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3章 阴阳饭(73)
    那中年妇人一听我的话,好似有些不明白我意思,就问我:“什么意思?”

    我忙说:“我有办法让袁叔离开抬棺匠这一行。”

    我这样说,实属无奈之举,主要是感觉他的行为或许会带来灾难,为了杜绝这种灾难,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离开抬棺匠这一行。

    虽说这样会损失一员大将,但,与那灾难相比,这点损失算不得什么。

    “你是不是有什么打算?”那中年妇人不愧是京都来的人,一眼就看破我的打算。

    我也没打算隐瞒,就把我先前的猜测悉数说了出来。

    她一听,仅仅是皱了皱眉头,就说:“只要是我男人愿意干的事,我会全力支持他。”

    “即便是血流成河,你也会支持?”我紧紧地盯着她,就觉得这中年妇人太不可理喻了,要知道我可是告诉他,袁青田的行为会带来灾难。

    那中年妇人一笑,淡声道:“小兄弟,我先前已经告诉你了,我们女人这辈子啊,嫁一个男人,无论他做什么,我们女人都会无偿的支持他,因为我们的男人就是我们的天,就是我们的地,没了他,这世界就没了天与地,我独活于世又有何意义呢?”

    听着他的话,我不可思议地盯着她,这女人咋回事?

    我已经把情况跟她说的非常明白了,为什么还会这般坚持?

    难道在她眼里,她男人的梦想能盖过所有人的生死?

    当下,我深呼一口气,朝她望了过去,就说:“婶子,在你心里还有是与非吗?”

    她一笑,淡笑道:“我只是一个妇道人家,不懂什么是与非,就知道作为女人,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自己男人活的好,活的开心,等你到了我这个年龄,你就会知道,人啊,这辈子也就这样。”

    说着,她好似没啥兴趣跟我说话,缓缓起身,淡声道:“言尽如此,我也不想再说什么,不过,你可以放心,作为一个人来说,你今天跟我说的话,我不会跟老袁说出来,倘若你能阻止他,只能说明他这辈子的宏愿,无法实现了,倘若不能阻止他,只能说明他的坚持是对的。”

    “婶子!”我连忙喊了她一声,问她:“你一点也不关心天下苍生?”

    她笑了笑,就说:“我一个妇道人家,关心天下苍生干吗,那不是你们男人该关心的事么?”

    言罢,她没再说话,转身朝门口走了过去。

    看着她的背影,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有种特别奇怪的感觉,就觉得这中年妇人的想法太奇葩了。

    不过,想想也对,有那么一部分女人,的确是把自己男人当成了自己的天与地。

    待她离开后,我在房内待了一会儿,又打量了一下房间,不得不说,这袁青田家当真是一贫如洗。

    大概过了三四分钟的样子,我缓缓朝外边走了过去。

    刚出门,天边的太阳光刚好照在门口的位置,传来一阵阵暖暖的感觉,令我忍不住伸了一个懒腰。

    说实话,按照我先前的打算,是想在袁青田媳妇身上想办法,但,现在袁青田媳妇给我这么一副态度,我当真是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捣鼓了。

    我想过从袁青田手中夺回这场丧事的主导权,以此来控制整件丧事的走向。

    这想法在我脑海仅仅是一闪而过,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要说原因,很简单,倘若真的夺回这场丧事的主导权,我肯定得多操一份心,得时时刻刻去关注着死者遗体的变化,还得操心一些闲杂的事。

    可,一旦放弃这场丧事的主导权,我可以以旁观者的心态去看待整场丧事。

    再说,那袁青田干了接近三十年的抬棺匠,他所懂得东西,不见得比我少。

    所以,把这场丧事交给他,我很放心。

    而我现在所要做的就是,盯着他在丧事上的一举一动,只要他有异常举动,我必须得不动声息地将其破坏。

    打定这个主意,我生出一个想法,得找个熟悉这边丧事风俗的人来打听一下。

    否则,我压根不知道那袁青田哪样做是违规。

    想到这个,我第一想到的是那货车司机,当然,我并不是想找那货车司机打听消息,而是想找他货车上所拉的那尸体的父母。

    只要找到那尸体的父母,想要打听到这边丧事的风俗,倒也简单。

    不过,却有问题冒了出来,那便是我冒昧去打听消息,肯定会招来那人的怀疑。

    等等,那货车上边不是有具小孩的尸体,我可以…。

    心念至此,我没任何犹豫,立马在村内转悠了几圈,按照那货车司机给我的说法是,那小孩的父母也是这个村子的人。

    只要那小孩的父母回村子了,家里肯定会有所异动。

    考虑到小孩的丧事一般都是不动声息地置办,我得挨家挨户去查看一番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种查看,倒也不需要费什么心,只要闻到哪家有烧黄纸的气味,那家肯定就是了。

    可,令我失望的是,我将整个村子的房子走了一个遍,愣是没闻到任何烧黄纸的气味。

    见鬼了,难道那小孩的父母还没回来?

    这不对啊!

    用那货车司机的话来说,那小孩的父母仅仅是在路上堵车,不可能没回来啊!

    再说,现在时间应该接近中午了。

    这让我有些忐忑不安,也顾不上那么多,就打算出村去看看。

    有些事情,也不晓得是巧合还是咋回事,我这边刚走到村口,那袁青田领着袁正华以及一些抬棺匠走了过来。

    他们每人手里都提了一些东西,不用猜也知道,应该是丧事用品。

    “小九,你醒了?”那袁青田率先开口道。

    我笑了笑,也没跟他撕破脸皮,就说:“是啊,刚醒,打算出去透透风。”

    他一笑,“醒来就好,等会让我媳妇再给你整点补品,这些天,你就留在村子别离开了,你放心,你的工资,我一分钱也不会少。”

    我微微一愣,有些摸不透他的意思了,倘若他真有那方面的打算,他应该是催着我离开才对啊,为什么他会主动邀请我停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