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9章 阴阳饭(79)
    一见那妇人,我面色松了一些,连忙朝边上货车司机看了过去,问他:“那妇认识不。”

    说着,我朝那妇人指了过去。

    他一听,顺着我手指的地方看了过去,忙说:“那妇人就算化作灰我也认识。”

    我立马明白,应该就是那小孩的母亲了。

    没任何耽搁,我连个迎了上去。

    那妇人一见我,立马停了下来,抬眼打量了我一眼,正欲说完,那货车司机从我后边窜了出来,死死地盯着那妇人,厉声道:“好啊,你可算来了,说吧,为什么要害死你儿子。”

    这话一出,那妇人好似想到什么,刷的一下朝那司机跪了下去,死劲磕头,不停地说:“老黄大哥,都怪我,都怪我,都怪我。”

    嗯?

    听着她的话,我跟那老黄司机对视一眼,就听到老黄司机说:“菊花妹纸啊,你这事干的太没良心了啊,那孩子才多大啊,你怎么忍心…。”

    说着,他深叹一口气,也不再说话。

    而那妇人一个劲地抽泣,也不说话。

    我在边上看着那妇人,心里有股说不出来的感觉,凭心而言,就这么一个妇人,我觉得送派出所也不足为过。

    当下,我深呼一口气,朝她说:“你男人呢?”

    她抬头瞥了我一眼,也没理我,而是朝老黄司机看了过去,一边抽泣,一边问:“老黄大哥,他…他是…。”

    老黄司机面色一凝,没好气地说:“不是他,我还不儿子是被你们夫妻害死的,说吧,你们是自己去派出所,还是我们送你去。”

    “老黄大哥,我既然来了,肯定会给我儿子一个交待,我现在只有最后一个请求,就想看我儿子最后一面。”那妇人抽泣着说。

    我跟老黄司机对视一眼,老黄司机问我:“小兄弟,你怎么看?”

    我微微点头,主要是感觉作为母亲,看儿子最后一眼,不算过分。

    那老黄司机见我点头,立马朝妇人说了一句,“行,只能看一眼,你这种女人啊,就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那妇人说了一声谢谢,连忙爬了起来,一边抽泣着,一边朝货车跑了过去。

    看着那妇人的背影,我朝老黄司机问了一句,“这妇人平常为人怎样?”

    他想了一下,解释道:“她啊,脾气好的很,属于那种逆来顺受的,在我们租房那边出了名的好脾气,倒是他那个老公,在外边老实巴交的,在家里经常打媳妇。”

    听着这话,我心里稍微有了一点底,也没再说话,便跟上妇人的脚步。

    那妇人估摸着是觉得他儿子在车厢,站在车厢后边,一个劲地往里面瞧,嘴里喊着:“瓜娃,瓜娃,娘来看你了。”

    “大婶,你儿子在驾驶室。”我朝她说了一句,径直朝驾驶室走了过去。

    她立马跟了上来。

    进了驾驶室,我缓缓打开皮箱,而那妇人则死死地盯着皮箱内的尸体,哭的那个伤心啊,当真是泪眼婆娑的。

    而那老黄司机,好似有些看不过,在边上大骂道:“哭,就知道哭,当初要害死你儿子的时候,也没见你心慈手软啊。”

    “我没有,是…。”那妇人立马反驳道,但她并没有说完,仅仅是说了一半,立马收嘴了。

    “还嘴硬,这小兄弟都说了,你儿子装进皮箱是活的,在路上才死的,天呐,你们夫妻俩怎么干的出来这种事啊,当真是丧尽天良啊!”老黄司机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报警电话。

    我本来想阻止他,这倒不是说,我想救那妇人,而是有事想询问她。

    不过,此时老黄司机已经掏出手机,我也懒得阻止了,毕竟,以这妇人目前的状态,想向她打听这边习俗的事,估摸着也打听不出来什么。

    “喂,110不,我要报警。”老黄司机宏亮的声音传了过去。

    我一听这声音,连忙朝那妇人看了过去,就想通过她表情看出一点东西。

    令我没想到的是,那妇人一听到老黄司机的声音,并没有露出害怕的表情,相反,她脸上居然露出一副解脱的表情。

    奇怪了。

    这种情况,听到报警,应该是害怕才对啊,为什么这妇人会露出解脱的表情?

    我本来想询问几句,不过,看这妇人的表情,估摸着也不说,否则,她绝对不会回来这边。

    说白了,她是抱着必死的心态回来的。

    对于这种人,想要从她嘴里打听到一些消息,显然不可能。

    所以,我直接放弃了这个念头,就试探性地问了那妇人一句,“你跟你儿子关系好么?”

    她一听,神色颇为激动,“好,我把他当成了命根子,生怕他受点委屈。”

    嗯?

    我一怔,连忙说:“你可知道,我发现你儿子时,他已经奄奄一息,却说了一句话。”

    “啊!”她惊呼一声,死死地盯着我,激动道:“我儿子说话了?”

    我点点头,说:“嗯,他说话了。”

    说着,我盯着那妇人看了一会儿,就发现她表情先是一怔,后是会心一笑,紧接着,她脸色立马变得铁青。

    我将她表情收入眼帘内,问:“你不想知道他最后说了什么?”

    “说了什么?”那妇人连忙朝我看了过去。

    我紧盯着她,缓缓吐出几个字,“他说,他死的好冤,希望你能替她报仇。”

    我这样说,实在是没办法的事,主要是想试探一下这妇人,倘若她真爱她儿子,绝对会说点什么出来。

    倘若这一切都是她伪装出来的,我这番话,自然会没点作用。

    凭心而言,我比较相信第一种,原因很简单,这妇人在知道儿子会说话后,并没在意她儿子会说话,而是比较紧张她儿子说了什么。

    由此,我可以判断出她应该知道她儿子会说话。可,老黄司机却告诉我,他儿子从小就不会说话。

    这是怎么回事?

    要说这件事里面没隐情,打死我也不信。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觉得这事或许跟袁老太太有关。

    当然,这仅仅是我的猜测罢了,至于真相是什么,或许只有那妇人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