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4章 阴阳饭(74)
    一时之间,我也想不明白他的意思,就觉得这袁青田有些莫名其妙了。

    不过,他都这样说了,我自然不会拒绝,就说:“好啊,我也正好想了解一下当地的民俗风气。”

    他放下手中的丧事用品,朝我走了过来,在走到离我三十公分的位置,他停了下来,在兜里捣鼓了一番,最后,他摸出一包香烟朝我递了过来。

    是红双喜,硬装的。

    他说:“小九,给你包开工烟,这烟味有点呛喉,你缓着点抽。”

    我嗯了一声,朝他说了一声谢谢,便接过烟,也没跟他客气。毕竟,老祖宗都说了,烟酒不分家的,有烟不要,那是傻币的行为。

    那袁青田也没再说话,转身提着丧事,朝村内走了过去。

    就在他走后的一瞬间,那袁正华朝我看了过来,估摸着是觉得把丧事交给袁青田,他有些不好意思,支支吾吾地喊了一声,“九哥!”

    我点点头,笑道:“别给自己心理负担,我的确是身子不行,交给袁青田是正确的选择,倘若你执意让我来捣鼓这场丧事,我还会骂你因私忘公。”

    “真的?”他缓缓抬头瞥了我一眼。

    我笑了笑,说:“放心,我真不怪你,快去吧!”

    他面色一喜,忙说:“谢谢九哥!”

    我点点头,也没再说话,那袁正华则如释重任一般朝村内走了过去。

    待他离开后,不少抬棺匠跟着进了村子。

    令我没想到的是,郑西关以及白胖子等人也在其中,那郑西关倒也爽快,在经过我身边时,他压低声音对我说了一句话。

    他说:“小九,你放心,你说啥,我都会听的。”

    “是的,我也是。”那白胖子附和了一句。

    很快,他们几人也跟着大部队朝村内走了进去。

    我本来想问他们有没有看到货车司机,不过,想到那货车离这村子没多远,我也懒得问了,便抬步朝前边走了过去。

    待我走到昨天下车的位置时,那货车还停在那。

    我面色一喜,连忙走了过去,先是打量了一下驾驶室,那司机正在酣睡,我试探性地敲了敲驾驶室的玻璃窗。

    不到片刻时间,那司机缓缓睁开眼,一看是我,他整个人好似来了精神,连忙打开车门,喜道:“小兄弟,你怎么来了?”

    我笑了笑,跟他寒暄了几句,大致上是问他怎么还在这。

    他说:“唉,别说了,那孩子的父母所乘坐的大巴,也不知道咋回事,这一路走来一个劲地在坏。”

    “总是坏?”我心中升起一股奇怪感,就问他:“为什么吖?”

    他说:“天知道咋回事,听那孩子的父母说,那大巴每走上十公里的样子,车子便会出故障,他已经换了三辆大巴,可,邪乎的是,他们只要换一次大巴,那大巴走上十公里,便会出故障。”

    我一听,满头雾水,这什么鬼?

    哪有这种说法的。

    莫不成他父母是在找托辞,实则,他们不想回来?

    我把这一想法说了出来。

    那司机罢了罢手,连忙说:“不可能,那孩子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工地汉,极重感情,怎么可能干这种事,再说,我给我一个朋友打过电话,高速路上的确有不少大巴坏了。”

    说着,他好似想到什么,拉了我一下,说:“小兄弟,你要是不信,来听听广播就知道了,那广播有播放高速公路的路况。”

    听着这话,我半信半疑地跟着他上了驾驶室,那司机则打开收音机,调到交通频道,就听到里面传出一道极有磁性的男性声音。

    那声音大致上说,今天高速公路出怪事了,一连坏了七八辆的大巴,又说啥是不是遇鬼了。

    当然,这话那播音员是用开玩笑的语气说的,毕竟,作为一个公众平台,肯定不能大肆宣扬鬼神之说。

    “小兄弟,我没骗你吧!”那司机朝我问了一句。

    我点点头,心中满是疑惑,这什么情况,为什么大巴每走上十公里就会出现故障,这不对啊。

    倘若说是一辆大巴出现故障,或许可以说,那大巴没彻底修好,这才出现这种事。

    但,一连坏了好几辆大巴,这就有点邪乎了。

    那司机见我没说话,就问我:“小兄弟,你说…会不会是孩子的父母撞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我没说话,立马打开驾驶室的车门,下了车,然后径直朝货车的车厢走了过去。

    那司机见我下车了,他立马跟了上来,一边走着,一边问我,“小兄弟,咋了,是不是跟那小孩的尸体有关?”

    我沉着脸没说话,主要是感觉没看到尸体,说什么也是惘然的,倒不如先查看一下小孩的尸体。

    很快,我走到货车车厢的位置,那货车司机问我,“是不是要打开车厢。”

    我嗯了一声,他立马打开车厢。

    就在他打开车厢的一瞬间,也不晓得是我看花眼了,还是咋回事,我恍恍惚惚的看到这车厢里面装着一口金棺、一具尸体以及吊一个皮箱。

    这一幕仅仅是一闪即逝。

    当我再次看过去时,就发现整个车厢空荡荡的,唯有一个皮箱掉在靠近右边的位置。

    咋回事,刚才看到的是什么?

    难道是眼花了?

    不可能啊,我当了这么多抬棺匠,我眼睛已经不是常人的眼神,不可能出现看错,或者看花眼啊。

    当下,我深呼一口气,死劲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

    跟刚才一样,车厢内除了一个皮箱掉在靠近右边的位置,再无任何东西。

    不对,不对。

    以我的眼神,既然看到了刚才那一幕,肯定说明这车厢内不同寻常。

    等等,我陡然想起一个典故。

    这个典故说的是万物有灵,而有灵自然会存在有魂的说法,打个简单的比方,一些棺材,只要打造者手工足够好,足以让这棺材拥有灵气。

    一旦让棺材有了灵气,这棺材便会衍生出来一个魂。

    而这个魂,不比人的魂,它有个特性,听老一辈的人说,这种魂,极其难请,甚至会出现抬走了棺材,却留下了棺材的魂。

    据野史记载,好像有那么一个皇帝,他对自己的身后事看的极为重视,更是请了当时天下最出名的一个鬼匠来为自己打造一口棺材。

    当时那鬼匠,估摸着也是想在那皇帝手里赚点钱,愣是花了足足四十九天时间,打造了一口极品棺材。

    可,谁曾想到就在打好棺材的当天晚上,发生了一件怪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