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6章 阴阳饭(66)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我们一行人一直围在袁老太太尸体边上。

    而在这期间,我们所有人都是一个劲地抽烟,谁也没开口,那袁正华则也跟着我们抽烟,啥话也没说。

    不知不觉中,那些清香已经燃烧殆尽。

    就在这时,袁正华拉了我一下,轻声道:“九哥,那些清香已经燃烧完了,你看,是不是该走了。”

    我没直接说话,而是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多,离五点仅仅是差十几分钟时间,我大致上算了四点多应该寅时,过了五点是卯时。

    等等卯时?

    我立马朝袁正华看了过去,问他:“今天是几号?”

    “9月9号。”他说。

    我掐指算了算,2012年9月9号,壬辰年,己酉月,癸酉日,卯时。

    按照日历来算,这卯时属于壬辰时,也就是说,时间跟年份吻合,这是大吉的时辰。

    当下,我又大致上看了看附近的环境,就发现这边的环境有些奇怪,除了左边是一片稻田以外,剩下的地方全是高山缠绕,这在风水上是执壶之地。

    这种地方的话,想要抬尸经过,好似有个讲究,那便是走三停,每走上三步,需要停三秒,不能径直朝前走,否则,会得罪山神,一旦得罪山神,这尸体想要经过就变得极其困难了。

    擦,难怪我先前总感觉有点不对劲,原来是这环境有问题。

    想到这里,我送出一口气,还好刚才没直接走,否则,后果当真不敢设想。

    等等,那袁青田先前抬棺时,好似没这个讲究,他们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我有些急了,就想着立马追上去,但考虑到离卯时仅仅是差十几分钟时间,我迅速冷静下来,想要让袁老太太的尸体平安无事的回到村子,时辰也比较重要。

    当下,我抖了抖有些酸痛的双腿,朝郑西关等人说了一句,“大家运动一下,五点整,我们出发。”

    这话一出,那些人明显松了一口气,一个个开始抖大腿,耸肩膀,而那郑西关则朝我看了过来,疑惑道:“九哥,为什么要等到五点?”

    我想也没想,就说:“卯时是吉时,袁老太太死亡时,说句不好听话的话,她老人家…。”

    说到这里,我没再继续说下去,主要是考虑到在袁老太太尸体边上说袁老太太的坏话,这是不尊重死者。

    那袁正华见我没继续说了,就问我:“九哥,怎么了,你倒是说完啊!”

    我苦笑一声,就说:“别问了,信我的就对了。”

    那袁正华好似还想问什么,我罢了罢手,淡声道:“就这样了,对了。”

    说话间,我朝郑西关等人望了过去,继续道:“你们几个吧衣服整理一下,别衣衫不整的,免得惹恼死者。”

    那郑西关等人一听,哪里敢犹豫,立马把身上的衣服整理了一番。

    待他们整理好衣服后,时间差不多五点正,我吆喝一声,“大家准备了,我们得送袁老太太回家了。”

    “好!”郑西关等人回了一声。

    很快,我安排郑西关跟白胖子以及另外两人抬前边,我则跟另外三人抬后边。

    安排好这一切,我让袁正华拿着两条凳子走在前边。

    不到片刻时间,我们所有人已经准备就绪。

    就在这时,一直未曾开口的司机凑了过来,他对我说:“小兄弟,还记得我们之前的约定么?”

    我诧异地瞥了他一眼,就说:“放心,我一直记在心里,等这事结束后,一定会弄清你爷爷尸体消失的事。”

    他好似有些不放心,支支吾吾一句,说:“我想跟着你们去看看。”

    我没说话,而是朝货车的车厢看了过去,意思是告诉他,货车上还有一具尸体。

    那司机显然是看出我意思了,就说:“小兄弟,我意思是等我处理好这事,能不能去那村子看看?”

    “可以的。”我应承下来。

    那司机面色一喜,就说:“好,那就这样决定了。”

    我嗯了一声,也没再说话,那司机则径直朝驾驶室走了过去,估摸着是去等那孩子的父母了。

    见此,我没再犹豫,打了一个吆喝,“起!”

    这话一出,那郑西关立马缓缓起身,紧接着,袁老太太的尸体徐徐起来。

    就在尸体抬起的一瞬间,我立马感觉到有点不对劲,这尸体好像比先前抬上车时,重了一些,那郑西关应该也是擦觉到这点。

    或许是考虑到我先前招呼的话,他也没回头,更没说话,闷着头朝前走了过去。

    就这样的,我们一行人谁也没开口说话,闷着头朝前走。

    大概走了三步,我们立马停了下来,待三秒时间一过,我们所有人再次起步朝前走。

    有些事情,说起来也是奇怪的很,这次,我们刚抬步,能明显的感觉到袁老太太的尸体好似轻了一些,跟先前上货车时的重量差不多。

    我面色一喜,这说明走三停应该是有效。

    当下,我脚下不由加快了几分,待走到三步,我们一行人再次停了三秒,然后继续朝前走。

    就这样的,我们一行人走走停停的,大概花了不到十五分钟的样子,我们一行人已经离村口不到六十米的距离。

    刚到村口,我眼尖的看到,在离村口十米的位置,袁青田等人站在那边,死死地围着棺材,边上不少村民拿着手电筒,照着他们。

    由于距离有些远,再加上夜色茫茫的缘故,我看不清他们的动作。

    不过,我心里还是咯噔一声,要是没猜错,那袁青田所抬的棺材应该是出问题了。

    刚生出这年头的一瞬间,也不晓得咋回事,我脑袋忽然一重,整个人的精神也随之出现恍惚,我知道,那种预感要来了。

    仅仅是过了片刻时间,我眼前变成了红色。

    血,到处是血。

    棺材上是血,地上是血,天花是血,到处全是血,就好似整个世界,已经变成血的世界。

    紧接着,无边无际的鲜血如惊涛骇浪一般朝我涌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