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7章 阴阳饭(77)
    那货车司机显然也是闻到那股清香了,皱着眉头问我:“小兄弟,你身上是不是抹了香水?”

    我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咱一大老爷们抹啥香水啊!”

    说着,我那皮箱努了努嘴,意思是告诉他,清香是那皮箱传出来的。

    那货车司机一看我的动作,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就连说话也开始打颤了,他说:“小兄弟,你说会不会是尸变了?”

    我没说话,主要是我没查看里面的情况,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那货车司机见我没说话,又开口了,他说:“要不,我们打开皮箱看看?”

    我咽了咽口水,也没犹豫,缓缓来开皮箱上的拉链,就听到一阵嗤嗤声传了过来,是拉开拉链的声音。

    就在这声音响起的同时,我整颗心都跟着那声音那跳动起来,那货车司机跟我差不多,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皮箱。

    短短的一条拉链,我愣了拉了接近半分钟的样子,才将拉链彻底拉开。

    可,就在拉链拉开的一瞬间,先前那股香味更重了。

    我心中一禀,将皮箱缓缓打开,入眼是一具小孩的尸体,奇怪的是,我记得把这小孩尸体塞进皮箱后,我在他身上盖了一张黄纸,可,现在那张黄纸居然不见了。

    当下,我不由深呼一口气,盯着那小孩的尸体,仔细打量了一番,就发现那小孩双手紧握拳头,而在他拳头的位置,则紧紧地拽着一张黄纸。

    不对,严格来说,是两张黄纸,他左右手,分别握了一张黄纸。

    我试探性地想把黄纸从他手里拽出来,却发现,他拽的格外紧,压根没办法从他手里拽出来。

    咋回事,怎么会这样。

    我记得先前他手里并没有黄纸啊!

    那货车司机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小孩手中的黄纸,问我:“小兄弟,我们先前捣鼓这小孩的尸体,他手里是不是没拽着黄纸?”

    我嗯了一声,低声道:“的确没有。”

    他面色一紧,忙问:“那现在?”

    我没说话,眼睛一直盯着那小孩的手头上的黄纸上,要是没猜错,他手里拽着的黄纸,应该是我先前盖在他身上的那张黄纸,只是不知何故,这黄纸莫名其妙的变成两半了。

    等等,这是人为的,还是?

    一想到这个,我脸色刷的一下沉了下去,不对,不对,肯定不对,绝对不人为的,如果说是人为掰成两半的话,这小孩的双手不会死死地拽着黄纸。

    相反,应该是轻轻地握着,毕竟,人死后,双手不可能还有力气。

    除了这个可能,那么只剩下一个可能。

    可,我却不敢承认。

    一旦承认了,就犯了我们抬棺匠最大的忌讳。

    想到这点,我咽了咽口水,双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朝那小孩手中的黄纸摸了过去,用力拽了拽。

    跟先前一样,还是拽不出来。

    瞬间,我心沉如铁,朝货车司机看了过去,缠着音问他:“这…这…这小孩上车时,你…你…你检查他尸体没?”

    他好似不明白我意思,就说:“没有啊,他父母提着皮箱给我的,你也知道,小孩的尸体不太吉利。”

    果然没查看,也就是说,我心中的那个猜测,很有可能是成立的。

    想到这点,我脑子不由自由地浮现第一次抬棺的情景,当时的情况是,我们抬着一口棺材,结果那棺材里面居然还有个人没死。

    当时的老王吧唧吧唧的抽了一口烟,告诉我,他说:“九伢子,你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嘀,这种情况叫假死,你当了八仙以后,一定要注意这种情况,不然埋了活人,可是我们八仙的罪孽啊。”

    那时候的话,犹在耳边响起,而我现在遇到的情况,很有可能是那小孩压根没死,而是呈现一种假死,否则,他身上那张黄纸不可能被掰成两半,更不可能死死地拽在手里。

    唯一的解释是,这小孩当时我吊起来时,压根没死,而是陷入假死状态。

    也不知道这小孩什么活了,这才把黄纸掰成两半。

    心念至此,我连忙盯着皮箱里边打量了一番,就发现这皮箱家夹层的位置,有很细微的抓痕,要是没猜错,十之**是那小孩给抓的。

    可,不对啊!

    如果那小孩没死,他只需要哭出声,当时坐在车厢的人,绝对会救他出来啊!

    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是我猜错了。

    当下,我朝那货车司机看了过去,就问他:“你对这小孩了解多么?”

    他说:“当然多啊,他父母跟我合租的一个房子,夫妻俩老实巴交的,是好人,只可惜啊!”

    “可惜什么?”我忙问。

    他抬头瞥了我一眼,解释道:“小兄弟,你可能不知道,我这辈子就没见过那么老实巴交的夫妻俩,按说这么老实巴交的夫妻,肯定会得到好报,可,也不知道老天爷怎么想的,居然让他们的儿子,唉。”

    我的好奇心被勾了出来,忙问:“他们的儿子到底怎么了,是指死了么?”

    他深叹一口气,说:“算了,如今这小孩子已经死了,不说也罢。”

    我有些急了,于我来说,此时迫切想知道关于这小孩的消息,就说:“说一下吧,或许利于解决一些事。”

    我没敢把小孩没死的事说出来,主要是怕给他增加心理负担。

    而那货车司机听我这么一说,连忙问我:“解决什么事?”

    我稍微想了想,就说:“他父母不是每过十公里,就得换一辆车么。”

    他恍然大悟,忙说:“这样啊,说来也没啥,就是这小孩吧,从一出生就不说话,他父母一年辛辛苦苦攒点钱,全花在这小孩的身上了,可,邪乎的是,医院检查的结果却是这小孩发声器官没问题。”

    嗯?

    发声器官没问题?

    不对啊,如果没问题,他为什么不说话。

    等等。

    我立马想起一个可能性,颤着音问了一句,“这小孩会不会哭?”

    问完这话,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开始打颤了,主要是他这个回答太重要了,关乎到这个小孩的死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