。

    那老黄司机见我没说话,就问我:“小兄弟,你倒是说话,你现在可是我的主心骨。”

    我瞥了他一眼,淡声道:“先把尸体放在车上吧!”

    “啥!”他惊呼一声,忙说:“小兄弟,你没弄错吧,我这货车是新买的,一家老少全指望这货车吃饭了。”

    我懂他意思,对于一些司机来说,货车就是他们的命根子,可,眼下这事实在没办法了,只能放在他车上,总不能随便找个地方埋了吧,那也太对不起那妇人了。

    更不能把那尸体从货车上拿下来放在地面,一旦接了地气,却没下葬,那是造孽的大罪。

    “老黄,你看…能不能宽限几天。”说着,我掐指算了算,按照袁老太太的生辰八字,她出殡的吉日在大后天,也就是说还得在这货车上边放三天。

    唯有等袁老太太等人的尸体出殡后,才能将这小孩的尸体弄回去。

    那老黄司机一听我的话,就说:“小兄弟啊,这货车是我的饭碗啊,我宽限几天的话,我的车子咋办啊,万一招惹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我这辈子可就完蛋了啊!”

    我点点头,忙说:“老黄,你放心,事后,我保证让你的货车干干净净的,绝对不会招惹任何脏东西。”

    “真的?”他好似有些不信。

    我嗯了一声,“你放心,我以我陈八仙的名义发誓,绝对不会让你车子招惹任何脏东西。”

    他稍微思考了一会儿,极不情愿地说:“好吧,就当做善事了,不过,小兄弟,你可答应了,一定要帮我去去晦气。”

    “放心吧,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我连忙应承了一声。

    随后,我跟老黄司机将那皮箱从驾驶室弄到车厢,考虑到这小孩是惨死在皮箱内,我不敢大意,找了几根树桩放在车厢,然后再将皮箱放在车厢靠近右边的位置。

    那老黄司机问我,这是什么意思。

    我告诉他,树木有隔离阴阳的说法,放在树桩上边,不会让小孩的怨气污染货车。

    那老黄司机微微一笑,对我说:“小兄弟,有心了,对了,你怎么没回去捣鼓那两具尸体。”

    我也没客气,就把进村后的事告诉他了。

    考虑到眼前,我能信任的人,只有眼前这老黄司机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我对袁老太太以及金棺的猜测悉数告诉老黄司机了。

    令我没想到的是,他一听,整个人差点没跳起来,骂骂咧咧地骂了几句,说啥都什么世道了,哪有如此歹毒的人,又说啥那袁青田太自私了,不能光顾着一个行业的兴起,而草菅人命。

    对于他的反应,我一一收入眼帘,就问他:“老黄,对于这边的习俗,你知道多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