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8章 阴阳饭(68)
    见他们同意下来,我也没再久留,便马不停蹄地朝袁青田走了过去。

    路上,我一边走着,一边就在琢磨两个事。

    一个是袁青田等人为什么会忽然停下来。

    另一个是我先前预感到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鲜血流出来。

    就这样的,我一边走着,一边想着这两个事。

    大概走了不到三分钟的样子,我已经出现在袁青田等人边上。

    “小九,你可算来了。”那袁青田朝我喊了一声。

    我回过神来,脚下立马走到他边上,喊了一声,“袁叔。”

    那袁青田应该是遇到比较棘手的事了,先是问了我一句,先前为什么没停下来,我告诉他,我们那个时候抬着尸体,不能说话。

    他又问我:“小九,你帮忙看看这棺材到底怎么回事?”

    我眉头一皱,也没说话,脚下围着金棺材转悠了几圈,手掌轻轻地在棺材盖上扫过。

    几圈下来,也不晓得咋回事,我就感觉这棺材好像颇重,特别是棺材盖上边,隐隐约约有股寒气,就像是被人摸了一层冰渣子似得。

    怎么回事?

    我们先前捣鼓金棺时,压根没这种感觉啊。

    那袁青田见我眉头紧锁,就问我:“小九,有没有看出来什么?”

    我抬头瞅了他一眼,沉声道:“暂时没有,对了,你们先前抬棺时,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那袁青田一听这话,宛如打开了话匣子一般,讲述了一大堆。

    我大致上整理了一下,按照这袁青田所说的话,他领着一群八仙抬着金棺朝村子这边赶了过来,前一百米的样子,这金棺好像挺正常的,也没发生什么意外,更没有出现我说的棺材没重量的那种情况。

    可,就在走了一百米后,整口棺材的重要陡然就翻倍了,就好似有人在棺材上边忽然放了一块千斤重的石头一般。

    饶是这样,袁青田等人还是坚持下来了。

    可,谁曾想到,就在快到村口的时候,整口棺材的重量再次翻倍了。

    这次,他们实在扛不住了,这才把棺材放在这个位置。

    哪里晓得,他们刚将棺材放下,又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这个事说起来,可能没多少信,即便是当了几年的抬棺匠的我,也难以相信这事是真的。

    原因在于,那袁青田说,他们将棺材放下来后,先是有人看到棺材上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约莫八十来岁的年龄,女的约莫九十岁左右,他们俩人站在棺材上吵架。

    更为邪乎的是,那人好似听见那俩人吵架的内容了,说是俩人好像在争一碗饭。

    听到这里,我脸色一凝,朝袁青田看了过去,皱眉道:“是谁看到的?”

    那袁青田也没犹豫,抬手朝边上那人指了过去,就说:“是他。”

    我顺着他手指的人看了过去,这人五十岁左右的年龄,上身着一件淡蓝色的衬衣,下身是一条发黄的裤子,整个人看上去颇为正直。

    那人一见我望着他,好似对我有些不屑,就说:“看什么看?”

     

    我苦笑一声,也没说话,便朝袁青田看了过去。

    那袁青田是人精,自然明白我意思,连忙对那人说:“老花别气冲冲的,我们现在是为了死者好,再说,我跟小九的赌约还是开始。”

    那老花还是有些不服气,就说:“老袁,你当了几十年抬棺匠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一个小屁孩知道个甚。”

    “老花!”那袁青田脸色一沉,厉声道:“行了,老花别乱说,老祖宗都说了,学无先后,达者为尊。”

    “可,他一个小屁孩知道个屁啊,只会耽搁时间。”那老花嘀咕了一句。

    我笑了笑,既然他都这样说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就对袁青田说,“袁叔,我对这金棺倒是知道一些,要是没猜错的话,棺材上那俩人很有可能是在争吵一碗阴阳饭。”

    这话一出,那袁青田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颤音道:“阴阳…饭,你能确定么?”

    而那老花显然也是知道阴阳饭,他听着我的话,脸色也变了变,支吾一句,说:“好像…是这样,我有听到他们俩提到阴阳饭。”

    我一听,果然如此,就说:“这位大叔,我想再问你一句,不知道你可方便告诉我?”

    估计是我先前那句阴阳饭起了作用,那老花极不情愿地点点头,说:“你想知道什么?”

    “他们有没有提到钱?”我忙问。

    问完,我死死地盯着他。

    于我来说,这话格外重要,因为这话决定着整口金棺存在的价值。

    那老花稍微挠了挠后脑勺,嘀咕道:“好像提到了。”

    一听这话,我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整个人恍然大悟过来,原来如此。

    没任何犹豫,我立马从兜里摸出袁老太太给我的钞票,我先是大致上数了一下,又少了一张。

    由于袁正华有跟我说过这事,我也没过多的疑惑,连忙抽出其中一张钞票放在金棺上边,然后对袁青田说:“叫你的人,试试。”

    说话间,我做了一个抬手的动作,意思是让他们抬起棺材。

    那袁青田好似有些不相信,半信半疑地盯着我,直到我又说了一句,相信我,那袁青田才招呼他的人,开始抬棺。

    令我失望的是,他们十六人卯足力气往上抬了抬,那金棺还是纹丝不动。

    一见这情况,我以为这办法没效果,正准备开口,那袁青田皱着眉头说:“小九,好像比先前轻了一些。”

    轻了?

    我立马又往棺材上放了九百块钱,然后让袁青田试试。

    这次,那袁青田没半点犹豫,立马抬了抬棺材,喜道:“好像比先前轻了很多。”

    见此,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剩下的钞票全部放在上边,然后让袁青田再试试。

    那袁青田格外积极,招呼一声,十六个人一同使力,整口棺材徐徐升了起来。

    这情况一出,那袁青田死死地盯着我,颤音道:“小九,这是怎么回事?”

    我笑了笑,说:“原因很简单,吃饭要给钱。”

    “嗯?什么意思?”那袁青田好似不明白这话的意思,朝我问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