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5章 阴阳饭(65)
    那白胖子好似有些不相信我的话,在我身上盯了好长一会儿,缓缓开口道:“小九,你有多大的把握?”

    我笑了笑,“把握么,大概有百分之九十吧,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说是抬棺容易抬回难,那金棺本身就是极其邪乎,那袁青田想要把那金棺抬回村子,恐怕会困难重重,甚至会出现一些不可思议的事。”

    他一听,忙说:“你意思是,他们会遇到阻拦?”

    我点点头,说:“可以理解这样吧,而我们现在是将袁老太太的尸体送回堂屋,这从某种情况来说,我们这是做善事,无论是死者本身亦或者其它层面,这都是一件事好事,所以,只要你们按照我的吩咐来做,我保证你们不会出现任何情况。”

    说完这话,我将郑西关等人叫了过来,大致上给他们吩咐了一下,一是告诉他们,抬尸体时,一定要心诚,二是告诉他们,抬尸时,不能说话,不能回头,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闷着头往前走就行。

    我这边刚招呼完他们,那白胖子开口了,他问我:“小九,你这话的意思是不是我们等会抬袁老太太的尸体,会遇到一些怪事?”

    我笑了笑,说实话,我并没有多大的把握,毕竟,未发生的事情,谁能说的清楚,我这不过是提前给他们打个预防针罢了,至于会不会发生,真心不知道。

    当下,我深呼一口气,就告诉他们,“这个不好说,你们只需要切记我们刚才说的话就行,还有就是,请你们相信我,我绝不会让你们发生任何意外。”

    这话一出,那白胖子也没开口,便朝他边上的郑西关看了过去,估摸着是在让郑西关拿主意。

    那郑西关倒也爽快,仅仅是问了我一句话,“你是好人吗?”

    我一听,当真是苦笑不得,就说:“是不是好人,我不知道,不过,我绝对不会那种坑人的事。”

    那郑西关跟白胖子对视一眼,足足过了接近七八秒的样子,郑西关才开口道:“行,那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

    我嗯了一声,也没在多说什么,便领着他们几人走到袁老太太尸体边上,先是查看了一下袁老太太的脸色,后是查看了一下她的四肢,令我松口气的是,袁老太太尸体还算正常,唯一令我郁闷的是,她身上缠了一些钢丝。

    按照规矩来说,一般尸体回村,比较忌讳死者身上带着金属。

    所以,这些钢丝必须取出来。

    当下,我朝袁正华看了过去,就告诉他,“这些钢丝恐怕得取掉才行。”

    他点点头,说:“九哥,你是专家,你说了算。”

    见此,我也没再说啥,便让郑西关跟白胖子搭把手将袁老太太的尸体扶起来,我则开始捣鼓细钢丝。

    还真别说,这些细钢丝也不晓得是绑的太紧了,还是咋回事,不少地方的钢丝已经完全陷入肉里,想要弄出来,绝对会伤及死者的**。

    这让我有些为难了,依习俗而言,伤了死者的**,跟虐尸没啥差别,可,如果不取出细钢丝,又不符合习俗。

    咋办?

    咋办?

    蹲在尸体边上,我开始为难了。

    就在这时,那郑西关也蹲了下来,他说:“小九,是不是遇到难事了?”

    我也没客气,就把为难之处说了出来。

    那郑西关一听,笑道:“这个好弄啊,我们那边遇到这种情况,都是找黄纸贴在受伤处,这样看起来比较舒服。再者,无论是阴间还是阳间,有谁不爱钱的,所以啊,小九,你就听我一次,在这老太太尸体上贴一些黄纸,保证没问题。”

    我一想,他说的倒是有道理,就如他所说的那般,无论是阴间还是阳间,有谁不爱钱的。

    没任何犹豫,我找了一些黄纸,沿着细钢丝贴在上边。

    待捣鼓好这一切,时间差不多过了接近半小时的样子,我将毛毯盖在袁老太太身上,然后领着郑西关等人,对着袁老太太的尸体作了三个揖。

    刚作完揖,我又找了一些黄纸、蜡烛、元宝烧在袁老太太边上,由我开口道:“袁老太太,我们一行人临危受命,有啥做得不好的地方,还希望您老海涵几分。”

    说罢,我点燃一些清香,给他们每人发了三柱清香,又招呼他们每人说一句恭敬的话,最后将清香插在袁老太太边上。

    那郑西关等人估摸着是彻底信了我话,也没问什么,每个人都说了一句恭敬的话,大致上是让袁老太太别见怪。

    待他们将清香插完后,按照郑西关的意思是,可以立马抬着袁老太太的尸体回村了。

    说实话,我也想抬袁老太太的回村,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心里隐隐约约感觉这事有点邪乎,这倒不是说袁老太太的尸体邪乎,而是回村的路途有些邪乎。

    直觉告诉我,这一路肯定不好走。

    当下,我死劲才搓了搓脸蛋,深呼一口气,淡声道:“等燃烧完这点清香再走。”

    话音刚落,那白胖子开口了,他说:“小九,袁青田他们抬着金棺走了一会儿了,我们再不出发的话,恐怕追不上他们了。”

    我懂他的意思,他这是想跟袁青田较暗劲,别说他了,我也有较暗劲的念头,毕竟,没人愿意落人后。

    但,直觉告诉我,这事不同寻常。

    正因为如此,我罢了罢手,淡声道:“没事,再等等。”

    那白胖子好似还想说点什么,却被郑西关给阻止了,那郑西关说:“行了,白胖子,我们既然选择相信小九,就应该相信他的安排,难道他还能害我不成,再说,我们这边刚插完清香,就抬着尸体走,这不是骂人么,打个简单的比方,你去别人家吃饭,刚端上菜,就被人赶出去了,你心里舒服啊!”

    听着这话,我诧异地瞥了郑西关一眼,我一直以为这老郑是个莽夫,没想到肚里还是有点货色的,就说:“老郑说的对,我们再等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