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0章 阴阳饭(70)
    对此,我罢了罢手,笑道:“没什么,都是同行,相互帮助是应该的。”

    他笑了笑,也没再说话,便抬手朝房门敲了一下,说:“媳妇儿,快开门勒,有客人来了。”

    “什么鬼子客人,还不是你们那群没出息的抬棺匠。”

    房内,一道怒骂声传了过来。

    紧接着,门开了。

    开门的是一名四十六七岁的中年妇人,或许是常年在乡下干农活的缘故,她皮肤黝黑,双鬓尽是白发,眼角的鱼尾纹颇重,上身是一件深蓝色的衬衣,下身是一条泛黄的白色牛仔裤,腰间系着一块围裙,应该是刚从厨房出来。

    看着她的装扮,我下意识瞥了瞥袁青田身上的装扮,要是没猜错的话,这袁青田家境应该不宽裕。

    就在我打量那妇人的同时,她也在我身上打量了几眼,眉头紧锁,疑惑道:“小伙子,你也是抬棺匠?”

    我也没隐瞒,嗯了一声,“回答婶子,我的确是抬棺匠。”

    话音刚落,那妇人也不晓得咋回事,扭头朝袁青田看了过去,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大骂道:“我说你个袁青田,还有点良心没?这小伙子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几岁的年龄,人家还这么年轻,你就忽悠他当抬棺匠,他以后娶不到媳妇,咋办,是不是你给他承办了,就算他娶了媳妇,他以后生小孩了,拿什么养小孩,就凭着你们当抬棺匠那点工资?”

    说着,他朝我看了过来,“小伙子,听婶子一句劝,别当什么狗屁抬棺匠,赶紧去广州,随随便便找一份工作,也比当什么鬼子抬棺匠要强。”

    我算是明白了,她这是误以为我被袁青田忽悠了。

    这让我当真是哭笑不得,就说:“婶子,我是自愿的。”

    “自愿的?”那中年妇人一禀,抬手朝我额头摸了过去,嘀咕道:“没发烧啊。”

    说着,她眉头紧锁,语重声长地对我说:“小伙子,你可知道抬棺匠这一行,年薪是多少么?”

    “多少?”我忙问。

    她嫌弃地瞥了袁青田一眼,厉声道:“三千,一年只有三千,我嫁给这个没用的东西,快三十年了,他一共就赚了不到十万块钱,你可以想象一下,三十年,一个家庭就十万块钱,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小孩要念书没钱,想吃顿肉,都得精打细算半个月,小伙子,我奉劝你一句,想要入行,最好考虑清楚。”

    这话一出,我立马朝袁青田看了过去,三十年不到十万块钱?

    这不可能啊。

    虽说抬棺匠这一行,想要发财,近乎没有可能,但养家糊口还是可以的,就如老王、高佬他们们,都是靠这个养家户口的啊。

    那袁青田见我盯着他,尴尬的笑了笑,解释道:“小九啊,我们广东这边不比你们湖南那边,我们这边的红包最大也就是十块钱,你们那边懂不懂就是上百,甚至上千,这…这…这收入自然有差别。”

    我一听,立马明白过来,广东这边红包给的少,我早有耳闻,本以为仅仅是过年给的红包少,没想到就连丧事上的红包也给的少。

    也难怪袁青田这些年没赚到什么钱,毕竟,干抬棺匠这一行,佣金本来就不多,再加上不可能天天有活干,所以,能赚的钱极其有限。

    而我们那边红包给的多,这才让抬棺匠多了一门赚钱的门道,但,广东这边红包给的少,这才导致袁青田没赚什么钱。

    不过,想到袁青田在没赚到什么钱的情况,还能坚持接近三十年,这份毅力,着实不易。

    凭心而言,饶是我,或许都没他这份毅力,毕竟,人活在这社会上,除了理想,还有生活,更有家庭。

    在面对这种情况,袁青田愣是坚持下来了。

    这让我肃然起敬,朝袁青田抱了抱拳头,沉声道:“袁叔,乃我辈之楷模也。”

    他笑了笑,淡声道:“人嘛,这辈子就几十年,不能实现心中的理想,与咸鱼何异?”

    不待我反应过来,他媳妇有所动作了,扬手就是一拳砸在他肩膀上,虽说他媳妇看上去用力贼大,但我却看出来了,在拳头快落到袁青田肩膀上,她陡然收住力气,仅仅是象征式地在他肩膀捶了一下。

    看到这里,我赫然明白过来,这中年妇人看上去对袁青田怨言颇多,实则或许是支持他的,否则,这三十年她也不会坚持下来。

    换作有些妇人,估摸着早就改嫁了,毕竟,对一个妇人来说,家庭比什么理想更重要。

    心念至此,我不由有些羡慕袁青田,人生娶妻如此,夫复何求,哪像当今社会的某些女人,有钱就是老公、干爹,没钱谁认识谁。

    “行了,别站在门口了,赶紧进来坐。”那中年妇人翻了翻白眼,朝里面走了过去。

    我跟袁青田对视一眼,走了进去。

    那中年妇人挺热情,先是请我坐下,后是给我倒了一杯白糖水,最后又端了满满的一碗肠粉放在我边上,至于端给袁青田的,我看的格外清楚,是一碗面汤。

    也不晓得为什么,我内心的某根弦陡然拉紧了。

    就在这时,那中年妇人端了一碗面汤在我边上坐了下来,笑着说:“小伙子,我们广东没啥好东西,这肠粉味道挺不错,赶紧尝尝。”

    我点点头,也没说话,主要是怕一开口,会让他们显得尴尬,便闷着头开始吃。

    一碗肠粉下肚,暖暖的,我抬头朝袁青田看了过去,就发现他正端着汤碗,舔着碗边,而他媳妇则一直盯着他看,满眼尽是自责与关怀。

    看到这里,我没说话,假装闷着头继续吃肠粉。

    大概过了一分钟的样子,那妇人好似发现什么了,连忙问我:“小伙子吃饱了没?锅里还有一点,我去给你盛。”

    我连忙罢手道:“婶子,我吃饱了。”

    她一笑,就说:“小伙子,来了我家就别客气,想吃啥跟婶子说,婶子给你做。”

    “婶子,我真饱了。”我怕她继续问下去,连忙岔开话题,说:“对了,婶子,我这次过来,是想给袁叔介绍一份工作。”

    “工作?”她一听,摇头道:“小伙子啊,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家这老袁的性格,我太清楚了,他要是肯干别的工作,我们家也不至于如此贫穷。”

    “不,婶子,这份工作,他肯定会做。”我笃定道。

    这话一出,那中年妇人好似来了兴趣,死死地盯着我。

    同样,那袁青田好似也在疑惑,直勾勾地盯着我,问:“小九,什么工作啊,这么有信心。”

    “八仙宫宫主的工作,一个月给三千,不知道你干不干?”我在他们俩身上扫视了一眼,徐徐开口道。

    “啊!”那袁青田惊呼一声,满眼不可思议地盯着我,颤音道:“小九,这事可开不得玩笑啊,八仙宫宫主的工作,可不是你说给就能给的。”

    我笑了笑,就说:“袁叔,你放心,我既然说出这话,自然有这个把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