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8章 阴阳饭(78)
    那货车司机看我表情不对,就问我:“小兄弟,你怎么了?”

    我忙说:“这个回答很重要,请你一定要慎重的告诉我。”

    他没直接说话,而是低头瞥了一眼那小孩子的尸体,双眼闪过一丝不忍,这才徐徐开口道:“他啊,奇怪的很,从出生后就没哭过一声,长大后更是一直不发。”

    果然不会哭泣。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一切也就解释的通了,难怪这小孩掉在车厢时,即便是活过来了,也没说话,这才导致他身死。

    心念至此,我内心有股说不出来的自责感。

    倘若当初在查看他尸体时,只要我稍微用心点,绝对能查出来他没有死透。

    可,当时的我,却选择相信那司机的话了,认为那小孩死了。

    为什么啊!

    为什么会这样啊!

    当下,我一言不坑地将皮箱拉上,朝驾驶室走了下去。

    下了驾驶室,我依靠在火车边上,掏出烟,点燃,深吸一口气,任由香烟在肺部绕圈。

    就在这时,那货车司机下了车,就问我:“小兄弟,怎么了,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我扭头望了他一眼,就觉得也没必要隐瞒他了,“我们见到那个小孩时,他并没有死。”

    “什么?”他惊呼一声,死死地盯着我,颤音道:“你说什么,把话说清楚点,什么叫那小孩没死。”

    我也没再犹豫,就把先前所发生的一切悉数说了出来。

    他听后,差点没跳起来,就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那小孩要是没死,他父母不可能会把那孩子交给我,要知道这小孩是他父母眼中的宝贝啊!”

    对于他的疑惑,我有两个解释,一个是,那小孩陷入假死状态,他父母以为他死了,这才用皮箱装着他的尸体,让这货车司机带回去。

    另一个是,他父母知道小孩没死,又或者说是他父母给小孩吃了什么药,让小孩陷入假死状态。

    我这样想,是因为刚才那货车司机的一句话点醒了我。他说,这小孩的父母一年所赚的钱,悉数花在了这小孩身上。

    有句俗话是这样说的,久病无孝子。

    同样,父母再小孩身上花的钱足够多了,自然会产生疲惫感,再加上他们本身需要生活,所以,有那么一些父母,会放弃治疗,甚至会生出扼杀小孩的念头。

    类似这样的新闻,我可是没少看到。

    当然,话又说回来,至于这小孩到底属于哪种情况,我心里没个准数。

    凭心而言,我比较希望是第一种,因为是第一种的话,至少他父母还是个好父母。

    可,一旦是第二种,我根本不好评判他父母,要说他们狠心,这些年他们却为了小孩消耗了一生的积蓄。

    可,要是他们是慈祥的父母,最后这事又干的太不厚道了。

    一时之间,我心里也没个准数。

    但,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隐约感觉他父母很有可

    能是第二种情况。

    我会这样想,是因为他们到现在还没回来。

    说到这里,肯定有人会问了,不是说他父母每次坐大巴十公里,大巴都会出现故障么?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只要转念一想,万一是高速路上其他人遇到这种情况,却被他父母强加在自己身上呢?

    要知道这种事,不是没有可能,毕竟,人类天生狡诈,这是毋庸置疑的。

    就在这时,那货车司机开口了,他说:“小兄弟,难道他父母真是心肠歹毒之人?”

    我瞥了他一眼,就说:“暂时不好说,得看下午三点之前,他父母能否赶回来,如果赶回来了,他父母或许是把小孩当成假死了,如果没赶回来,很有可能是他父母想要借你的手,让他儿子消失在这世间上,从而减轻自己的家庭负担。”

    “为什么是三点啊!”他问我。

    我抬头看了看天色,淡声道:“现在快午时了,你见午时发生过怪事么,换而言之,午时这两个小时是安全的,倘若他们在午时后,没赶回来,以我的意见是报警算了。”

    他听着我的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也没再说话。

    就这样的,我们俩谁也没再说话,一直靠在货车边上抽着烟。

    等待无疑是一件痛苦的事,在这种痛苦中,我们足足熬了好几个小时,眼瞧午时就要过去了,但那小孩的父母一直没回来。

    这让我们俩人的脸色越绷越紧,等到两点时,我们俩已经完全失去了耐性,那货车司机就说:“不等了,报警吧,玛德,就没见过如此歹毒的父母,连自己亲生儿子也不放过,不会说话咋了,这社会那么多哑巴,也没见哪个父母有如此歹毒的心肠啊!”

    他骂骂咧咧的掏出手机,就准备报警,我一把拉住他手臂,冲他摇了摇头,就说:“等会!”

    “还等啊,他父母明显不会回来了,这种人就应该被警察抓走,让他们把牢底坐穿。”那货车司机一脸怒意,骂骂咧咧的。

    我淡声道:“再等一个小时,就算是给人性一个机会,倘若三点没回来,再报警也不迟。”

    “小兄弟,你觉得他们把自己孩子弄死了,还有人性可言?”他好似特别不满意。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遇到这种人,任何人都没办法维持平常心。

    当下,我抬手拍了他肩膀一下,沉声道:“再等等,我们等了这么久,也不差这一个小时,再说,即便孩子的父母真想弄死这孩子,可,我总觉得孩子的母亲,或许会过来。”

    “为什么?”他问。

    我淡淡地吐出两个字,“母爱。”

    他一怔,陷入沉思当中,也没再说话。

    我懂他,估摸着他是跟我考虑到一块了。

    就这样的,我们俩也没再说话,跟先前一样,靠在车厢边上抽着烟。

    就这样的,过了接近四十分钟的样子,一道哭泣声传入耳内。

    我跟那货车司机对视一眼,我连忙朝后边看了过去,就发现一道妇人的身影朝不远处走了过来,那妇人一边走着一边抽泣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